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广东“非典”10年:伤痛与重生(3)

2013-03-13 10:15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02年底,“非典”疫情在广东悄然蔓延,随后形成了一场影响全国甚至世界的公共卫生事件。生存与死亡、伤痛与无奈,困惑与抉择构成了亲历者们共同的记忆。值得庆幸的是早期的努力与牺牲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经验。在这个意义上,这场灾难也是一种艰难而珍贵的体验。对于公共卫生体系与社会管理的反思与重建,成为这10年间的主要故事。

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鸣

当时河源已经出现了“抢醋”、“抢盐”、“抢药”的恐慌状况,一支10元左右的普通抗生素在药店卖到了80元,罗红霉素也被卖断了货。“如果说这10年最大的变化,我认为信息公开的透明度和力度在不断加大,让老百姓知道真实情况是消除恐慌的最好方法。”李远飞说。他现在已经离开《河源日报》,任河源市社会工作委员会专职副主任。

周萍起先以为自己是感冒。拍了胸片,医生看后觉得奇怪,认为是结核,建议她吃罗红霉素。但是三天后,病情也没有好转。她家住在七楼,走到四楼就开始大口喘气,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说明呼吸功能已经不好了。再过一段时间,她感到更加虚弱,浑身发冷,出现咳血。随后她接到医院通知,要她去拍片子。结果肺部阴影扩大得非常迅速,她随后也住院了。

叶钧强病得很重,被迅速送到了广州军区总医院。“前面三天在监护室里我什么都不知道,每天都39.5摄氏度以上的高烧,但是没有用激素。我不停地喝水,最多一天喝了10暖瓶水。后来又在监护室住了两个星期,醒来问今天星期几了。”叶钧强说。

陪护叶钧强的弟弟也有过短暂的发热,但很快就好了。同住一家医院的黄杏初家属也有类似的状况,但因为不严重并很快痊愈,也没有在意。但叶钧强一直很严重,他前后在医院住了3个月。

肖冬梅和周萍的治疗时间并不长,春节前就出院了。经过短暂休息后又重新投入治疗“非典”的工作中。她们两人还捐献了“血清”,救治北京的老军医姜素椿。

但“非典”不像感冒,病好后人能很快复原。在很长时期内,周萍感到疲劳和虚弱。即使连买菜做饭这样的家务都感到很艰难。有段时间,她和丈夫、孩子分睡,害怕传染给家人。“我躺在床上感到很冷,而且一直都暖和不过来。”周萍说。即使今天,她依旧不希望被人知道她曾受到感染,不希望被拍照,害怕受到歧视,害怕连累到家人。

肖冬梅康复后,身体一直贫血。她很庆幸当时只有1岁的孩子留在公婆家照顾。“尽管我曾是‘非典’患者,出院后也参加了‘非典’的救治工作,但我一直害怕看关于‘非典’的新闻、电视片、图片,不愿看任何的报道。想起来都会起鸡皮疙瘩。也许是后怕吧。”肖冬梅说。

叶钧强病愈后出现了肺部纤维化的后遗症。每年国庆节后到第二年的“五一”,他都会持续咳嗽。这种病需要吃一种叫“富露施”的药。但价格较贵也无法由医保支付,叶钧强只吃过一个月的捐赠免费药。“我以前身体很好,在球场上踢后卫,现在差很多,附近的小山都爬不上去。”叶钧强说。

“非典”之后,叶钧强把呼吸内科学、感染病学和危重症医学当作自己的专攻方向。2003年他去广州军区总医院呼吸内科进修一年,2006年又在军区总医院的ICU进修学习6个月,2007年到北京呼吸疾病研究所参加国际技术培训。“人类的历史已经有数万年了,但对于疾病、病毒的科学研究不过是近代以来的事情,未知的东西依旧很多。经历了‘非典’后,我更愿意把精力用于探索这些未知的领域,通过自己的努力,知道的多一些。”叶钧强说。

河源人民医院的历史很久,其前身是瑞士巴差色教会在1906年创办的仁济医院。在“非典”爆发的2003年,医院的规模很小,只有200张病床,位于老城中心,要服务300多万人。河源地处山区,也是广东相对落后的区域。医院设施差、待遇低,很难吸引人才。医院副院长王步云回忆说,当年副主任以上职称的医生全院才有9个人。

“非典”中,基层医院能力不足的问题暴露出来,救治能力弱,规模小,设备落后,消毒、感染管理不规范。2002年,河源市医院还没有一台标准的救护车。“说好听了是救护车,其实就是金杯面包车把后面的座椅拆掉。”叶钧强说。

“非典”之后,广东省开始投入资金加强了地方医院的建设,平衡医疗资源。“我们不能总把病人往广州送吧。”副院长王步云说。

2006年新医院在城市新区开工建设,一期投资3.5亿元,按照三甲医院的标准设计,2009年建成启用。原老医院留给了市中医院使用。新医院的病床数从此前的200张上升到了700张。还新建了一座4层的感染楼,按照负压病房设计,有94张病床,以应对呼吸类传染病。今年开始新医院的二期建设,建成后病床将增加至1500张。在王步云看来说,医院壮大后最明显的效果是能吸引和留住人才了。10年间,医院副高以上职称的医务人员直线上升,由9人增加到了173人,今年申报后要达到200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