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寒暑识记 > 正文

忆后海冰场

2013-01-29 15:43 作者:杨一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提到后海,总有人要面露红光,瞳孔放大,泪光在里面闪烁。这里有一条街可以买醉,有许许多多的故事涌上心头。我对后海则有更深一层的情感,听到这个词后就会感到好像被人重重一脚踢在尾巴骨上。我从小学开始,每年冬季都要有几天被带到这里玩冰。

 

忆后海冰场
文/杨一
提到后海,总有人要面露红光,瞳孔放大,泪光在里面闪烁。这里有一条街可以买醉,听到名字就有了酒意,好像看到昏黄灯光下轻飘飘游荡的幸福,有许许多多的故事涌上心头。我对后海则有更深一层的情感,听到这个词后就会感到好像被人重重一脚踢在尾巴骨上。我从小学开始,每年冬季都要有几天被带到这里玩冰,把屁股摔成八瓣,然后提着后臀回家。
后海冰场被网子划分成好几个部分。有一部分似乎是冰结得不牢固,并不允许使用;还有部分地方较小,冰面被刮得平坦,里面总有几个溜得飞快的人,时不时地还要转上几个圈,显得十分高档,连网子也架得比其他地方高,好像珍禽被放养到了野生地区;最后是一个特别广阔的部分,大部分人选择在里面混战:滑冰刀的和滑冰车的别成一团,偶尔有从高级区逃出来的人从身边飙过,顺起一阵寒风,低下头还能看到摔倒爬不起来的初学者,正在挣扎的滚动。
在我少年时代的记忆中,后海属于一个没来的时候非常期待,来后又备受折磨的地方。所以我要描绘的,并不是一个让人欢欣鼓舞的童趣回顾,而是一幅玩耍之心与体肤之痛一直纠缠不休的画面。
后海冰场的地方倒是够大,看上去像一片白面饼子,把天映得花白。不过平坦顺溜的冰面却不多,所以离远了看过去,永远都是一大堆裹得浑圆得胖子,被冷风吹的面红耳赤,聚集在一小撮顺滑的地方蠕动、欢声尖叫,掀起一层蒸气。出了那片平滑的地域,冰面就变得坑坑洼洼,不小心滑到那里的人,都会一阵颠簸,手扬在天上凭空乱抓,屁股和腰左扭右扭,装出马上就能平安化解一般的样子,再轰然倒地。
按照史料的说法,北欧的斯堪纳纳维亚人和日尔曼人最先完成了冰刀的雏形,他们脚上套着厚重的靴子,再胡乱又紧实地缠上一片没有经过细致打磨的兽骨。在冰面上连滑带跺地疯跑,追杀猎物,或者追逐恋人。此后直到十三世纪中叶,荷兰人才首先制作出嵌上铁质冰刀的冰鞋。又过了几个世纪,伴随着文艺复兴,欧洲人似乎发现了这个运动挺好玩的,可以打发冬天的烦闷。到1742年,英国爱丁堡的绅士们成立了第一个滑冰俱乐部。可以想像的是,那里有着排着整齐队伍的优雅男女,手背在身后握紧,弯下九十度的腰,蹬下左脚,蹬下右脚,蹬下左脚,蹬下右脚。摔跤后要缓缓起身,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声一咳,猛翘一下下巴,再捋平褶皱的衣衫。这项运动经过几十世纪的衍变,经过了几个历史拐角,如今落脚到了中国后海地区,欢闹嘈杂,边滑边跺,连滚带爬,倒是显现出一点日尔曼原始的风情。
只不过相比日尔曼人,我们的人显着细皮嫩肉得厉害,一个大跟头就好像甩折了尾巴骨。在冰面上跌倒,基本是来不及反应的,伴随着脑仁子轰的一声震动,然后后半截的肌肉猛然一紧,一阵寒冷又坚硬的疼痛顺着脊梁蔓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受了重伤。
我在狠狠砸在冰面两次后,就转行玩起了冰车,把自己扎在一个小椅子当中,拿两根尖头棍子没命地戳冰面。经常一个下午能滑上二十米,身旁刨出两行小坑。而比较抗摔的一些人,后来都学会了转圈儿。在整个后海冰场,我谁也追不上了。
冬季的天总是黑的很快,灰蒙之中后海逐渐变得灯红酒绿。一群涌动的人影靠向了岸边,卸掉冰鞋,逐个地散去了。一个热烈非凡的场,每次都是这样骤然的就冷却了。

提到后海,总有人要面露红光,瞳孔放大,泪光在里面闪烁。这里有一条街可以买醉,听到名字就有了酒意,好像看到昏黄灯光下轻飘飘游荡的幸福,有许许多多的故事涌上心头。我对后海则有更深一层的情感,听到这个词后就会感到好像被人重重一脚踢在尾巴骨上。我从小学开始,每年冬季都要有几天被带到这里玩冰,把屁股摔成八瓣,然后提着后臀回家。

 

后海冰场被网子划分成好几个部分。有一部分似乎是冰结得不牢固,并不允许使用;还有部分地方较小,冰面被刮得平坦,里面总有几个溜得飞快的人,时不时地还要转上几个圈,显得十分高档,连网子也架得比其他地方高,好像珍禽被放养到了野生地区;最后是一个特别广阔的部分,大部分人选择在里面混战:滑冰刀的和滑冰车的别成一团,偶尔有从高级区逃出来的人从身边飙过,顺起一阵寒风,低下头还能看到摔倒爬不起来的初学者,正在挣扎的滚动。

在我少年时代的记忆中,后海属于一个没来的时候非常期待,来后又备受折磨的地方。所以我要描绘的,并不是一个让人欢欣鼓舞的童趣回顾,而是一幅玩耍之心与体肤之痛一直纠缠不休的画面。

后海冰场的地方倒是够大,看上去像一片白面饼子,把天映得花白。不过平坦顺溜的冰面却不多,所以离远了看过去,永远都是一大堆裹得浑圆得胖子,被冷风吹的面红耳赤,聚集在一小撮顺滑的地方蠕动、欢声尖叫,掀起一层蒸气。出了那片平滑的地域,冰面就变得坑坑洼洼,不小心滑到那里的人,都会一阵颠簸,手扬在天上凭空乱抓,屁股和腰左扭右扭,装出马上就能平安化解一般的样子,再轰然倒地。

按照史料的说法,北欧的斯堪纳纳维亚人和日尔曼人最先完成了冰刀的雏形,他们脚上套着厚重的靴子,再胡乱又紧实地缠上一片没有经过细致打磨的兽骨。在冰面上连滑带跺地疯跑,追杀猎物,或者追逐恋人。此后直到十三世纪中叶,荷兰人才首先制作出嵌上铁质冰刀的冰鞋。又过了几个世纪,伴随着文艺复兴,欧洲人似乎发现了这个运动挺好玩的,可以打发冬天的烦闷。到1742年,英国爱丁堡的绅士们成立了第一个滑冰俱乐部。可以想像的是,那里有着排着整齐队伍的优雅男女,手背在身后握紧,弯下九十度的腰,蹬下左脚,蹬下右脚,蹬下左脚,蹬下右脚。摔跤后要缓缓起身,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声一咳,猛翘一下下巴,再捋平褶皱的衣衫。这项运动经过几十世纪的衍变,经过了几个历史拐角,如今落脚到了中国后海地区,欢闹嘈杂,边滑边跺,连滚带爬,倒是显现出一点日尔曼原始的风情。

只不过相比日尔曼人,我们的人显着细皮嫩肉得厉害,一个大跟头就好像甩折了尾巴骨。在冰面上跌倒,基本是来不及反应的,伴随着脑仁子轰的一声震动,然后后半截的肌肉猛然一紧,一阵寒冷又坚硬的疼痛顺着脊梁蔓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受了重伤。

我在狠狠砸在冰面两次后,就转行玩起了冰车,把自己扎在一个小椅子当中,拿两根尖头棍子没命地戳冰面。经常一个下午能滑上二十米,身旁刨出两行小坑。而比较抗摔的一些人,后来都学会了转圈儿。在整个后海冰场,我谁也追不上了。

冬季的天总是黑的很快,灰蒙之中后海逐渐变得灯红酒绿。一群涌动的人影靠向了岸边,卸掉冰鞋,逐个地散去了。一个热烈非凡的场,每次都是这样骤然的就冷却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