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微观中国利益格局:一位列车乘务员的“吐槽”

2013-03-06 17:01 作者:邢海洋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回头看,政府和房地产商在那一轮基建和房地产投资热潮中都过于冲动了,产生了集体误判。可对这里的居民,白菜价的楼价未必不是好事。这里的年轻人,毕业后不久纷纷开始买房,置业压力远低于“北上广”等大城市。

2010年7月7日,在上海到南京的高铁上,小乘客们兴高采烈地看着车外的景色

试错

 

开往烟台的列车检票上车的空当,乘务员站在车门口迎接旅客上车,他有些无聊,于是聊起了对本行业的种种不满。第一条是春节前退票规则不应该改,新规则太迁就乘客了,很多本来很紧张的车次坐不满。他的解释看似有道理:国人归乡心切,绝不肯担着哪怕一点回不了家的风险,提前都会锁定旅行工具。而铁路的退票成本从20%一下子降低到5%,成了各种交通工具中放弃成本最低的,故而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优先损失退票费来取舍回乡的方法。铁路部门为方便乘客,退票时限又宽限到临开车前24小时,结果是开车前一天出现了大量的退票。这些本来最紧张的票源,却因为返乡者集体性的“锁票”行为找不到买主。

看来,这次票务改革是个试错的过程。

这个国家如同一架复杂而庞大的机器,其零件之多样,数量和体量之大,各部门关系之复杂,各部分利益关系之盘根错节,恐怕全世界都很难找出第二个。之所以这样说,除了幅员广阔、地形复杂和人员众多的因素,还因为这里很多部门“双轨”运行。这位乘务员所服务的铁路,与航空和公路运输一起承担着把全国人民送回家过年的繁重任务,可受到抱怨的却只有铁路一家,他很容易产生不满情绪。当然他的不满还主要集中在本领域。他所在的行业这些年跳跃式发展,投资挤占了本可能给职工增加的收入和福利。铁路历经六次提速,现在又有了网络化的高铁,可职工的收入还是明显低于它的直接竞争对手航空和公路运输。

高速公路之暴利,而暴利的原因显然是一个普通铁路职工内心难以平衡的。我们知道,高速公路实际上是一个亏损和暴利并存的行业。全国高速公路里程8万公里,发展飞速,上市公司中有19家高速路。从公开数据看,这些公司的销售毛利率高得惊人:其中,50%的毛利率常见,60%、70%甚至80%以上也能见到。且不说2012年开始因节假日免费因素其盈利能力可能下降,超过一半的毛利率早已经使得高速路超过了房地产业,直追“飞天茅台”了。并且,这种惊人的毛利率还是可持续性增长,如重庆路桥的毛利率2009~2011年连续3年超过80%,逼近90%,毫不受宏观经济的周期性因素影响,可谓旱涝保收。那么,这种令人羡慕的赚钱能力,是否来自经营者的智慧和员工辛苦的劳作?显然不是,这纯粹来自地方政府的“财技”。铁路工人除了怨恨前部长刘志军的“跨越式发展”,当然会对别人偷走了政策福利又怨又恨。

地方政府的财技是这样的。拿北京做例子,北京高速公路2010年还贷20.6亿元,其中贷款本金只有0.5亿元,偿还利息却高达20.1亿元。这几乎就是一位想要逃债的人给出的比例。高速公路真的收不抵支吗?北京市首条收费公路,京石高速总造价10.15亿元,至2004年12月,已累计收费17亿余元,偿还贷款等款项后剩余近6亿元。但早在1999年12月,该公路经营权被授予首发公司,经营期限30年,至2029年。这样,北京段总收费期限达到42年,累计可收93亿元。政府还贷收费公路,在收费几年后被转给某个公司,性质一转换,贷款可以赖着了,钱却可以大收特收,银行的钱就这样被巧妙地转到地方政府的口袋里。当然经手人,也就是高速公路的管理层和员工也都有份了。

改革30年,民众都享受到了制度变迁创造出的巨大社会财富,可享受到的多寡,却相当大程度上受制于政策,非个人努力所能左右。追根溯源,这和“摸着石头过河”的渐进式改革有关。渐进式改变,规则本来不明晰,政策制定者因而有着大胆尝试的空间,而这些空间很多时候不能不带有政策制定者的利益倾向。30年下来,不只是交通运输部门的利益流向利益集团,教育、医疗和环境等各种资源都在向着部分人集中。当然,更多的惠及大众的政策也出现了,这次的火车退票新规就是在大众的频繁压力下更改的。但任何政策的制定和调试,在这样一座庞大且复杂的机器内部都有可能被一部分人利用,变成他人的噩梦。这只是一个小的例子而已。所以说,“不争论”和“摸着石头过河”的做法的确是一种高超的智慧,得以使改革开放避开顽固思想的阻力,可长久实行后,缺乏监管的情况下自我调节机制失灵,也可能带来积重难返的后果。

白菜价老家

铁路人当然也会坚守自己的利益,也会为自身的利益诉求而主动出击。他们虽然不拥有铁路网络和周边的土地,却代全国人民管理着这笔庞大的资产。故而房价使普通居民“压力山大”的今天,铁路行业的住房条件备受艳羡。可在这列由淄博车务段运营的列车上,列车员们还没有分享到资产监管者的喜悦。原因是淄博在山东还得算三线城市,这里铁路系统的集资盖房,先从济南、青岛这样的一线城市开始,随后才是烟台这样的二线城市,他们则排在了最后面。不过,这位列车员对房价却是满意的,原因是10年前就“狠下心”花2000元/ 平方米买了套房子,而现在,即便是淄博郊区的房价也涨到了7000元,比市区还贵了。至于为什么郊区的房价高过市区,原因是市政府搬迁,新区成了新的市中心了。

一个铁路系统之中还分三六九等的等级,这个是外行不容易想到的,但以全国而言,资源的确是由下而上地集中,这种过程一直在进行着,虽然国家战略开发西部、新农村建设以及城镇化等提法不断出现,资本仍在向一线城市集中,这从房价上便直观地表现了出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