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北大医院:有关SARS的知识和记忆(4)

2013-03-13 10:26 作者: 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加缪曾经在一本描写鼠疫的书中写道:“人类能在这场病毒和生活的赌博中,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SARS也是如此。

传染科主任徐小元

按照原有的设计,给“非典”病人留的出口是经疾控中心确诊后,转到专门的传染病医院。但在实际操作中,能通过这个渠道转走的病人并不多。“这也反映了当时一个问题,疾控和临床的脱节。”王广发对本刊记者说,“当时感觉临床和疾控之间无法对话,说不到一起去。北京早期的防控‘非典’因为没有地儿,规定只有确诊了是‘非典’,才能转到传染病医院。CDC当时制定的转院标准必须符合三条:发烧,肺部阴影,还要有流行病史。北大医院有几个‘非典’病人被拒绝就是因为无法确定流行病历史。所以当时要转到传染病医院是很严的。这实际上是错误的,传染病应该是宽进,有怀疑的,先把他隔离起来,然后再去观察和甄别。”

病人的出口不畅,“谣言也是在满天飞的。这个医院封了,那个医院又死了几个医务人员啊,这是打击最大的。因为毕竟是同行嘛,没出现过这种状况啊,你习惯了来的都是病人,治的都是病人;现在发现你的同行得了这个病而倒下,那是最恐惧的”。孙健说。

“非典”对医疗惯例的打破,形成一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天天压迫着这些在一线的医务人员。尤其对护士来说,她们就像是战场上的工兵,在兵临城下、装备尚未齐备的情况下,在最危险的地方,重复着一些在当时看起来几乎是无望的应对措施。给高烧的病人退烧,给因高热不能吃饭的病人补液,给已经出现呼吸衰竭的病人上呼吸机,给出现并发症的危险病人注射激素。逼仄病房里笼罩的死亡阴影和绝望,让护士们的行为有了一种更悲壮和圣洁的意味。“有的护士确实挺伟大的,因为穿上防护服、手套扎针不好扎,她们就把眼镜、手套摘了扎。我们科陆续有12个人染病,全是护士,没有大夫。占全院染病人数的一半多。”熊辉告诉本刊记者。

但北大医院算是防线上还能勉力支撑的一个战场,并尽力做到最基本的原则隔离。熊辉回忆:“当时医院还免费给病人发盒饭,让他们相对封闭,不能到外面去。”但病源压力越来越大。承担收治市民任务的人民医院,院内93名医务人员感染,丧失救治能力,医院被封。庞大的社会病源向其他医院分流,北大医院进入一个病源高峰期。“当时场面非常惨烈。急诊室的地上都躺满了。病人挤到院子里提着瓶子打点滴,后院家属区里都是病人。”熊辉回忆。

空间

空间,是这次“非典”给人们留下的一个重要教训。“从好几个世纪前开始,传染病一个首要的措施就是隔离。隔离方式虽然不一样,但前提是必须跟正常人分开,没有这个,只能越治越多。最初期应对SARS我们弄得混乱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隔离的空间准备得不足。”北大医院主管基建的前副院长张庆林对本刊记者说。

北京市大的综合医院多位于闹市,在空间上不可能有预留和太多的转圜空间。政府最初的防线设计里,因为预留的空间有限,又采取了严限病人转移的战略,处于一线的综合医院像一个压力越来越大的高压锅,病毒和病人在拥挤的空间里不断发酵。4月中旬,北大医院做出了自建一个隔离病区的决定。“当时恰好有一栋已经拆空正要重建的旧楼,大约有两个病区的建制。我们就用两天时间把那里收拾收拾,改造完成了40个病房,然后把积聚的病人给转移进去了,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要是没那个病房,北大医院就坏了,可能会几十几百地感染了。”张庆林对本刊记者回忆。

但病源仍在源源不断增加,因为传染源控制不力。“病人以指数增加。”陆海英记得,“去‘感三’值第一个班时,人还不多,但很快病床就满了。”医院再度告急。“那时候我们病人死了都出不去,因为怕感染,八宝山、殡仪馆的车都不来。我们每天给相关部门打电话,跟他们吵,说这要是传给其他人怎么办!后来他们才想办法帮我们把尸体拉走了。病人没有出处,没有资源,这是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时任北大医院院长章友康对本刊记者回忆。

4月23日,大家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13名医护人员一起感染。这是非正常情况下的院内感染。李六亿设计的隔离防护措施因为空间的限制,无法完全实现。感染管理科原本5人的编制,也很难应对随着病源增多而不断增加的工作量。李六亿拨通了卫生部的电话,但接通后,她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