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普京的人口保卫战(3)

2013-01-18 16:36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根据联合国人口部门的调查,即使在2050年时,俄罗斯人均寿命从68岁增加到75岁,生育率从1.4上升到1.9,其人口依然会在本世纪中叶降至1.26亿,并在2100年达到1.11亿。”

谁的俄罗斯

2012年10月,在俄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一位校长因为禁止女生上学戴穆斯林式头巾被家长向检察院提出申诉。此后普京出面,建议各地政府考虑让学生们恢复穿校服的传统,避免使用穆斯林式头巾:“我国是多宗教国家,世俗国家要有一定的规则,在我国政教是分离的。”

两年前,2010年,莫斯科市长尤利·鲁兹科夫签署文件,允许生活在莫斯科的穆斯林每年举行三次大型宗教活动:莱麦丹月开斋饭帐篷、开斋节和古尔邦节。这一政令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一些市民在网络上说:“我很不喜欢听到大毛拉用非俄罗斯语言在莫斯科上空传播信仰信息。”“这些人既然愿意居住在莫斯科﹐就应当首先到东正教学校学习,适应我们俄国人的生活。”还有人抱怨在古尔邦节期间,穆斯林在他们住宅的后院或阳台上屠宰牲畜﹐违背了《莫斯科人市规》。

2010年4月3日,东正教教徒在莫斯科参加复活节纪念活动

但无论人们是否乐意,这都是俄罗斯今天所要面对的现实。人口危机正在促成整个国家民族宗教结构的快速改变。“今天的俄罗斯已经有8000座清真寺,而15年前,这里只有15座。”日内瓦安全政策研究中心的学者格雷姆·赫德指出,“据统计,到2015年末,俄罗斯的清真寺将超过2.5万座。”“俄罗斯的死亡率和出生率在不同民族中的差异极大。特别是在萨拉夫东正教人口和穆斯林人口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在俄罗斯总人口不断减少的情况下,那些伊斯兰群体密集的地区却经历了人口大幅增长。他们的出生率比俄罗斯其他地区要高1/4,而死亡率比其他任何地区都低。”

俄罗斯目前关于宗教人口结构的信息都来自社会调查。在2005年左右,俄罗斯有研究者估计俄罗斯的东正教人口大约占总人口的63%到76%。俄罗斯伊斯兰机构穆夫提理事会估计,俄当前的穆斯林人口已经达到2300万,约占人口总数的16%。这个数字只是指俄罗斯本土的穆斯林,不包括中亚和欧洲移民穆斯林。如今1000万人口的莫斯科已有穆斯林超过200万人。“莫斯科已经是成为焦点,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频繁的碰撞总有一天会酿成冲突。”维也纳大学教授汉斯戈尔·海因里希对本刊说。

民族结构变化潜藏的危机在于穆斯林依然是俄罗斯国内的“他者”。在整个上世纪90年代,人们也没有能在俄罗斯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

早在1999年,普京曾说:“一个国家必须要有一些基本的、极为重要的价值观,即我们的爱国主义,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宗教。”在2000年1月7日东正教庆祝耶稣诞生之际,普京向全俄东正教会发出贺信,称赞东正教在俄历史及现实中起着“独特作用”,并亲自参加教会仪式。就任总统后,他聘请莫斯科修道院大司祭吉洪作为私人忏悔的神父。每逢东正教的复活节,普京总要去东正教教堂进行祈祷,用前额去碰地上的木板。

这并非普京的个人选择,2002年2月,普京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说: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没落之后,“任何东西也不可能像宗教那样在人的心灵中有效地代替一般人性的价值观”。他曾表示:“不管什么人在我们国家掌权,都将利用东正教的基本原则”;“如果没有东正教的信仰与文化,俄罗斯或许无法成为一个国家”;“没有东正教就没有俄罗斯”。在如今的俄罗斯,东正教宗教节日都成为国家法定假日,历届总统选举都有东正教会的积极参与,每次总统就职仪式也有东正教首领亲自到场。许多神职人员进入议会以及2006年新成立的“俄联邦社会院”,直接参与国家政治生活。政府还为东正教的传播和宣传提供其他各种渠道,让俄广播电台和奥斯坦丁诺广播电台每周分别播出5种和12种教会节目,时间分别为95分钟和355分钟。

这些政策能够迅速凝聚以东正教为主要宗教信仰的俄罗斯族,但也在无形中拉开了不同信仰民族的关系。格雷姆·赫德指出,近年来俄罗斯人口中的排外情绪越来越严重。根据列瓦达中心在莫斯科的调查。在1995年,38%的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应当是俄罗斯族的国家。到2007年,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了55%。俄罗斯权威调查中心“列瓦达”的调查结果显示,44%的俄罗斯人主张政府限制伊斯兰教在俄罗斯境内传播;58%的人反对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穆斯林移居到俄罗斯中央地区;约20%的人认为“光头党”等极端民族主义者攻击南方地区过来的人是正当行为,因为后者与恐怖分子有瓜葛。

与此同时,在信仰伊斯兰教的鞑靼族青年人中,有一半以上的人只认为自己是共和国的公民,不承认自己是俄罗斯的公民。俄罗斯欧洲地区的青年穆斯林只有9%的人认为,俄罗斯族人是自己的同胞。

“在苏联时代,穆斯林和东正教徒被抹去了宗教属性,因为反对资本主义这一共同的敌人而联合在一起。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历地缘政治上的衰退,其文明受到极大挑战。”俄罗斯历史学家德米特里·施拉佩托格告诉本刊,“俄罗斯的穆斯林群体的处境和国家其他的众多民族截然不同。他们抵御了冲击,而且感受到了全球穆斯林群体活跃的力量。这并没有增加穆斯林在俄罗斯的融合,反而促成了相反的作用,他们有别于俄罗斯族的认同感却越来越强烈。”

2001年,俄罗斯的穆斯林政治家建立了欧亚大陆党,他们的目标就是促使国家重新分配权力,俄罗斯族应当将部分权力让渡给穆斯林。“这一想法不仅会改变俄罗斯的政治结构,还会改变其地缘政治安排。”施拉佩托格说,“对于他们来说,穆斯林国家才应该是俄罗斯的主要盟友。穆斯林与全球进程的联系更为深入紧密,而现在的俄罗斯在欧洲和美国之间会被不断地边缘化。”

由于车臣等关键议题涉及敏感的民族问题,俄罗斯在处理穆斯林问题时相对低调。但普京仍从第二任期开始大刀阔斧地实施“同胞回迁计划”,计划召回2500万海外俄罗斯族人。2006年,俄政府选定13个地区作为接收移民的试点地区,财政拨款3.43亿卢布用于实施同胞回迁计划。回国的俄罗斯族侨民可获得一笔不少于10万卢布的“安家费”。但这项举措的效果有限

“俄罗斯族人口增长率永远不及穆斯林人口增长得快。我不是预言几年后会发生什么变化,但可以肯定在50年后必将发生人口对比巨变。”俄伊斯兰社会学家艾莱克西·马拉辛诺夫曾说,“全俄罗斯对伊斯兰势力的快速增长产生了各种复杂的反应,有人忧虑,有人恐惧,也有人对穆斯林不敢相信,担心他们将会有一天,强大到超过俄罗斯民族。现在看来,一切都很平静,但我不敢说,将永远如此。”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