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寒暑识记 > 正文

腊八随笔

2013-01-25 15:55 作者:水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腊八日的习俗,一为灌佛,取佛祖当日于尼连禅河沐浴的旧事。二为腊八粥,为仿效昔年牧女乳糜的新物。我们遥想佛祖当日衣不蔽体,饥寒交迫的情境,该明白我们纪念它,乃是感怀大士当日舍身度化的襟怀。

 

腊八随笔
文/水茶
农历的十二月俗称腊月,这个月初八,就是汉人传统中的重要节日--腊八节。腊八节源于佛教。相传释迦摩尼还是乔达摩·悉达多时,一日行于水滨,怀六年苦修而未果,身乏力衰,摇摇不支,幸蒙一牧羊女供以乳糜,才转危为安。佛祖由是守摄心神,于水边菩提树下冥思玄想,终得大义,参透苦寂灭道四谛。这一日,正是腊月初八。后来的佛门弟子以此日为"佛成道节"。释氏南来,初八礼佛的习俗遍习中土,逐渐由寺庙向民间漫流,距今已约两千年。
腊八日的习俗,一为灌佛,即借此日为佛像洗浴身垢,取佛祖当日于尼连禅河沐浴的旧事。二为腊八粥,乃一种用糯米、红豆等食材混熬成的米粥,为仿效昔年牧女乳糜的新物。《东京梦华录》有载:"初八日,街巷中有僧尼三五人作队念佛,以银铜沙罗或好盆器,坐一金铜或木佛像,浸以香水,杨枝洒浴,排门教化。诸大寺作浴佛会,并送七宝五味粥与门徒,谓之腊八粥。都人是日各家亦以果子杂料煮粥而食也。"
为什么要过腊八节?不是因为这一天有香甜可口的腊八粥,也不是因为这一天要泡晶莹翠绿的腊八蒜,更不是依了《侠客行》里所述,它是侠客岛挟持武林的大限。我们遥想佛祖当日衣不蔽体,饥寒交迫的情境,该明白我们纪念它,乃是感怀大士当日舍身度化的襟怀。相传乔达摩本是迦毗罗卫国的王子,锦衣玉食,美妻娇子,可他不忍众生疾苦,立誓度化苦厄,所以弃权位而入荒郊,沐风栉雨,形销骨立,忍人之不能忍,行人之不愿行,终于参透生死,得悟大道。虽然佛法古奥,难为世人知晓,方外玄术,亦非俗性能明,可此番悲天悯人的情感,则应长记于心。《观无量寿经》云︰"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诸众生。"所以佛之成佛,慈悲为本。与一切众生乐,拔一切众生苦,运同体悲,方为大智慧。三闾大夫有言"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实乃慧根深种。
旧时腊八,寺庙上承佛祖救苦救难之义,每不吝资财,广施粥米。然而世事艰难,虽勉力周济,也无异杯水车薪。清人李福有《腊八诗》一首,略述其事。当中有句云:
吾家住城南,饥民两寺集。
男女叫号喧,老少街衢塞。
失足命须臾,当风肤迸裂。
怯者蒙面走,一路吞声泣。
问尔泣何为,答之我无得。
此景望见之,令我心凄恻。
腊八名为节日,可我们读到诗中这些饥肠辘辘的穷人,想象他们为了一点米粥或是不顾尊严地苦苦哀求,或是争先恐后地推搡争抢,又如何能有一点过节的欢心。诗人其后发愿:"愿言借粟多,苍生免菜色",就是一派佛心。与之相反,清人夏仁虎也有《腊八》一首,诗曰:
腊八家家煮粥多,大臣特派到雍和。
圣慈亦是当今佛,进奉熬成第二锅。
有清一朝,自雍正起,每年腊八都会在雍和宫煮粥。第一锅给神灵,第二锅给太后和帝后家眷,第三锅给王公大臣,第四锅则给喇嘛。然而皇亲贵胄间的人情游戏,如何当得起一个佛字。夏仁虎大拍马屁,实在可笑之至。
今人迟子建有中篇小说《布兰基小站的腊八夜》一篇。故事发生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可小说中却处处透露着温情。小偷刘志因为要给儿子做一顿饺子而做贼被抓,结果却被当事民警释放;千里迢迢为儿子办冥婚的老夫妻得到所有人的帮助,顺利赶上火车;一只瘦骨嶙峋的老狗每天晚上都来酒馆接自己的主人,结果被火车撞死。作为虚构的人物,小说里的主人公们在社会的底层互相取暖,即便再艰难也没忘了扶危救困。作为真实的读者,我们体察人物的悲喜,每每为他们的命运所牵动。而作为始作俑者,作家将笔触伸向被时代火车远远撇下的人们,尽力感受并描摹他们的情态。这一切,都是一种慈悲,便是腊八夜该有的境界。
某一年游南方小城,拜一间有名的古寺。宝刹朱楼,翠竹青烟,远远望去,便是佛气森森。然而甫一下车,我眼望着前朝皇帝题写的牌匾,心中却总觉得有什么格外扎眼。凝神细看,才发现门前阶下,斜斜地立着一块告示牌,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严禁此处乞讨。朋友告诉我,说是以前这里总是聚集了许多缠着香客施舍的乞丐,到处又脏又乱,寺里面现在注意形象,就不让他们在这呆了。他说的不以为然,可在我却听得凄惶。后来进寺礼佛,我眼望着宝相庄严,却也不免疑惑,菩萨在上,不知作何感想。这样一问,更觉得即便是弥勒佛,也像是苦笑了

农历的十二月俗称腊月,这个月初八,就是汉人传统中的重要节日--腊八节。腊八节源于佛教。相传释迦摩尼还是乔达摩·悉达多时,一日行于水滨,怀六年苦修而未果,身乏力衰,摇摇不支,幸蒙一牧羊女供以乳糜,才转危为安。佛祖由是守摄心神,于水边菩提树下冥思玄想,终得大义,参透苦寂灭道四谛。这一日,正是腊月初八。后来的佛门弟子以此日为"佛成道节"。释氏南来,初八礼佛的习俗遍习中土,逐渐由寺庙向民间漫流,距今已约两千年。

 

腊八日的习俗,一为灌佛,即借此日为佛像洗浴身垢,取佛祖当日于尼连禅河沐浴的旧事。二为腊八粥,乃一种用糯米、红豆等食材混熬成的米粥,为仿效昔年牧女乳糜的新物。《东京梦华录》有载:"初八日,街巷中有僧尼三五人作队念佛,以银铜沙罗或好盆器,坐一金铜或木佛像,浸以香水,杨枝洒浴,排门教化。诸大寺作浴佛会,并送七宝五味粥与门徒,谓之腊八粥。都人是日各家亦以果子杂料煮粥而食也。

为什么要过腊八节?不是因为这一天有香甜可口的腊八粥,也不是因为这一天要泡晶莹翠绿的腊八蒜,更不是依了《侠客行》里所述,它是侠客岛挟持武林的大限。我们遥想佛祖当日衣不蔽体,饥寒交迫的情境,该明白我们纪念它,乃是感怀大士当日舍身度化的襟怀。相传乔达摩本是迦毗罗卫国的王子,锦衣玉食,美妻娇子,可他不忍众生疾苦,立誓度化苦厄,所以弃权位而入荒郊,沐风栉雨,形销骨立,忍人之不能忍,行人之不愿行,终于参透生死,得悟大道。虽然佛法古奥,难为世人知晓,方外玄术,亦非俗性能明,可此番悲天悯人的情感,则应长记于心。《观无量寿经》云︰"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诸众生。"所以佛之成佛,慈悲为本。与一切众生乐,拔一切众生苦,运同体悲,方为大智慧。三闾大夫有言"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实乃慧根深种。

旧时腊八,寺庙上承佛祖救苦救难之义,每不吝资财,广施粥米。然而世事艰难,虽勉力周济,也无异杯水车薪。清人李福有《腊八诗》一首,略述其事。当中有句云:

 吾家住城南,饥民两寺集。
      男女叫号喧,老少街衢塞。
      失足命须臾,当风肤迸裂。
      怯者蒙面走,一路吞声泣。
      问尔泣何为,答之我无得。
      此景望见之,令我心凄恻。

腊八名为节日,可我们读到诗中这些饥肠辘辘的穷人,想象他们为了一点米粥或是不顾尊严地苦苦哀求,或是争先恐后地推搡争抢,又如何能有一点过节的欢心。诗人其后发愿:"愿言借粟多,苍生免菜色",就是一派佛心。与之相反,清人夏仁虎也有《腊八》一首,诗曰:

腊八家家煮粥多,大臣特派到雍和。
     圣慈亦是当今佛,进奉熬成第二锅。

有清一朝,自雍正起,每年腊八都会在雍和宫煮粥。第一锅给神灵,第二锅给太后和帝后家眷,第三锅给王公大臣,第四锅则给喇嘛。然而皇亲贵胄间的人情游戏,如何当得起一个佛字。夏仁虎大拍马屁,实在可笑之至。

今人迟子建有中篇小说《布兰基小站的腊八夜》一篇。故事发生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可小说中却处处透露着温情。小偷刘志因为要给儿子做一顿饺子而做贼被抓,结果却被当事民警释放;千里迢迢为儿子办冥婚的老夫妻得到所有人的帮助,顺利赶上火车;一只瘦骨嶙峋的老狗每天晚上都来酒馆接自己的主人,结果被火车撞死。作为虚构的人物,小说里的主人公们在社会的底层互相取暖,即便再艰难也没忘了扶危救困。作为真实的读者,我们体察人物的悲喜,每每为他们的命运所牵动。而作为始作俑者,作家将笔触伸向被时代火车远远撇下的人们,尽力感受并描摹他们的情态。这一切,都是一种慈悲,便是腊八夜该有的境界。

某一年游南方小城,拜一间有名的古寺。宝刹朱楼,翠竹青烟,远远望去,便是佛气森森。然而甫一下车,我眼望着前朝皇帝题写的牌匾,心中却总觉得有什么格外扎眼。凝神细看,才发现门前阶下,斜斜地立着一块告示牌,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严禁此处乞讨。朋友告诉我,说是以前这里总是聚集了许多缠着香客施舍的乞丐,到处又脏又乱,寺里面现在注意形象,就不让他们在这呆了。他说的不以为然,可在我却听得凄惶。后来进寺礼佛,我眼望着宝相庄严,却也不免疑惑,菩萨在上,不知作何感想。这样一问,更觉得即便是弥勒佛,也像是苦笑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