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广东“非典”10年:伤痛与重生(5)

2013-03-13 10:15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02年底,“非典”疫情在广东悄然蔓延,随后形成了一场影响全国甚至世界的公共卫生事件。生存与死亡、伤痛与无奈,困惑与抉择构成了亲历者们共同的记忆。值得庆幸的是早期的努力与牺牲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经验。在这个意义上,这场灾难也是一种艰难而珍贵的体验。对于公共卫生体系与社会管理的反思与重建,成为这10年间的主要故事。

2003年4月28日,上海三枪内衣厂职工在赶制防“非典”口罩

在当时的条件下,避免感染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任务。最危险的工作是给病人上呼吸机,这时要把病人的口撑开,把管子插进气管内,医生和病人的距离几乎是零距离。病人受到刺激往往会咳嗽,含有大量病毒的飞沫和呼吸道分泌物就会喷向操作的医生、护士。

“2月6日我们开始出现第一位医务人员发烧,后面到了2月19日,有10名医生、10名护士一共20人病倒。其中有我们感染科主任蔡卫平。”唐小平回忆说,“他开始有点发烧,以为没什么事,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但后来一下加重,就转去了‘呼研所’治疗。蔡医生1.8米的身高,魁梧健壮,病情重的时候,一杯水都无法自己端起来。”最艰难的时候,唐小平想到的最差的结果,就是医院有可能要封闭关门。

医护人员陆续倒下感染,让唐小平和尹炽标确实感到紧张。与传染病打交道多年,无论霍乱、登革热都积累了丰富的应对传染的经验,但对于“非典”却心里没数。

恐惧更多源于未知。“不知道病原是什么?病是从哪里来的?都说是通过呼吸道传染,但似乎也不仅仅通过呼吸道传染。”尹炽标说。他也怀疑病原是病毒,“因为衣原体用强力霉素治疗两天三天肯定好,即使是最顽固的衣原体,也肯定会有变化的,哪怕是很小的变化。但实际上用抗生素一两周都没作用”。

为了解决传染问题,最好的办法是改善空气循环,形成空气的单向流通,医护与病人有各自的通道。但当时情况下不可能对病房进行全面的改造。于是唐小平、尹炽标就构思了一个“土办法”。医护人员从东梯上来,走中间的通道进入病房,病人从西梯门诊进来,上了电梯以后,从两边进到病房。这样中间通道就变成密封结构。每个病房外走道都加了一个排气扇,抽气出去,形成主动的定向排气通风,就不会出现空气的反流。这样中间医护人员的通道接触的都是新鲜空气。

施工时最初找不到人,没人敢来干活。唐小平、尹炽标最后找到并说服了以前在这里做过维修的包工头,工人们穿上隔离衣帽进去施工。随后,病房内又增加了空气消毒器,使用移动紫外线照射,以及加强擦拭消毒。几项措施并举,医护人员的感染控制住了,他们的心也放下来了。

进入3月后,广东的疫情得到了控制,逐渐进入了尾声。4月,世界卫生组织来广州考察,参观了第八医院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没有负压和新风系统的病房竟然要住3个病人。而且除了“非典”病人外,第八医院还要负责住院的艾滋病人以及无法转院的重症肝炎病人。

“非典”之后,政府迅速加强了传染病的医疗资源的建设,将第八医院从拥挤的市中心迁出,在白云区嘉禾开辟新院,硬件全面升级。“政府考虑到我们这个地方太窄了,原先只有一座住院楼,不同的病人没有完全分开,又在市中心,周边没有隔离带,对医院对社区都不合适。”尹炽标说。

新院分为两大部分,共1000张病床,一部分是专门的传染病区,另一部分是综合病区,两个区域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隔离带。其中500张病床平时收综合病人,这部分也是完全按照传染病的标准建造。如果传染病的500个床位用完了,就可以随时启用另一半后备。平战结合,减少医疗资源的浪费。

尹炽标告诉我们,在“非典”后,传染病医院的发展也形成了新的认识与共识。一方面,二级以上医院需要设立感染科,每个城市有一个专门的传染病医院。较大的医院可以保留一部分感染科病房,但不宜太多,因为平时并没有那么多病号。另一方面,专业传染病医院要发展为有传染病特色的综合医院。传染病人也会有一些其他病症,最好能够在传染病医院救治,控制在特定区域内解决,而不是将病人转到其他医院。否则不利于对传染病传播的控制。“非典”病人就曾出现过多种情况,肝功能问题、肾衰竭、出血、骨折,还有孕妇。“所以现在的传染病医院不仅是要治疗传染病。它的定位是有传染病特色的综合医院,也要能治疗传染病人的其他病症。”尹炽标说。

疾控中心的定位

第八医院新址的隔壁是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1年,疾控中心也从市中心搬到了白云区的新址,面积从原先的4亩一下扩大到了120亩,建筑面积从1万平方米增加到了4万平方米。院内建起了比较完备的检测试验设施,包括理化实验楼、生物实验楼、动物实验楼。

“‘非典’暴露出来疾控系统薄弱,基础建设、人才、仪器都相对落后。技术和专业素质也很糟糕。”广州市疾控中心主任王鸣对我们说。“非典”之后,国家卫生政策从重治疗轻预防,转向了治疗与预防并重。作为公共卫生体系的核心部门——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成为卫生投入的建设重点,甚至是衡量公共卫生体系标准高低的标志。广东省2003年以来,各级疾控中心的改建项目就达到了109个,包括省疾控中心、21个市级和87个区县级疾控中心,总投资30.9亿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