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沉默的诗意

2013-02-27 14:15 作者:钟和晏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他一遍遍地画同样几个空荡荡的房间,有她或者没有她的在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阳光升起落下,照进窗户,一切没有变化,一切都是无声的。

海默修依作品:上《地板上的阳光》(1901年)

左下《艺术家和他的妻子》双人肖像   右下《缝纫的女孩》(1887年)

丹麦画家威尔汉姆·海默修依(Vil-helm Hammersh?i)的画作中充满寂静和沉默,有时候,一种无言的绝望感穿过画面。灰色的房间、灰色的树木、空无一人的街道,他的色彩是薄雾和阴影的色彩,似乎画家通过一层暗雾注视着他的周围。

他尤其以那些安静纯粹的室内画著称,几乎组成了他一半的作品。在那些绘画中,他描绘他的哥本哈根寓所简朴的几何形房间,房间里家具很少,空荡荡地又总是被一个年轻女人单独的身影所强调。就像1890年的《卧室》,穿黑色长裙的女人背对着我们,站在挂着白色窗帘的窗前,微低着头看向窗外,像是迷失在自己的思绪中。人物的姿态、被刻意消除的轮廓及细节加上暗淡的灰白和黑色调,传递出强烈的寂寞感。但是,我们又不由自主地被画面吸引,不是对绘画技巧和装饰效果的欣赏,而是其中似乎有种更深入、更强迫性的东西。

那个穿黑衣的女人是海默修依的妻子伊达,他的模特和缪斯,他在26岁时和她结婚,也是1916年他患咽喉癌去世时照料他的女人。1898年,海默修依和伊达找到哥本哈根内城一幢荷兰风格的古老住宅,还保留着最初17世纪30年代的样式。他曾经说过:“我喜欢陈旧的东西,老房子、老家具以及这些东西散发出的特殊氛围。”

搬进斯特兰格德大街30号的公寓之前,他们把公寓的门窗、木饰镶板和装饰线条全部漆成纯白色,墙壁和天花板涂成冷灰色,地板是刷了清漆的深褐色,与他们的深红色木质家具搭配。这是画家在他作品中青睐的冷色调,成为穿优雅黑色衣裙的伊达的衬托背景。一生中,他画这个家的室内场景超过60次。

《斯特兰格德大街30号,室内》作于1901年,现藏于法兰克福Stadel博物馆。画面前景是空荡荡的餐厅,只靠墙摆了一张深色木椅,墙上装饰两幅木框小画。正对我们的白色房门打开着,穿过它可以瞥见里面一系列的房间,阳光从最尽头的窗户照射进来,另外一扇开敞的白色房门从画面前景的右端伸入。我们的视线沿着光亮的褐色地板被导向空间深处,然后发现阴影中穿黑色礼服的伊达,背对我们站在阴影中。所有的门都是打开的,但不是为她打开一条通路,她似乎被无形的光线组成的网,固定在画面中间难以逃脱。

除了室内画,海默修依还有风景画、人物肖像等,同样地安静冷漠,一种既传统又现代的风格。虽然他和凡高、马蒂斯、杜尚等是同时代的人,但他似乎与17世纪荷兰画家维米尔或者18世纪法国画家夏尔丹有更多的共同之处。1885年的《窗边的老女人》中,女人的姿势完全是从维米尔那里借来的。这里有种摄影般的精确性,这也是让维米尔的室内画如此吸引人的原因之一。但另一方面,他几乎抹去了所有的细节,受荷兰传统绘画影响的肖像画还从来没有如此接近抽象。

哥本哈根Hirschprung博物馆至今收藏着海默修依用过的画板。还是1894年,同时代的丹麦画家乔金姆·斯科夫戈德(Joakim Skovgaard)曾去海默修依的家中拜访。后来,斯科夫戈德回忆说:“我偶然见到他的调色板,上面一层层的油彩,四个灰色和白色的突起,看起来好像躺在画板上的牡蛎壳。就是用这些颜料,他创造出了美丽的画面。”

他的用色非常节制:银色、珠光灰、黑色,还有一点亚光灰褐色,他说过:“我一直相信一幅画色彩越少,效果越好。”画作的表面总是灰蒙蒙的,人物和家具的边缘被暗淡和模糊了。有时候他觉得一幅画不够灰,会在整个表面添加一层薄薄的水洗。

也可以说,那些灰色并不单一,其中充满了各种微妙的色彩。当时这位年轻的丹麦画家肯定拥有某种内在的洞察力,让他通过明亮的雾霭看到周围的世界。一幅1890年的自画像中,他注视着前方,目光轻微地投射下来,他的表情是严肃庄重的,并非出于忧伤,似乎他知晓某些基本目标的重要性。

海默修依作品:左《插花的女人》(1900年)   右《大英博物馆》(1906年)

海默修依1864年出生在哥本哈根一个家境良好的商人家庭,在他母亲的坚持下,8岁开始请家庭教师教他习画,1879到1884年间在丹麦皇家艺术学院继续完成他的绘画学习。他在艺术学院的导师柯罗耶(P.S. Kroyer)比他年长13岁,是19世纪末最有影响力的北欧画家之一,擅长用热烈饱和的色彩描绘海边拖着渔船的渔民,他的名作是穿着精致的女人在夏日夜晚漫步在斯卡恩海滩,卖出去了上百万张贺卡和日历。柯罗耶曾经评价海默修依说:“我不理解他,但我想他会成为一个大画家,所以我尽量不去影响他。”

还是学生时代,19岁的海默修依创作了具有原创性的三幅小画,其中《农场》可能是他住在日德兰岛时所绘。画面是两所农房的近景特写,在白色强光的天空下,茅草屋顶变成两条长长的黑色楔形,长方形构图的一半几乎都被屋顶占据。墙壁是模糊的灰色,前景处还有一些朦胧的绿色、浅黄色和杂绿色。这幅画更多是关于北欧夏季的氛围和意境,阳光在地面投下褐色的光影,还有很深的阴影落在石灰粉刷过的墙壁上。太阳逐渐下山,照亮了一小片墙壁,与黑色的方形窗格形成对比。这给了画面一种奇怪的活力,好像有看不见的人居住其中。

1885年,海默修依完成了他妹妹安娜的肖像画,用同样的简洁手法取得了令人吃惊的效果。身穿黑衣的年轻女孩安静地坐在那里,她的头微微向前,仿佛沉浸在遐想中。肖像几乎没有色彩,深褐色的背景、墨黑色的衣服和头发衬托出女孩柔美的五官。她的发型和衣饰被模糊了,给了肖像一个柔软的剪影,好像是从梦中记得的形象。

两年之后,他创作了另一幅令人难忘的杰作《缝纫的女孩》,画面上的女孩应该还是安娜。她低着头,专注在穿针引线中,左手举起一块难以辨认的柔软织物。她的脸和右手被仔细地描绘,深褐色的紧身胸衣、浅灰色裙子和白色织物构成柔和的色调。画家再次消除了女孩坐着的身影中大部分的细节,光线淹没了部分的背景,似乎阳光从看不见的入口处照射进来,在这样平凡的主题中,表达出某个具有存在幸福感的特定时刻。

1897到1906年,海默修依被伦敦的薄雾吸引,三次到过伦敦。他描绘的大英博物馆不是新古典主义的荣耀外立面,而是装饰华丽的栏杆落到蒙塔格大街的一侧。美国画家惠斯勒当时住在伦敦,海默修依是惠斯勒的崇拜者,尤其钦佩他运用柔和色调和光线抽象效果的能力。他特意去惠斯勒家中拜访,因为后者外出旅行而没有见到。现在,英国公共艺术藏品中有两张海默修依的作品,一张在国家美术馆,另一张在泰特美术馆,这两幅画都是维多利亚女王的钢琴演奏家伦纳德·波维克留下的。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阅读更多封面专题请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