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一代宗师》,被灵眼觑见便放灵手捉住(2)

2013-01-17 11:13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如今的电影,最妥帖的说法恐怕就是冰山一角,很多大的东西都沉淀在海底,成了为故事质感服务的基础。我佩服的是,王家卫还是那为数不多敢于点到为止,敢于留白的导演,这自然需要坚持。”

邹静之

编剧邹静之

经此一谈,邹静之为《一代宗师》走到最后。直至拍成,《一代宗师》的剧本足足有正常剧本长度的10倍,但用邹静之自己的话说:“这是我们三人的机缘,三人都好古,爱读书。在龙年《少年派》虽是华人李安的作品,但意识形态是欧洲的,这没什么不好。《一代宗师》完全是东方的。就是现在对叙事的争论也是。中国古代观画儿或书法,先一眼要望气。气韵生动,气势贯一,才会说到笔法。王家卫剪片其实是按气韵气势剪的,所以看草书不必以观楷书来要求。你跟着他的笔意走,字不认全也没有关系,自有一番欣喜有属。”

不少故事是王家卫脑中的现成,比如张震的角色来自王家卫童年旧居楼下那个藏龙卧虎的理发厅记忆,而达成所谓的“时势使然”,邹静之便又废了情节上要一番跌宕。在他的印象里,落定在张震身上至少有40分钟的戏份,其中与梁朝伟交手的精彩动作戏,甚至是删删改改直到开机又被最先拍掉的关键场次。而由赵本山扮演的念念有词“有的人成了面子,有的人成了里子”的丁连山,从蛇羹到蛇年,一笔点明1905年(蛇年),实则意在那一年中国历史的大事——吴樾、张容那一批北方豪杰,要把满清推翻,他们以暗杀为方法,史称“北方暗杀团”,本来这些都是东北故事的一线里的重要所在。

不过邹静之也坦言,剧本虽然篇幅字数惊人,但轻松在完全不用“编”去营造曲折惊心,王家卫早攒下这样一些使人一听难忘的前尘往事。一个日本浪人叫薄无鬼,在东北奉天大街上,用武士刀画一个圈,说这是日本领土,进来就死。结果很多热血的国人都去挑战,中计而死,丁连山把薄无鬼干掉,从此离开东北走进“鬼道”,外号“关东之鬼”。于是他成了里子,而宫宝森就是“面子”,接替师兄做中华武士会的会长。中华武士会,明里是武术救国,暗中就是北方暗杀团。就像日本的柳生家族有“明柳生”和“暗柳生”,明就是将军家的教练,暗的都是专事暗杀的隐者。丁连山和宫宝森分手的时候,曾问宫宝森,掌一个门户容易还是浪迹天涯容易?宫宝森答,当然是掌一个门户容易。丁连山就去做了那件不容易的事,一别三十年的重聚,就是烹蛇羹的一场。

但足够多的剧本,也不是结束,自此以后,王家卫和邹静之便开始打破传统编剧导演的合作方式了。他们把电影分了佛山、东北、香港三块儿,再后来索性又细细按照情节分成段落,比如宫二送父的出殡,单这一个情节就你来我往地通了几十封电子邮件。这句台词好,那句台词硬,留在银幕上的每一个瞬间就被一字一句地打磨出光彩,邹静之坦言这是唯一一次把战线拖了近4年的写戏经历,甚至到上映前10天,导演与他以及徐浩峰三个人一起,还在为哪一句旁白可以更劲道精妙苦思苦想。

邹静之也为王家卫破了不少自己的规矩。本来他是从不去拍摄现场的,心里总觉得,一旦剧本交予导演,怎么拍便是导演的事情了,拍摄现场是和编剧关系不大,你去了在别人的一片忙乱中,只有添乱。

在王家卫的邀约下,邹静之这部戏先后去了东北调兵山三次,广东开平四次。“有一点好处,看过实景后,你写戏就得照着这巴掌大的地方写了。电影中看到的‘金楼’好像很大,其实很小,之所以感觉大是气势使然,这就看古董有时总说的一句话,看着器物小,但胀气。我们往往以为大场面就大,其实不然,大场面气散,一样见小。”

“可惜了一屋子的精致,功夫是纤毫之争。”这样的台词也妥帖地落进这金楼一战中。一条楼梯,倾倒或者开裂,于120分钟时长的电影本身本也只是纤毫之间,而于那个王家卫所要营造给观众的武林世界,却成为意趣情境之中的绝妙一笔。

那天的拍摄,《一代宗师》的另一位编剧徐浩峰也看在眼里。当初王家卫正是看了他著述整理的纪实文学《逝去的武林》(意拳大师李仲轩口述生平)而找到他,使他成为自己宗师路采访归来的最后一个武术顾问,看重的是已著述整理多部武林传奇小说的徐浩峰之于武林掌故民俗的谙熟。从编排与故事擦边而已的小品练习,到进入真正的电影故事结构之中,4年的时间里,同样身为电影导演的徐浩峰,尤其感慨的也是王家卫电影创作之中的灵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