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承上启下的《天之骄子》(2)

2013-02-27 13:26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今年,北京人艺春节档期的剧目是一部在舞台上销声匿迹已久的历史剧《天之骄子》。没有明星,题材严肃,既不娱乐也不商业,剧院对票房没有做过高估计,排练时间却仔仔细细花了两个月。

“我觉得这不是曹丕,他不应该这么小气、狭隘。失落、嫉妒他一定有,但不会表现得这么直露,这一系列提示恐怕有损这个人物。”唐烨说。她删去曹丕这些舞台动作的同时,给了母后卞氏一个很大的调度,增加了卞氏和两个儿子眼神、语言交流的层次。“都是她的亲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曹操顾及的是江山,卞氏顾及的可能更多的是这几个孩子的命运,活得好不好。这个戏,从人物分析开始,就更多地侧重回归,贴近历史,回归人性。”

剧中几处关键情节,据正史记载,分别发生在黄初二年(赐死甄氏)、黄初四年(毒死曹彰),黄初六年(为曹植“增户五百”)。郭启宏将时间顺序颠倒、浓缩,并虚构了与甄氏并列的另一女角阿鸾,指定二人必须由同一演员扮演,利用巧合编织出了强烈的戏剧冲突。全剧演下来,全长两个小时整,比1995年版的节奏快很多。“我觉得现代观众已经不适应那种慢节奏了,这个戏,矛盾本来就写得激烈,很多地方话赶话,该停的地方停,该踩着后脚跟儿的地方必须踩上。”唐烨说道。许多业内人看完戏,都问她,这个戏是不是抠过台词。她说,台词的节奏,是一个字一个字抠出来的。

如果说前三幕是规规矩矩西方佳构剧的写法,最后一幕则带有浓厚的现代派表现主义色彩。此时,著名的七步诗已做完,各人结局已定,早已逝去的曹操以鬼魂的形式登上舞台的中心,曹丕、曹植分立两侧,一问一答。郭启宏在这一段戏中给曹丕编了一首“反七步诗”,令人耳目一新,甚至有人觉得,这才是全剧真正的高潮。1995年版演出被删去的尾声,即女主角还魂而舞、曹植诵《洛神赋》离去的戏,这一次尽管内部审查时仍然存在争议,但还是在舞台上恢复了。“我们这次主要的一个调整方向是意境,偏向唯美,梦幻。”唐烨说。

她个人最喜欢的一个调度,是赐死甄氏时从天而降的那条白练。1995年版在此处,是由两个太监一左一右牵着白练端上来,唐烨觉得这样处理一下子破坏了整体感觉,她想让白练在台口飘落下来。“第一次提出来的时候,苏民老师还觉得,不合理呀唐烨,不合理呀,从哪里来呀?”她回忆道,“后来我就说,苏老师,咱们这个戏不是纯写实的,你看结尾曹操都上来了,人鬼都对话了。”

“我觉得这个戏和《蔡文姬》不一样。《蔡文姬》更多的是要保持原来的东西,因为从导演意义而言,它已经变成了北京人艺的一个里程碑,像一个化石了。《天之骄子》我们没有做颠覆性的改变,但是想尽量融入现代意识,要超越,但又不能太离谱。好在剧作者健在,各种处理和解释,我们还可以与之沟通。”唐烨说。

剧末有两句台词广为人们引用,来自北宋禅语:“桃花红,李花白,谁道融融只一色?”和“堪作梁底作梁,堪作柱底作柱”。

“不能做梁做柱的还可以当柴烧,一个严酷、冷峻的人生命题。说得很好,是这样。一切的感悟都是现在的感悟,这个戏,实际上是写人生定位,该干什么干什么。”郭启宏说,“我反对用票房来衡量作品的好坏,但是写戏总希望有票房。而一部戏,过了20年,还能有人看,这是让我最感安慰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