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牌中的历史 历史的牌局(2)

2013-02-01 14:57 作者:张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明王崇简《冬夜笺记》也说,"士大夫好之,穷日累夜,若痴若狂"。熟读孔孟真经的士大夫们是怎么解释自己的爱好的?直说爱财,面子上不好受,因而当时的说法是,弹琴是独乐乐,围棋是与人乐乐,唯有马吊是与众乐乐,清人金学诗《牧猪闲话》赞马吊,就说"戏虽多以此最为韵事"。

关于麻将的创始,有多种说法。

最讨巧的一种,是说麻将是一个叫万秉迢的人发明的,"万"、"饼"、"条",只是把他的名字拆开了而已。相传万秉迢是元末明初人,爱看《水浒》,依了一百单八将,创了麻将里的108张序数牌,如牌中的九索指"九纹龙"史进,二索指"双鞭"呼延灼。但这种说法太过取巧,怕是后人附会,做不得准。

最离奇的,是说麻将是清末太平军发明,这记载于《清稗类钞》中,"粤寇起事,军中用以赌酒,增入饼化、索化、万化、天化、王化、东南西北化,盖本伪封号也。行之未几,流入宁波,不久而遂普及矣。"其中,粤寇指的就是太平军。但这种说法,仅见于此书,也引人怀疑。

此外,还有江苏"护粮牌"说,郑和下西洋解闷说,清末三品大员陈鱼门创制说,多是一家之言,只能将信将疑。

其实,麻将作为牌戏,流变数百年,大概很难归于某一人某一时,其中所历变化,或为潜移默化,或为一时灵光,早已无可定论。

这并不妨碍人们以麻将取乐。

人们玩麻将,图得什么?以之对赌金银,赢了固然畅快,输了则更加痛苦,仔细盘算,都是赔本的买卖。而所谓智力交锋,怡情养性,更是取巧的托词,信不得真。四人成局,推牌说笑,若以之联络感情,虽然热闹,但输赢得失,也怕是会有裂痕。

孔子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于已"(《论语o阳货》),大概才是真的吧,从叶子戏到马吊,从马吊到麻将,抛却荣辱,一以贯之的,不过是我们"杀时间"的一种方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