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北大医院:有关SARS的知识和记忆(3)

2013-03-13 10:26 作者: 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加缪曾经在一本描写鼠疫的书中写道:“人类能在这场病毒和生活的赌博中,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SARS也是如此。

呼吸科主任王广发

设防

北大医院前院长章友康记得,在疫情进入北京后,北京市领导曾召集几家大医院的院长开会,做了战略部署:各家医院分类接收病人——协和医院接收外宾,北大医院接收医务人员,规模较大的人民医院接收普通市民。病人在这些医院确诊为“非典”后,通过疾控中心转去专门的隔离治疗空间。这些专门收治“非典”病人的空间由传统的传染病医院地坛、佑安和一些接诊任务并不那么繁忙的二级小医院组成。

防线设计看起来清晰,有层次——综合医院作为防御和控制传染源的主体,传染病专科医院和小医院作为治疗主体,但之后的实战检验,却被认为是“犯了方向上的错误”。多年没有感染病,对北京市医疗体系的一个影响是,大部分医院没有传染科,缺乏应对传染病最基本的经验和能力。作为北京历史最悠久的教学医院,北大医院是全北京唯一还保留了感染科的综合医院。医院前后共收治了300余名“非典”患者,病死率和医务人员感染率都大大低于全国和北京市的平均水平。但医疗市场化改革后,医院的全科室配备是不符合经济效益原则的。当遭遇一个陌生病毒攻击时,很多优秀的医院会因为在感染控制上的空白,造成不可控的院内医务人员感染而迅速丧失战斗力,导致第一道防线的崩溃。

防线设计的另一个方向性错误在治疗。病毒的感染是一个综合治疗。医院的综合水平越高,病死率就越低。中世纪以前,西班牙大流感死的人比“一战”还要多,就是因为医疗的综合措施跟不上。SARS是呼吸道传染病,它的治疗既需要传染病知识,同时还需要呼吸领域的救治知识。但北京的传染病专科医院,多年来以收治肝炎等常见传染病为主,缺乏治疗呼吸道疾病的经验。而二级的小医院,在重症抢救的综合能力上更是无法胜任。

在10年前袭击北京的那场战争里,它最强大武器只是陌生和速度。如果只靠这两点,它顶多造成一些个体的悲伤命运,不足以摧垮一个城市。但长期处于安逸状态的人们的侥幸心理,还有行政上的官僚主义和缺乏专业眼光,成为它在人类阵营内的两个帮手,导致病毒一开始可以在有些医院达到50%的死亡率,造成万人空巷的空城局面。最初的“非典”防治设计,还是在原有医疗资源的基础上,不大动干戈的安排。在那个暖意融融的春天,城市经济看起来正欣欣向荣,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刚刚召开,两届政府新老交接之际,不管从政治还是经济角度,很难有官员在危机尚不明显前,下决心承认一场大的疫情已经来临,并重新配置整个城市的资源,来迎战一个看不见的对手。北京在轻慢和侥幸中开始了和病毒的遭遇。各综合医院的急诊室成为第一个战场。

急诊室

作为正常医疗工作的过渡地带,急诊室通常是一家医院最不加修饰的地方。北大医院也是如此。“2003年SARS来的时候,一开始院里的口号是要把病毒堵在急诊,不能让它流窜到病房里,所以我们的压力特别大。”急诊室医生熊辉对本刊记者说。

实际上,作为唯一拥有感染管理科的综合医院,北大医院比较早就开展了对医务人员的防护培训。感染管理科主任李六亿摸索出的三级隔离区、三层隔离服等一整套防护措施,后来成为“非典”期间防治院内感染的科学成果,登上了国际著名医学杂志《JAMA》。但隔离要求充足的空间。这套防护设计分为清洁区、潜在污染区和污染区,医护人员首先在清洁区进行自我防护,比如换防护服,穿连体衣、防护靴,戴口罩、帽子、护目镜,换完后到半污染区,这里是大夫的、护士的办公室,用于开医嘱,做治疗的器械准备。还配置两套进出通道,病人和医务人员从不同的通道进出,避免交叉感染。这套防护措施在有空间施展后,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在抗击SARS之初,感染防控的专业设计在逼仄的急诊室很难完全实现。这条战线上的医务人员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我记得是一个星期天,早上5点,我们科给我打电话说昨天决定把急诊的观察室改成‘非典’病房。但那是非常不规范的‘非典’病房。东西很缺,防护措施只有一个普通口罩和透明眼镜;透明眼镜还不能做到一人一个。急诊病人特别多,是非常混乱的状态。第二天我来上班,他们说好几个同事都发烧了。给我的是一套一次性的纸质防护服,就一个圆帽,一个眼镜,一个口罩。急诊科12个护士感染,实际上是在简单的防护措施下,最早染病的,她们没穿上真正的防护服。”护士长孙健对本刊记者回忆。

相对于身体受到的威胁,更大的困难还是心理上的。“我们也经历过短时间收治大量病人的考验。比如食物中毒,也是满楼道都是病人。但我不着急,那种治疗是有系统的,按部就班,来多少人我输多少液,病人好了就走了,有进有出。但‘非典’的时候是医疗链条断了,病人没出口。没有有效的治疗办法,这么多人进来,治不好我往哪儿搁?它是传染病,病房也不能收。那时候形势很混乱,干活都很盲从,没有按部就班很有条理的感觉。我倒没有害怕,只是每天算着,怎么能把班排下去。每天只能排到晚上,第二天早上的班都排不出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