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烟草院士”事件:控烟战争背后(2)

2013-03-20 10:25 作者:王珑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谢剑平的院士身份是这场控烟战争的关键:他的“减害降焦”研究被烟草企业拿去营销增收,现在则成为众矢之的。

杨功焕告诉我们,2012年11月27日,美国联邦法院做出判决,责成烟草公司承认其欺骗行径,并要求烟草公司声明:“所有卷烟都会导致癌症、肺病、心脏病和早逝,淡味卷烟、低焦油卷烟、超淡味卷烟和天然卷烟无一例外。没有哪一种卷烟是安全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说:“这份判决执行书国内很多控烟专家手上都有。今年1月28日工程院领导曾向我了解这份判决书,29日上午我就送了过去,但没有回音。2月2日旭日干副院长就谢剑平问题向媒体表示,中国工程院今后不再受理烟草科技领域的候选人的提名或推荐。”

截至目前,中国控烟协会已经七次致函中国工程院,恳请工程院尽快撤销谢剑平的院士资格,并在致函中称:既然今后院士大门向烟草科技领域关闭,说明知错了,为什么不能改错?这距离中国控烟协会首次致函已经过去了16个月。

支持控烟的专家和机构频繁借助媒体发声,而谢剑平院士则一直拒绝回应,其本人的手机和办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郑州烟草研究院院长办公室主任窦滨和“减害降焦”课题组组长聂聪均拒绝采访,用其宣传部门工作人员的话说:“他们(控烟方)想怎么说,让他们说去,我们最近很忙。”

去年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大会召开前,工程院主席团曾对“烟草院士”解决方案进行表决,对于“复议谢剑平院士资格、修改工程院相关章程”一项,经投票后未通过。对于“从维护工程院声誉和全国控烟工作大局,建议其本人提出辞呈”一项,大多数人投票同意。历经多次劝退,谢剑平并不接受,造成了目前“劝而不退”的僵局。

事实上,这并不是烟草行业与控烟组织在“中式卷烟”项目上唯一的一次交锋。去年“烟草院士”话题发酵期间,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第67号公告上,由国家烟草专卖局推荐的《中式卷烟特征理论体系构建及应用》位列科学技术进步奖名单。在项目申报材料中写着,由于此项研究的推广应用,已实现新增销售收入1735.74亿元,新增利税1421.80亿元。

“我们当时就提出质疑,提醒中国科技界必须严肃对待这件事,国家不应该鼓励这种见利忘义的行为。秦伯益、钟南山等30位院士也联名写信,表示了深度关切。”王克安告诉我们,“国内的烟草企业打出了‘中式卷烟’可以清除烟气自由基、吸完后嗓子很舒服、增加香味等的广告,无非是要达到促进烟草消费的目的,但‘低害’、‘减害’这种说法本身就是欺骗,会导致更多人的健康问题。”

王克安说:“国内的烟草企业一直不愿意在包装上印骷髅、烂肺、坏牙的图案,但他们对外销产品,比如销往澳大利亚、港台地区的产品就会印。这是很可恶的地方,如果国内包装也印上这些图案,可以减少烟草在送礼、宴请方面的消费。”

专访中国工程院秦伯益院士

三联生活周刊:你跟谢剑平院士相熟吗?你曾当面问过谢剑平关于“减害”毒理的问题,而他没有回答。你能谈一谈那次工程院讨论会的细节吗?

秦伯益:我过去不认识谢剑平。2012年2月8日上午针对社会上的质疑,工程院组织了一次有关谢剑平工作的学术答辩讨论会,由旭日干副院长主持,环境与轻纺学部和医药卫生学部各有七八名院士参加,谢剑平本人也参加的。在他半小时报告后,很多院士提出了疑问,他一直不吭气。我就“减害”实验和毒性试验等方面提了好几个问题,谢剑平没有回答一句话。那次会议是开得很正常的,可惜后来这个问题就转入暗箱操作,问题越搞越复杂。此后,我感觉院领导的态度也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为难了。这期间发生了什么问题,我就不得而知了。

一年多来,在媒体上有很多专家和群众对谢剑平的批评和质疑,他始终没有回应。这情况很不正常,因为科研工作者受质疑是很常见的事,受质疑者都会做出回应,像谢剑平这么无法回答反驳,不为自己辩说的,我还没有见过。

三联生活周刊:2011年12月,谢剑平依照程序历经两轮院士投票,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在其公示期间,你和钟南山、巴德年等院士是否提出了反对意见?当时谢剑平顺利当选是怎样的背景?

秦伯益:公示期间,我们没有注意谢剑平的问题。因为这不是我们学部名单中人,即使注意了,也很难发现问题。因为公示的只是学部、姓名、单位、学科等几项。仅凭这些简单内容,是无法发现问题的,况且我们不是做烟草研究的专业,不认识谢剑平,过去不知道他的工作。

2011年8月工程院刚公布当年当选新院士名单后,上午10时网友刘志峰就著文反对,接着杨功焕、吴宜群、王克安、陈春明等控烟组织的专家也纷纷反对。他们指出其错误和危害,这才引起了工程院王陇德、陈君石、钟南山、巴德年和我等院士的关注和质疑,逐渐从4月初30名到5月底103名院士联名,力主复议并撤销谢剑平的院士资格。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陆士新院士表示,控制烟草对人类的危害,应走降低香烟中有害物质含量之路。你认为这条道路是否可行?

秦伯益:原则上讲,陆士新院士的意见是善良人们所希望的。但现在是具体处理谢剑平申请院士的材料造假问题,他没有做“减害”研究,而说他的卷烟有“减害”的效果,这是造假,是欺骗,是违背科学道德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