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混沌之美:海顿的《第83交响曲》"母鸡"

混沌之美:海顿的《第83交响曲》"母鸡"

【来源: 爱乐 2013年第2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孙健 2013-01-29 18:37 编辑: 刘暮彤

『音乐片段试听』:母鸡交响曲 第一乐章  

在艺术创作上,任何成熟都不是空穴来风,它既意味着突破传统樊篱,也意味着承前启后之思,于海顿而言,创作于1785年的六首巴黎交响曲便是对此的极好例证。当我们横跨海顿数十载交响乐创作的"脉息",将会从这六首作品中读解到他日渐熟稔的作曲技法,及其对交响乐未来发展的预期,这种预期随后即将在一系列伦敦交响曲中达至沸点--这是海顿交响乐发展的末端,亦是古典主义时期交响乐发展的另一个崭新起点。

而当我们的追问从来路漫至去路,亦会发现这六首交响乐的些许传承意味。毫无疑问,《第85交响曲》与《第45交响曲》具有相似性,但海顿多年垒砌的丰硕经验却又使其具有更为典雅的气质。而当我们面对《第83交响曲》时,问题似乎立刻变得复杂起来。很难想象,来自于18世纪80年代的维也纳、巴黎或伦敦的海顿迷们听到这首作品开始近乎尖利的增四度与随后咯咯作响的双簧管主题时会作何感想,他们会对作品啧啧称奇,还是会露出会心的微笑呢?

应该说,相较于其他五首巴黎交响曲,它显得格外与众不同,或者标新立异。这里面裹藏着海顿交响乐创作中刚刚散去不久的狂飙突进精神,但同时,它又兼具巴黎交响曲本身所弥散的高贵与娴静。当然,它亦因第一乐章第二主题而获得了另一个有趣的昵称:"母鸡交响曲"。

它古怪的音色、近乎极端的对比似乎意味着海顿在这六首交响乐中藏了一头脾气古怪的"野兽",但当第三乐章柔美的旋律轻轻漾起,似乎又意味着这极端的对比被巴黎交响曲本身的高贵气质所同化。换言之,《第83交响曲》将高贵、端庄、讽刺、幽默等熔于一炉。它所呈现出的混沌形态被附上了一层怪诞,并亦因此可以独挡一面,使其在巴黎交响曲中"鹤立鸡群"。

海顿的《第83交响曲》,或者说"母鸡交响曲",它因混沌而驳杂,但又因此而分外迷人。

一只金蛋--巴黎交响曲创作背景漫溯

说海顿的六首巴黎交响曲是一只金蛋,似乎是一个并不为过的说法,以下,我们不妨从作品本身的委约、海顿对作品出版所采取的态度以及演出效果三个方面来谈这只金蛋的"成色"。

进入18世纪80年代,海顿及其作品的知名度已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他已从一位艾斯特哈齐宫廷的御用作曲家变成了一位在欧洲享有盛誉的作曲大师。而这种华丽的转身,当然亦可从创作于1785-1786年的六首巴黎交响曲中找到证据。

这六首作品受巴黎"奥林匹克馆音乐会协会"的重要赞助人多尼伯爵邀约而作,而这短短半句话中已存在很多值得我们注意的信息:"奥林匹克馆音乐会协会"为共济会组织,考虑到海顿自身的共济会身份,以及随后与伯尼伯爵90-92交响曲的续约,我们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同样的社会身份使海顿在进行艺术创作上得益不少,换言之,他在六首巴黎交响曲中所传达的、相对进步的艺术旨趣,将很容易得到他的共济会朋友格勒尼耶、伯恩等人的指导与帮助,而"奥林匹克馆音乐会协会",则无疑是其进行艺术创作的最佳土壤。

当然,"奥林匹克馆音乐会协会"所表现出的诚意绝非如此而已,他们对海顿六首巴黎交响曲的"不吝成本",亦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这个事实。在海顿与乐团指挥谢瓦利埃·约瑟夫-布罗涅·德·圣乔治斯所敲定的合同中,海顿的六部交响曲以每部二十五金路易(约合五百法郎)的价格成交,并以每部5法郎的价格获得在巴黎的出版权。这是一笔报酬可观的合同,即便我们把出版权刨除在外,这个价位仍是莫扎特在1778年创作的"巴黎交响曲(K.297)"的五倍。

而要谈及海顿在出版这六首巴黎交响曲时所采取的态度,则似乎亦和我们想象中那位谦和恭顺并惯于以德报怨的海顿略有出入。原来,海顿这六首巴黎交响曲先后共卖给了三家出版商,即维也纳的阿塔利亚、巴黎的伊姆鲍尔特、与英国的福斯特公司。如果说海顿先卖给伦敦而非巴黎的出版商使我们略感意外的话,那么其在1787年写给伦敦与维也纳出版商信中那些自相矛盾的观点,则应引起我们的重视。海顿在1787年4月和5月间写给阿塔利亚的书信中明确表示,对方享有这六首作品的独占权,而在同年8月8日写给福斯特公司的信里,海顿却又谎称六首巴黎交响曲"还未给过任何人"。考虑到海顿亦曾把六首巴黎交响曲献给普鲁士国王威廉二世,并因之获得了一枚戒指的事实,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18世纪80年代,海顿与出版商之间已呈现出一种崭新的国际合作关系,这使他可以依靠一套作品获取三分报酬,当然,这亦多少可以看出海顿圆滑与世故的另一面。

海顿纪念邮票

而海顿六首巴黎交响曲分卖给三家亦带来了另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作品编号并不能真正说明这六首作品真正的创作顺序。其中伊姆鲍尔特的顺序为83、85、87、82、86、84,而海顿在1787年8月写给阿塔利亚的信中说出了另一套顺序:87、85、83、84、86、82,阿塔利亚正依此把这六首作品合成两套。这两套顺序虽多有出入,但我们可以凭此把83、87、85划归为1785年创作的三首,而把82、84、86划归为1786年创作的三首。

另外,海顿六首巴黎交响曲在18世纪80年代的演出盛况,亦从另一方面反映出了他日益提升的国际声誉。而这种声誉的获得,除却海顿在18世纪80年代成熟的交响乐技艺不谈,乐队编制的扩大亦应是我们需要关注的方面。海顿在18世纪80年代的巴黎和伦敦,不再面临如艾斯特哈齐时期的"微型乐队",而是一支编制齐整且更为庞大的乐队,比如在1876年,"奥林匹克音乐协会"已扩展为62人编制的乐队,而这种扩充在当时并不鲜见。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57期(2013-02-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