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一代宗师》,被灵眼觑见便放灵手捉住

2013-01-17 11:13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如今的电影,最妥帖的说法恐怕就是冰山一角,很多大的东西都沉淀在海底,成了为故事质感服务的基础。我佩服的是,王家卫还是那为数不多敢于点到为止,敢于留白的导演,这自然需要坚持。”

邹静之告诉本刊记者,他至今记忆犹新的是,2009年冬天他与王家卫的那次见面,那是他们为《一代宗师》剧本的第一次见面,地点就约在王家卫的公寓。“进门就吓了一跳,堆在地板上资料,足有小一人高,也不是现成的书籍,整整齐齐都是A4复印纸打印的文字图片。王家卫就指着那些材料说:‘请您先把这些看完吧。’也没有别的寒暄,转身就在材料堆里翻来找去,嗖嗖嗖抽几页出来,就开始哗啦哗啦地画起重点,又一条条指着念给我听,结尾都是一句:‘哎呀,这也是重要。’”

王家卫

王家卫

这才知道那已是王家卫案头准备的第六年。王家卫说,《一代宗师》于自己是从一张白纸开始的。1996年因为《春光乍泄》他来到阿根廷,火车站的报摊上竟然有两本封面是他熟悉中国脸孔,一本是毛泽东,另一本就是是李小龙,心里感到震惊,李小龙辞世也有20来年,念念不忘的原来不只是如他自己这样从小看动作片长大的香港人。

于是就想拍李小龙的传奇,几年过去却始终苦于前人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可能,几乎无处突破。倒是研究起李小龙的师父叶问的时候,一段宗师逝世前三天的视频停在脑里,那段视频里叶问如常练功,只是不经意间有了个停顿,再又打下去,王家卫说他就想起了叶问宗师留下的那句,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他希望把他的东西传下去”。

到与邹静之见面,王家卫的宗师之路从叶问宗师开始,到香港著名的武馆街,再到北京,乃至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东北、上海、浙江、佛山、香港、澳门,甚至到了台湾,遍访武术名家后人,探讨武术本身的学问门道之外,也搜集掌故与伦理情长。在他的眼里,从精武会成立,到民国元年的中华武士会,中央国术馆成立,民国十七年两广国术馆成立,五虎下江南,始北拳南传,后因战争转移到香港、南洋,甚至台湾,这既成一条清晰的历史脉络,也是一个黄金的时代,珍贵的不只是武术家的德行道义,也是闪耀其中的传统中国人的尊贵之美。所以,当时请邹静之,王家卫开宗明义就说:“我还是想拍一个武林。”

王家卫作为导演,电影以外称得上闻名的,除了“墨镜”恐怕就是他的“无剧本”了。在传统香港电影工业中,因为拍片周期过于匆忙,影片总是等不得剧本写好就已经开机,于是导演和编剧间通过门缝把当天一页纸的剧本传来飞去,或者导演到了拍摄现场才草草写一页纸的当日剧本分给大家,这样的片场工作方式被称为“飞纸仔”。1988年的首部导演作品《旺角卡门》之前,王家卫就是不知名的“飞纸仔”编剧之一,而走上导演生涯之后,却转而成了著名的“飞纸仔”导演。

邹静之坦言,起初是带着好奇而又忐忑的复杂心情开始和王家卫合作的,直到第一稿剧本之后的深谈,才坚定了这个合作的决心。邹静之说,本来那一稿,他交给王家卫的篇幅是标准的电影时长,甚至说得上略有盈余,可王家卫看完只说:“写得太少了。”

接着王家卫又说了自己对结构的想法——别人盖园林先要图纸,但他觉得可以不先画图纸,就是看着这块白地,先感觉:啊,在这立一块石头很好,就立一块立头,然后根据立着的这一块石头再找,北边这块地种一片竹子好,那就再种下一片竹子,有了竹子又有了石头,再找再加,添添减减,反正不想要胸有成竹,但材料是齐备的。

这段话恰合了邹静之的心意。一直以来邹静之为文写戏一直谨记的是金圣叹的一句:“文章最妙是此一刻被灵眼觑见,便于此一刻放灵手捉住。”金圣叹还有一段话大意是“写文章你知道要去的那个点后,不必一条直线走过去,先从一个遥远的地方往那儿走,快走到了,再从另一个方向的遥远的地方往那走。如是者三,文章自会饱满丰富摇曳多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