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身跃入地球

Jan 25Fri 2013 at 13:44PM

菲利克斯·鲍加特纳 真力时Zenith

真力时品牌大使菲利克斯·鲍加特纳开舱挑战太空极限跳跃

52年前,乔·季丁格(Joe Kit-tinger)站在距离地球3.13万米高处的氦气球里,一番祷告后,他仅穿着薄薄的一层增压服,双肩背着补氧装置,纵身跃入零下79摄氏度的大气中。之后,他以最高989公里的时速冲向地面,由于身处平流层,一度,这位前空军上将曾经怀疑过自己是否在太空漂浮。在下降过程中,他的右手减压手套失效,几近裸露的手臂随着“自由落体速度”开始膨胀,直至4分36秒后,他才安全落地。在9年后“阿波罗”登月之前,这次“太空跳”,一直被当时的媒体称作“人类最远距离的一次观看地球”。

一直以来,总有人试图打破季丁格创造的高度,其中有不少人为此付出生命。2007年,菲利克斯·鲍加特纳(Felix Baumgartner)和季丁格第一次见面,就激动地抱在了一起,在季丁格眼中,“或许菲利克斯是唯一一个可以打破这个项目纪录的人”。1969年,菲利克斯·鲍加特纳出生在奥地利萨尔斯堡,他从16岁时开始学习跳伞,随即加入了奥地利空军表演队,在随队比赛时,掌握了在空中“飞行”的种种技巧。1988年,他作为“红牛跳伞表演队”的一员,用10年时间完成了美国定点跳伞协会(American B.A.S.E.Association)所指定的四项跳伞项目:大楼、天线塔、桥梁以及地表构造物(通常指悬崖、地洞等自然地貌)的跳伞任务,正式获得美国定点跳伞协会认可的序列注册编号“502”。

当“B.A.S.E.502”注册号可以作为他职业跳伞生涯的识别标志时,菲利克斯开始钻研定点跳伞。1999年,他在当时的世界第一大楼——马来西亚吉隆坡国油双塔(Petronas Twin Tower,451米)上定点跳伞成功,刷新了世界最高大楼定点跳伞纪录;同年,他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基督像上进行定点跳伞成功,打破了全世界高度最低(29米)的定点跳伞纪录。2003年,菲利克斯利用一具特殊设计的人造纤维滑翔翼,从英国的多佛(Dover)以自由落体的方式飞越了英吉利海峡,成功降落在法国的加莱(Calais),成为世界上首个不靠动力飞越英吉利海峡的人。那一年,他获得世界运动奖(World Sports Award)及NEA极限运动奖(NEA Extreme Sports Awards)两个奖项的提名。直至2007年,他在台北101纵身跃下,成功完成“世界第一跳”,之后,便开始了长达5年的“红牛平流层计划”(Red Bull Stratos)预备期。

菲利克斯再次回到公众视野,是2012年的3月15日。那天,他正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上空2.1828万米处,进行高纬度气球及加压舱的首次试跳。将近600公里的时速,菲利克斯是第三个从这一高度跳下且能存活的人。4个月后,菲利克斯再次飞上了距离地球29公里的高度,并在下落过程中达到了与客机相近的时速——864公里/小时。

升空准备就绪

根据奥地利“红牛平流层计划”项目组预告,菲利克斯将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罗斯威尔乘坐气球上升到距地面36公里以外的太空边缘,然后纵身跳向地球。如果成功,他将一举刷新四项人类纪录:即载人气球最高飞行纪录、最高自由落体纪录、无助力超音速飞行纪录和空中自由落体时间最长纪录。由于天气原因,项目技术总监阿特·汤姆森最终将这一时间敲定在10月14日(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5日凌晨2点10分)。在这个曾以“发现UFO残骸”而闻名的罗斯威尔镇,菲利克斯登上特制太空舱,由一巨大氦气球经过近3小时拉升至3.9万米太空边缘,这一高度是普通民航客机飞行高度的3倍。完成宇航服加压后,这位极限运动员头部向下纵身跳向地球,按照预测,其下降速度在短短40秒内可从0飙升至1120公里/小时,超过了音速。在距离沙漠着陆点只有最后1500米时,他打开降落伞,并最终成功着陆。跪在地上的菲利克斯,胜利地举起了拳头。菲利克斯认为,“太空跳”最大的挑战,莫过于成为人类史上第一个通过自由落体进入超音速的人。但是,真正的动机,是在收集未来有可能拯救宇航员、飞行员甚至太空游客生命的数据,它将对地球周边区域的急救措施做出重要贡献。

3.9万米是一个可以达到的目标

——专访菲利克斯·鲍加特纳

三联生活周刊:3.9万米是一个事先计算好的高度么?

鲍加特纳:是的,我们的专家小组通过计算认为,3.9万米是一个可以达到的目标。你知道,距地面3.9万米的平流层接近真空,气压只有地球的1%,如果宇航服或头盔破裂,超低气压将导致我的血液沸腾,那会危及生命。我和我的团队为这项任务准备了整整5年,在此期间,我在不断做各种训练,小组成员们也在不停计算着高度,并估算着每提高1000米时,我所需要面对的困难。2012年3月和7月,我们分别成功挑战了约2.1万米和2.9万米高空跳。老实说,天气原因是一个大问题,你很难预估出最精确的气象报告,由于风力的关系,我们的起飞时间推迟过两次。

菲利克斯·鲍加特纳

三联生活周刊:为了这次跳跃,你都做了哪些准备?

鲍加特纳:虽然我的降落速度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但是要在时速将近1000公里/小时的下落过程中,对自己的行为做出判断,一点点偏差都是致命的。可以说,从起跳到着陆危险一直伴随。甚至在上升过程中,氦气球如有细小破损,都有可能导致我的太空舱坠毁。当然,对于我来说,最大的危险来自自由落体时发生的无法控制的平旋,那是一种可怕的失控状态。不过,如果一切都是安全的,那我们干吗还要挑战呢?

在“红牛平流层计划”的前期,我需要在生理和心理上达到一种标准,为了习惯穿着增压服进行跳伞,我做过很多次3万英尺(约9144米)的高地跳伞,以及更多不计其数的低海拔跳伞。同时,我也花了很多时间穿着加压的太空服在垂直的风洞里练习,甚至练习从起吊机上做蹦极,来习惯从太空舱跳伞后突然下降的感觉。

三联生活周刊:这与你之前经历过的高空跳伞有哪些不同?

鲍加特纳:小时候,我的家长总会提醒站在高处边缘的我说“别掉下去,不要离边缘太近”,但是我并没有听他们的话,后来我发现,我就是一个要站在“世界边缘”的人。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就总会幻想,这些边缘以外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去发现。迄今为止,我已经从客机、直升机、摩天大楼及其他地标性建筑上成功跳伞2500多次,每一次,我都经历着不同的城市、地貌,当你回到地面时,你对很多事情的看法一定会有改变。

就“红牛平流层计划”而言,首先,这项计划的目标是打破我的导师乔·季丁格在1960年创造的纪录,收集数据,发展新一代的太空服。“平流层计划”的前几次试跳,主要是为了测试相关设备是否能在超越阿姆斯壮极限(Armstrong Limit)的高度下正常运作。而最后一跳,是为了实现冲击“人类无助力飞行超音速”的目标。

菲利克斯·鲍加特纳安全着陆

三联生活周刊:你在那个高度看到了怎样的场景?

鲍加特纳: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我处在那个高度时,我看到了只属于我的一番景象,它就像你通过无数次努力尝试才站在世界顶峰的那种感觉,地球美得令人惊叹,我当时在祈祷全世界都可以看到我眼中的一切。

三联生活周刊:4分22秒的降落时间,实际速度应该是挺快的,你当时有什么感觉?

鲍加特纳:在自由落体时,有那么一段时间,非常的难熬,我想可能是最初始的一段时间,有那么几秒钟,我还以为自己失去了意识,我甚至没感到音爆,可能是我太忙碌于控制平衡了,很多动作都是下意识的。

三联生活周刊:在这次跳跃中,保温增压服与手表都起到了什么作用?

鲍加特纳:全身增压服可以把我与太空边缘的低温、稀薄缺氧的空气隔绝开来,这对航空安全探险来说是重要的。有一些我所穿着的特殊太空服的数据:它的外表是绝缘的,构成材料既可防火又可抵御极端低温;可防护的温度范围在100摄氏度到零下90摄氏度。当增压到3.5磅/平方英寸时,太空服能够帮助我避免减压病。在超过6.2万英尺时(1.88976万米),体液将会蒸发,换句话说,体液会在体温正常时“沸腾起来”,但是有了来自太空服施加的压力保护,就可以避免体液沸腾。这件太空服是模仿高海拔侦察机飞行员的太空服,根据我的身体数值特别定做的,并且经过很好的改良。跳伞运动员需要变换身体位置,并且需要做充分的视觉观察,传统的充气增压服和头盔会限制行动和视觉范围,经过团队的改良,头盔部分有了更大的机动性和视觉清晰度。另外,此项任务需要独一无二的绝对精确性,计时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真力时提供的腕表在极端环境下,比如极端温度、低压、超音速、摩擦、碰撞的情况下仍然保证了精准的计时。

 “精准与可靠”

——专访真力时全球总裁让-弗雷德里克·杜佛

让-弗雷德里克·杜佛

三联生活周刊:真力时(Zenith)赞助“平流层”项目的初衷是什么?

杜佛(Jean-Frédéric Dufour):其实,真力时腕表一直参与着人类最伟大的冒险旅程,包括探险家罗尔德·阿蒙森(Roald Amundsen)的南北极探索之旅;路易·布列里奥(Louis Blériot)飞越英吉利海峡;探险家约翰·布拉什福特-斯奈尔上校(Colonel John Blashford-Snell)最近一次的尼泊尔考察及之前多次的探险等等。菲利克斯·鲍加特纳拥有和以上冒险先驱们相同的特质,“太空跳”的成功,使人类又多了一种“自由飞行”和认识自我的方式。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真力时选择了El Primero startos平流层云计时高振频飞返计时腕表出征?

杜佛:这要从真力时的历史说起,自1865年我们开始为民用及军事航空制造计时仪器开始,“精准与可靠”便是我们的口号。比如著名的El Primero就在1970年,被安装在一架波音707客机的起落架上,飞越了大西洋,在这架AF015航班上,从巴黎飞往纽约。在极端的温度及压力变化和剧烈震动下,这枚腕表始终保持着每小时振动3.6万次的正常振频,无需调整。这次在平流层中进行的任务,真力时也考虑到了温度、低压、速度、摩擦、碰撞等情况,当菲利克斯安全落地时,真力时也成为首家拥有能在近空环境突破音障的腕表表厂。

El Primero Stratos层云飞返1/10跳秒腕表菲利克斯·鲍加特纳纪念版
腕表表背镌刻 Stratos 任务标志及菲利克斯格言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黑麦 编辑:牧童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