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瘫痪的机场:一场大雾引发的滞留与乱象

2013-01-17 11:23 作者:邱杨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除了治疗心理创伤,乘客们更多是对机场和航空公司的应急处理能力提出质疑:“长水机场和航空公司的管理太混乱了,组织能力和服务水平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也没有应对和处理紧急事件的应急预案和有效措施。”

因雾滞留

如果天气不出状况,这架南方航空公司的CZ6404客机,应于2013年1月3日17点20分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起飞,经过1小时25分的飞行到抵达重庆江北国际机场。乘客甄珍向本刊记者回忆:“3日下午在去昆明长水机场的路上已经起了大雾,临近机场时,整个候机楼远远看去几乎隐没在雾里。”16点左右甄珍到达机场,她在换登机牌时特意询问柜台里的工作人员这趟航班的情况,“她们当时告诉我没有延误”。由于是元旦小长假的最后一天,在年前和朋友结伴来云南游玩的甄珍要在今天赶回工作地重庆。

“进入候机厅后,我看到登机口处电子信息牌上CZ6404的起飞时间显示的不是17点20分,而是18点40分。”甄珍告诉本刊记者,这时她才得知自己乘坐的航班已经延误。“其实能够理解航班因大雾延误,加之18点40分也没有晚多久,所以当时还算淡定。坐在我旁边的乘客告诉我,很多上午的航班都还没起飞,我才知道是大面积的延误。”甄珍记得,此时滞留在候机厅的乘客已不少,“椅子上坐满了人,大家的情绪还可以”。

1月5日凌晨,仍滞留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的旅客只能在候机厅短暂休息

“按照经验,机场和飞机上都比较暖和,所以我把羽绒服托运了,身上也没穿很厚的衣服,但到了长水机场才发现里面没有供暖。”甄珍告诉本刊记者,在候机厅里等了半个小时,她明显感觉到冷。“有乘客测试了候机厅里当时的温度,几乎趋于零度。因为有老人小孩和孕妇,登机口的工作人员发了十几条毛毯,但对于人数众多的乘客而言,这只是杯水车薪。”

比甄珍晚一小时到达长水机场的岳可云进入机场的第一感觉也是寒冷。“我们一行三人冲进机场洗手间加了衣服,然后才去换登机牌、托运行李。南航柜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飞机延误到了20点20分。”岳可云告诉本刊记者,她和朋友元旦期间来昆明游玩,返程时是3日18点30分从昆明飞广州的航班。“下午时,候机大厅里的乘客越来越多,接热水、上厕所都要排长队,但大家的情绪还算克制,只是很迷茫。但到了18点半,有乘客开始急切地向机场工作人员询问航班情况,得到的答复却是,机场因为大雾已经关闭,现在没有任何航班起降。”岳可云和朋友当即决定去南航柜台改签。

19点,登机口处电子信息牌上还显示着CZ6404应于18点40分起飞,甄珍感到情况不对,不能再这样盲目等下去,也来到南航柜台改签。“当时柜台前已经挤满了人,大家乱成一团,对取消航班怨声载道。我费了好大劲才挤进去,柜台里只有三个工作人员,我要求改签到4日17点20分去重庆的同一航班。”与此同时,岳可云也挤到柜台前改签到了4日中午12点去广州的航班,而她的朋友则改签到了4日14点的航班。根据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发布的官方消息显示,截至当日20时30分,共有440个航班被取消,航站楼内滞留旅客达到7500人左右。

至于为何拖至当日20时30分才确定取消航班,长水机场工作人员张骏告诉本刊记者:“300米的能见度不能飞,而400米的能见度就能飞,3日白天的天气情况是介于二者之间。当天云南空管分局也多次发布大雾可能消散的预报。如果贸然通知取消航班,万一稍后天气好转怎么办?加之已经是元旦小长假的最后一天,为了保障乘客能正常上班,能飞就尽量飞,所以我们选择了让乘客等待。直至3日晚上能见度不仅没变好反而下降,才最终决定取消440架次航班。”

而岳可云却告诉本刊记者,这个迟到的决定让已经等待整天的她既失望又不满。办理完改签手续,岳可云到一楼行李区取行李。“去到那儿就傻眼了,所有取消的航班被托运的行李全部从14、15号转盘送出,大家不知道自己的行李在哪个转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岳可云从20点一直等到24点多都没有找到自己的行李,其间数次去行李问讯处询问,得到的答复都是继续等。她告诉本刊记者:“当时我都快绝望了,又冷又饿,冻得感冒,嗓子说话都很艰难。”

甄珍则告诉本刊记者,由于东航在长水机场是基地公司,有自己的一套地服人员,所以东航的行李被单独放在一边,而其他航空公司的行李都混在一起。“我在转盘前等了将近一小时也没找到自己的行李,里面有一大箱水果,担心这些娇气的水果经过这么一折腾会不会已经坏了。”旁边的工作人员劝甄珍先回去,等明天再过来找。因为太冷,感觉已无望找到行李的甄珍决定先离开机场,随后她在市区找了一家旅店安顿下来。

机场行李问讯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长水机场的行李系统是自动分拣系统,正常情况下通过电脑识别条形码实现自动分拣,但当天的行李系统基本已经瘫痪,只能进行人工分拣。“为了缓解行李分拣压力,只能尽量将行李提前运往目的地机场,比如说只要是去重庆的飞机就把去重庆乘客的行李满载运走,依靠对方机场分担部分压力。因为是在极其忙乱的情况下,我们也不确定来问询乘客的行李有没有被提前运走。”

临近深夜零点,岳可云仍然在行李转盘前焦急等待。“朋友一直守在南航柜台边,之前她打电话告诉我凭身份证南航赔偿每位乘客100元,我上楼把身份证给她后又下楼继续等行李。24点多,朋友在电话里告诉我政府和机场给大家安排了住宿,我身体实在撑不住了,于是上楼和朋友会合坐车去市区。”岳可云和朋友找到一辆运送南航乘客的公交车,“但上车后却走不了,听说是有人不满航空公司的安排把路堵了,我们看到很多特警过来维持秩序,手拉手围成一个圈。半小时后车终于开动,到凌晨1点多才到达酒店”。岳可云告诉本刊记者,在离开机场之前,她看到还有许多乘客没有去酒店,而是睡在候机楼里。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