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哈扎尔辞典》

2013-03-01 15:07 作者:孙若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所谓后现代的批评理论就是让你有机会从生活之中抽身出来反思一下。

小说《哈扎尔辞典》

历史上确实有哈扎尔这个国家,它还是一度横跨亚欧大陆的强国。这个民族在中国唐朝时期的突厥帝国崩溃后出现,根据美国历史学家汤普逊的说法,其衰落是在公元10世纪,也就是中国的宋朝时期。

塞尔维亚作家米洛拉德·帕维奇的小说《哈扎尔辞典》中,故事的明线就是围绕着哈扎尔人改宗进行,作者把已知的哈扎尔史料编入故事中,又由此展开想象并虚构出新的故事,以及历史、风俗和文献。作为“辞典体”的实验性文本,作者把故事拆分,并以词条的形式放在了书中,使读者可以自由地选择从任何一个词条开始读起。

《哈扎尔辞典》最早的中文译本是参照俄文,按照杂志上发表时的版本翻译的,是个节译本,刊登在1994年的第二期《外国文艺》上。1998年12月,南山、戴骢、石枕川三人合译的全书,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按照译者戴骢的说法:“与1994年《外国文艺》上发表的版本相比,此次译作过程参照了法、俄两个版本,并汲取了英译本的长处,篇幅从121页增加到323页,展现了《哈扎尔辞典》的全貌。”近日,《哈扎尔辞典》(阳本)再版,为其写作导读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

三联生活周刊:这部小说以辞典的形式结构,让读者可以从任何一段进入。可不可以说这种形式就是它作为后现代主义文学最为明显的标志?

张颐武:你从哪一页开始往下看,看到一个词,从这个词会看到牵扯另外一个词。就跟看辞典一样,另外的词又引你进入到这个文化的另外一个侧面,另外一个故事。这本书可以随机地去看,这是我觉得最神奇的地方。它的切口是敞开的,不像一个完整故事的书,它的世界要自己下功夫去建立,让你自己跟着他的想象力去创造哈扎尔的世界。

它告诉你纯文学是什么,这种开放性、多元化恰恰是后现代文化一个最大的特色。现代性是一个宏大的叙事,有完整的开头、结尾。后现代就是开放多元,糊里糊涂,但是糊里糊涂里有它独特的让你能够感受到的力量。他写那些人,写那个文明只是寥寥几笔构成一个事就完了。你会突然感到失落,这里面没多么惨烈的故事。它就是把一个文明重新造起来,严格地用辞典的方式。

三联生活周刊:作者采用的这种辞典的方式,突出了词条,是不是也为了突出语言本身的功能和意义,比如重建历史?

张颐武:语言的问题是20世纪整个人类文化发展的思考核心,从结构主义一直到乔姆斯基的语言学到整个批评理论、政治理论、历史理论等对语言的关注是前所未有的,语言的问题在20世纪以后变成了人类思考世界的最关键的问题。这本书把语言学的成果转化到书里面。语言和世界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随机的。帕维奇是基于这样的理念,他想象哈扎尔有自己独立的语言,失去语言的人、失去表达的人就没有自己的世界,就像不存在一样。文明往往是和语言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地方的文明往往是通过一种特有的语言来表述。帕维奇讲的是一种了解哈扎尔人的不可能性,因为语言早就淹没了,我们只能从其他的文献里去找,这些文献里的哈扎尔实际上是幻觉,想象中的哈扎尔。过去不同人的叙述好像是真实的,实际上都是虚幻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