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赴的盛宴

Mar 4Mon 2013 at 14:07PM

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 张澍生

在SIHH展馆内,每一个品牌的展厅门口都是迎来送往,这其中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经销商,也有成群结队的媒体,还有一些人,他们没有任何参加表展的义务,只是走走看看。然而,就是这些人总能安静地看出“门道”,腕表收藏家张澍生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张先生从2000年开始参加SIHH,13年来从无间断。不同于大部分徘徊在场馆内的商务人士,仅凭着对钟表的兴趣,使他每年坚持参观瑞士两展,对于这种执著,张澍生认为:“每个人对腕表的狂热表现方式各有不同。”就此次表展,本刊记者专访了腕表藏家张澍生先生。

三联生活周刊:今年的腕表新品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

张澍生:这是我在参展期间被媒体朋友问得最多的问题,我总是以反问作答:那您认为呢?令我惊喜的是,懂表或不懂表的人都几乎众口一词:没有什么新东西!但我反而要为品牌说句公道话:其实满目皆新品。太懂行的人说“没有”,是因为没有看到期望中的新机芯或前所未有的超复杂功能,恨铁不成钢。简单地换壳、换面、换针……也能算是新型号,改得令人眼前一亮、过目难忘,也是要煞费苦心的。在当下经济不振、市场迷茫的暗潮中,谁也不想当弄潮儿,只求低成本地改头换面,继续在混沌的河底摸石头。

我们撇开机芯,抛开成见,仔细欣赏,大家都会发现今年还是有自己按捺不住马上刷卡的几款表。

三联生活周刊:那么像高珀富斯、罗杰杜彼、理查德·米勒这样小众的品牌,适合投资吗?还是更适合把玩?

张澍生:如果光谈投资,其实什么品牌、复杂与否都无所谓。你只要有面子能用定价买到正在溢价热炒的款式然后马上转手就可以了,当然,这句拗口的话操作起来复杂无比又奥妙无穷。可惜我的收藏并不用来投资,仅仅出于爱好。

说到“适合投资”,就看你怎么定义。是打个平手、小亏当赚还是胜过买蓝筹股?如果讲到真正意义上的赚钱,今时今日,就新表而言,只有百达翡丽和沛纳海的极个别型号有此能耐,其他无论是大众还是小众品牌,对于纯粹的投资客,只要付了钱,就等着收获后悔吧。至于把玩,光有一只表上手还谈不上玩,但能有一堆高珀富斯和理查德·米勒的人,已不是一般的玩家,是另一个阶级的人了。罗杰杜彼的价格还比较亲民,但其造型却太过嚣张,我比较喜欢早期罗杰杜彼先生主政时的款式,古意盎然,机芯精美。

三联生活周刊:很多品牌推出了小三针或者两针腕表,这种经典款腕表的竞争力在哪里?选择购买时应该考虑哪些因素?

张澍生:一个品牌要成为有本之木,首先要甘做和做好小三针(或大三针),简单的表能否做到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比做复杂表更能考验品牌的功力和品德。我是最愿意为小三针喝彩并用真金白银表态的人,喜欢小三针不是因为便宜,可能是相反,入我法眼的小三针我是愿付过百万元的。有历史有竞争力的品牌,无不重视小三针(或大三针)。

如果要选购没有任何附加功能的大三针,我的建议只有四个字:手动透底,你会发现真的凤毛麟角。至于纯粹的小三针,我的建议也是四个字:铂金透底。可惜很难找,手动的就更是踏破铁鞋。如果是珐琅面,就近乎极品,若再加一圈方钻,简直是男人的尤物!可惜我持币待购20年,并没有等到。

三联生活周刊:你是如何总结今年的SIHH的?

张澍生:如以外形论,今年的SIHH也算精彩,若以机芯论,则乏善可陈。最后的结论是:一场精彩的表展,是不可以每年一届的,这样违反了机芯开发调试的周期规律。我建议像奥林匹克四年一届,必将精彩绝伦!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杨聃 编辑:牧童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