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国际化联想(之一):国际化的个人开始

2013-03-08 13:44 作者:李鸿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07年,歌手张韶涵在春晚演唱了这首《隐形的翅膀》,很迅速,这首歌在中国内地大规模流行。 这一年的前9个月时间,乔健在新加坡,之后,回到美国工作。很偶然,她听到这首歌:“它好像是专门为我度身定做的歌曲。我知道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联想并购IBM PC后,乔健是联想外派的第一批公司高管。中国企业如何国际化,一个宏大命题的论述,实则微观的、乔健们怎样应对以及应对什么样的挑战,才是这段历史的关键所在——中国的企业精英,能否走出国门去领导一家国际性公司?答案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

联想集团的国际化管理团队

“你来美国,工作?”

“我们是一家中国的、叫Lenovo的公司……”

“你来美国做什么工作呢?”

“我们公司收购了IBM PC。我是来美国IBM工作。”

“什么?你们收购了IBM?”

“……”

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JFK)入境检查官对乔健很好奇。多年以后,乔健回想那次美国之行:“那一时间,我把我知道的所有单词都想起来了。”——可是,对于中学是学习日语的乔健来说,“所有的”英语单词,加起来也不算多。即使最常见的单词与例行的问题,对她而言,也很陌生。偏偏入境官对这位自称收购了IBM,语言却不大利索的中国女士挺有兴趣,想知道答案的问题好多,“你在纽约住什么宾馆?你的回程票定的是什么时间……”大约10分钟后,入境官终于在乔健的护照上盖上了入境章,让她把手指摁向指纹器。“这时,我还在拼命想他这回问的是什么问题啊!”

2005年,过完“十一”长假,乔健到美国纽约IBM总部上班。开头不顺,虽然是初秋,天气渐有凉意,温度也不高了,但她跟入境官的一问一答,还是满头大汗。去取托运的行李,却又碰上美国缉毒警和他们的警犬,警犬似乎也对东方面孔尤其是她的行李有兴趣……

肯尼迪机场的复杂与混乱,相信所有由此下机的外国人都印象深刻。乔健现在都想不起来她是如何拖着行李出了机场,找到了出租车,从机场到了她在纽约订的宾馆。没人接机,这段路虽不远,走出来可不容易。美国,乔健终于到了。看上去,这里不太友好。

第二天,乔健发现,机场只是例行公事而已,跟友好与否没关系。真正有关系的是去IBM PC——去被联想收购的公司上班,“前台的那个黑人小姑娘,眼睛都不抬一下。‘胸卡’、‘找谁’……”这几个单词倒是都听懂了,没有胸卡的乔健想了想,说要找Peter。嗯,这个人很难找,前台说:我们这里有100多个Peter,你要找哪个?这个乔健蒙了。“明明这是家被我们收购的公司,怎么进个门都这么难?”

后来,马雪征跟乔健交流他们各自到纽约上班的经历。“就是那个黑人前台,不只是拦我,杨元庆和马雪征第一次去,她也不让进。”这下,乔健乐了,释然了,自己的大老板都被这个黑人小姑娘为难,“不止我一个嘛!”

这年的“十一”长假,王晓岩窝在家里,不言不语,情绪极度沮丧。过去,她从来都不会把工作上的烦恼带回家,这回真意外。丈夫还有孩子都看出来了,很吃惊,没有经验,也不知如何安慰她。联想并购了IBM PC,国际性电话会议陡然增多。“一两个小时的会议,我只能听懂两三个单词。”——坏情绪因此而来。

王晓岩1988年北京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那个年代的研究生,极少,属于人中龙凤。从来都相信自己是“好学生”的王晓岩,这次被语言问题打击得不轻。

有意思的是,她是联想管理团队里最坚定支持走国际化道路的几个人之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