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的时尚身份

Mar 14Thu 2013 at 13:49PM

纽约时装周

在时尚记者苏茜·孟克斯(Suzy Menkes)的回忆中,昔日的纽约时装周是甜美可人的:它发生在“十月的清脆爽利之中与可爱的春光乍泄之时”。这些富于情感的措辞,却不适用于今年的纽约。2013的春天来得晚,时装周开始时,城市仍蜷缩在冬季的寒风中。更为糟糕的是,周末到来的时候,暴风雪也来了。周五清晨开始下雨,转而成雪,不过几个小时,厚厚的积雪已经覆盖了城市——整个纽约陷于暴风雪“尼莫”的控制之中。

但“尼莫”没能阻挡住时装周的步伐,一切仍在继续。秀场内,人们发现,在春天发布“秋冬系列”其实并非一个违反时令的决定。街道上,那些脚步匆匆的观秀者,依旧不肯放弃他们的“秀场战衣”:高跟鞋、迷你裙子、薄得可以看见肌肤的丝袜……“时尚没有季节”,谁会惧怕漫天风雪呢。但暴风雪给尚在旅途中的人带来了麻烦,因为航班的取消,厉兵秣马的欧洲买手和记者——其中包括待在伦敦的苏茜·孟克斯,不得不中断了行程,暂时止步于纽约之外。

没有一场秀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而取消。在派克大街643号,Tommy Hilfiger 2013秋冬男装系列的秀如期举行。这一季主题是“萨维尔大街邂逅常春藤名校”。乍看来,设计师是用新系列致敬英国萨维尔街伟大的裁缝们,仔细看,发现呈现的却是美式的学院做派:毛绒面料的海军扣领短上衣、麦尔登呢与麦金塔防水棉混制的鱼尾大衣、便士平跟船鞋、学院气十足的围巾……传统中透着一股少年心气,这大约就是设计师所倡导的:“成熟却懂得取乐”。

 

“时尚变成了一种民主。人们可以选择他们喜欢的服装,而不是被所谓的‘时尚知情者’指手画脚。”设计师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告诉本刊记者。他是一个典型的美国人,热衷推广美国的生活方式。“当我看到人们穿着我的服装,我知道他们在拥抱所做的一切,与全世界分享美国生活方式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汤米·希尔费格喜欢60年代、喜欢《了不起的盖茨比》与《麦田里的守望者》,也喜欢纽约。他回忆说,正是这座城市,坚定了他成为时尚设计师的决心。“纽约是偶像化的,它拥有无与伦比的活力。这里的人、事务、野心和创造力,都是特有的,这让纽约与世界的其他城市分别开来。即使只是在街上走走,我也能受到激发,那些景象、声音、气味、时装潮流……我能从所见的一切中获得能量。”

“近来纽约的氛围变得更为闲适轻松了。”设计师黛安·冯芙丝汀宝对本刊记者说,纽约在这些年间发生着变化,“整个态度变得更为放松了”。冯芙丝汀宝在上世纪70年代来到纽约,在这里开创了自己的时尚王国。如今,她是最能代表纽约的设计师之一。黛安·冯芙丝汀宝的秀场选在纽约时装周的主秀场林肯中心——这里也是汤米·希尔费格最喜欢的地方之一。谭燕玉(Vivienne Tam)的秀与黛安·冯芙丝汀宝相隔不过两个小时,秀场也在林肯中心,只是秀场位置各不相同,一个在“剧场”(The Theatre),一个在“舞台”(The Stage)。实际上,这两场秀中间,还有一场Joanna Mastroianni的秀,位置在林肯中心的“工作室”(The Studio)。

尽管在每本关于纽约的旅行指南上,都可以找到林肯中心的名字,但其作为时尚中心的身份,却是在近年才获得的。更早之前,纽约时装周的“主战场”是位于第五与第六大道之间的布莱恩特公园(Bryant Park)。资历丰富的行内人,会以“布莱恩特公园的日子”来指代过去的时装周岁月。1993年,布莱恩特公园为CFDA(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所选中,成为纽约时装周的主秀场,一经十余年,直到2010年,才易位于林肯中心。相较于布莱恩特公园“燥热、混乱、疯狂”的帐篷,林肯中心有它的优势:8.7万平方米的面积,这意味着更多的可利用空间,也意味着同时可以进行更多的秀。

如果你可以拿到一张邀请函,便得到了进入这个“纽约时装周”心脏的机会。在安保人员让你通过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宽敞明亮的空间里可能容纳了你未所预期的嘈杂。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T台、模特或设计师,而是巨大的赞助商展台:梅赛德斯-奔驰、DHL、American Express、三星Galaxy……“没错,他们都是时尚的。”你会听到时尚记者无奈地说。拥挤的人群填满了所有空隙:有人在排队领取自己的座位号;有人在工作区查找资料;有人在等待自己的三明治;有人在摄影师面前摆姿势;还有人拨开前方的人,脚步飞快地奔向秀场 …… 林肯中心外,是另外一个秀场,广场上聚集着数不清的街拍摄影师,他们的模特是那些精心打扮的观秀者。

相较于人头攒动的林肯中心,有人更喜欢安静的切尔西。在这个艺廊遍布的地区,隐藏着一些中小型的时装秀和时装展示。在这里,也更容易发现你的“时装同好”。Jil Sander在纽约时装周期间有一个小型展示会,展示Jil Sander Navy2013秋冬系列,地址在西25街的一栋办公楼里。它低调得不像一个会进行时装展示的场所,走进电梯的时候,你甚至会以为自己看错了地址。但当你走进展示间,看到陈列的服装,会与同好们相视一笑:依然是Jil Sander流利的剪裁、出色的轮廓和良好的选料,却不事张扬,正贴合了这不吵闹的展厅。

纽约时装周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世纪40年代。1943年,在#·兰伯特(Eleanor Lambert)的组织下,一场名为“媒体周”的展示会诞生了。这是纽约的一个“时装周”,也是全世界第一个有组织的时装周。“媒体周”在皮埃尔酒店和广场饭店两处举行,编辑与记者被邀请来观看,而在如今看来尊贵无比的“买手”,只能去设计师的展示厅挑衣服。埃莉诺·兰伯特的“媒体周”给了时尚记者和编辑们接触美国设计师的机会——准确一点儿地说,是给了美国设计师向全世界读者展示自己的机会。

在兰伯特的“媒体周”之前,美国已经有了几十年的“时装秀”历史。1903年,纽约一家名为艾里奇兄弟(Ehrich Brothers)的商店组织了一场时尚秀——这也是美国的第一场时装秀,其目的是为了吸引中产阶级主妇们走进商店。1910年,许多大型百货店开始举办属于自己的时装秀,将其作为促销的一种有效手段。而到了上世纪20年代,这样的时装展览已经变得非常主流了。与今天的时装秀相比,当时的时装秀更具戏剧性。这些秀通常围绕一个主题,其中不少带有异国风情:巴黎、波斯、俄罗斯、墨西哥,当然还有中国。

在一些时尚学者看来,纽约时装周的诞生,是纽约对巴黎“时装暴政”的一次反戈——埃莉诺·兰伯特的“媒体周”被看成是一次高明的公关行为,她的目的,是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特别契机,将人们的时尚注意力从巴黎转向纽约。纳粹占领巴黎后,巴黎的时尚地位岌岌可危:一方面,频仍的战火让原有的活动无法正常开展;另一方面,大洋彼岸的美国媒体,宣布巴黎“时尚独裁”的时代已经结束,纽约正成为新的时尚中心。《纽约太阳报》这样写道:“随着巴黎的分崩离析,属于我们的设计师将引领风尚。”事实证明,纽约的反击是富于成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帮助美国塑造了国际政治新形象,也让纽约获得了时尚领域的新身份。

上世纪50年代是美国时尚获得自我身份,变得真正“美国”的重要10年。在过去,这个新大陆上的国家一直追随欧洲的风潮。但战争改变了一切。物资的短缺让“需求”成为创新之母,美国设计师只得从“欧洲母亲”处“断奶”,将灵感转向本土女性。运动着装变得强势起来——尽管人们并不会为此付出与“优雅着装”同等的代价;易穿的面料开始用来制作更为正式的着装;可分离的、“一件多穿”的裙子广受欢迎;夹克外套也变得流行,并在此后成为“美国范儿”的代表单品之一。

另一方面,如火如荼的社会运动帮助了美国,让它成为“引领世界的国家”——相较于其他领域的狂飙突进,时尚只是相对滞后的一环。在六七十年代的青年运动中,纽约曾与伦敦在时尚领域一较短长,最终,伦敦在这场拉锯战中败下阵来。“嬉皮运动”终结了“摇摆的伦敦”,60年代风行一时的“MOD”风潮,终究让步于后起的“花童”运动。对于整个时尚产业,70年代是一个困难重重的时期。嬉皮运动与女权运动的兴起,“反时尚”成为社会流行词,许多高级时装屋在此时倒下,高级时装几近死亡。但对于“美国风格”,70年代却是极佳的年景。青年人追求狂野自由的风格,热爱牛仔裤、夹克和拖鞋——这些,正是美国风格的经典代表。

相较于同期崛起的米兰,纽约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媒体。实际上,自埃莉诺·兰伯特的“媒体周”之后,时尚杂志对于美国的态度已经发生转变。美国风格被夸赞为时髦而简洁的。《Vogue》与《Harper's Bazaar》开始在杂志上写出美国设计师的名字——在过去,他们的做法是将这些设计师统称为“匿名”。到了70年代,媒体态度的转向变得十分明显了。在1977年9月号的美国版《Vogue》上,有一个关于纽约时尚的特别报道;而在1978年1月的杂志封面标题上,纽约的名字已经排在了巴黎与米兰之前:《今年风貌:纽约、巴黎、米兰》。

谈到时尚中心的转移,1978年的美国《新闻周刊》如是写道:“受够了巴黎那些梦幻的服装和楼梯间粗鲁的对待,卖家们兴高采烈地拿着订单去了隔壁(米兰)。那里的服装既经典又不沉闷,既创新又不过分戏剧,可供真实的人穿在真实的地方。”著名的时尚学者瓦莱里·斯蒂尔认为,美国人喜欢意大利是因为,意大利服装被他们看成“美国运动装的一种变种”。她在《巴黎时尚:一部文化史》中写道:“美国人对于米兰的世故,不像巴黎的优越那样讨厌。无论如何,意式着装可以被阐释为对美式着装的一种致敬。”

无论任何,今天的纽约是当之无愧的时尚中心。正如汤米·希尔费格所说,这座城市持续给予设计师灵感。为了庆祝Kate Spade品牌成立20周年,设计总监德博拉·洛伊德(Deborah Lloyd)将她热爱的纽约当作了灵感之源。纽约的标志变成了有趣的设计:黄黑出租车激发了廓形短外套和黑白格纹长裤;“大苹果”的标记被印在连衣裙和紧身牛仔裤上;还有无处不在的鲜亮颜色,玫红、橙色、亮黄……这正是曼哈顿街道上流动的颜色。

“人们都说纽约是一个大熔炉,这正是纽约的优点所在。多样性是纽约的关键词。在这里生活的人,不一定是出生在这里的人,但他们在这里创造历史。他们的经验都是纽约的一部分。”Diesel Black Gold系列设计师安德烈亚斯·梅尔博斯泰德(Andreas Melbostad)对本刊记者说。安德烈亚斯是挪威人,多年前搬到纽约,在这里工作生活。尽管他现在工作的公司在意大利,他却依然居住在纽约。这座城市给了他独立思考的空间。“我是一个外来者。我今天的秀,也是纽约感性的表现。”安德烈亚斯说。他的秀场选在57号码头的一个大仓库里,整场秀令人想起美国导演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在上世纪80年代拍摄的机车电影。“纽约是一个岛。要在这里生存下来,你需要在某种程度上‘硬派’一点。”安德烈亚斯对本刊说。

约翰·斯坦贝克曾经这样说:“纽约是一座丑陋的城市,一座肮脏的城市。其气候令人生厌,其政治像是在哄孩子,其交通几近疯狂,其竞争更是残酷无情。但有一件关于它的好事——一旦你住进了纽约,一旦它成了你的家,那么其他的一切都会变得不够理想。”

“纽约的风格是独一无二的,它大胆无畏。这座城市最被吸引的,是那些希望在这里表达自我的人。时尚正是自我表述的一种方式。”黛安·冯芙丝汀宝对本刊记者说。在时装周这个特别的季节里,整个纽约都是秀场:在哈德森酒店的酒廊里,一场“每日秀场头排”杂志10周年纪念展览正在展出;在靠近林肯中心的地铁口,随时可以撞见衣裳华丽的模特;在满街奔跑的出租车上,挂着DVF(黛安·冯芙丝汀宝)的广告牌;高档百货店的橱窗,变成了一个一个迷你的时装展示厅……你会发现,时尚是这座城市的表述方式。

但切莫以为,时装周是此时城市的中心。百老汇大街上,张贴的依然是正在上映的新戏海报;电视上,关于时装周的消息没有那么引人注目;报纸上,除了开秀第一天,时装周的报道并没有铺天盖地。人们更感兴趣的,是奥巴马的新任与教皇的辞职……或许,就如《纽约客》写的那样:“在纽约的街头,每周都是时装周。”这时,你会理解,为什么E.B.怀特会这样说:“所有事情的发生,一定程度上都无可无不可。纽约人乐得自行选择他们的热闹,保全了他们的灵魂。”

Tommy Hilfiger

学院风与传统缝纫理念的结合是本季的特色。男装运用大量的海军蓝、酒红、黄褐色卡其及乳白象牙色,为传统的男装注入了活力。女装方面,延续了男装系列的灵感:麻花粗线毛衣搭配再生皮营造出“两件套”,毛绒织物制成的轻便海军扣领短上衣令人想起常春藤名校的风格,而及膝高女式皮质筒靴则与齐膝长袜有异曲同工之妙。

Jil Sander Navy

Jil Sander Navy 2013秋冬系列主打的是干净的线条与出色的轮廓,但在对比上玩转得更为细心。男性外套依旧结构出众,但在比例上加以约束,使之更低调实穿。在女性服装上,裙子的几何形状可圈可点,尤其是富于细节的圆裙,让人在远处也能辨出这是一条Jil Sander。

Alexander Wang

去年,29岁的华裔设计师王大仁(Alexander Wang)被任命为老牌时装屋Blenciaga的新任创意总监。谁将改变谁?2013年秋冬系列让人们自己寻找答案。Alexander Wang 2013秋冬系列有不少体现设计师个人心绪的作品,皮革与针织的拼接方式依旧俘获人心。

Diesel

Diesel黑金系列2013秋冬女装系列以速度感为核心设计主题,贴身的裁剪符合空气动力学特性,同时凸显女性的轮廓。设计巧妙的骑行者裤装简洁贴身,使得穿着者行动更加流畅自然。裤装多采用原始或加工的牛仔布、羊毛法兰绒、皮革和蜡棉织物制成,材质多元、风格混搭、装饰多变。

Kate Spade

一眼看过去,Kate Spade的2013年秋冬系列很容易被看成是《绯闻女郎》的现场版。这么说或许并不错,这些女孩儿代表着曼哈顿。但设计师的灵感之源不仅局限于曼哈顿的上东区,只需看看那黑黄格子出租车演化出来的一系列服装,你就会明白,她所呈现的,是一个色彩鲜明的纽约。

Tadashi Shoji

Tadashi Shoji在今年秋冬讲述的是一个俄罗斯流亡贵族的故事,他的旅程从圣彼得堡开始,直至寒冷的西伯利亚。Tadashi Shoji将贵族与民谣风结合,使用了大量的真丝、天鹅绒以及设计师一贯偏爱的蕾丝与刺绣。珍珠与宝石也被引进刺绣之中,令这个“贵族”来得货真价实。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何潇 编辑:牧童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