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从苏格拉底到弗洛伊德:人类尊严的问诘(2)

2013-01-16 16:49 作者:王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一个人能否有成就,只看他是否具备自尊与自信两个条件。”这是苏格拉底的名言,当年苏格拉底为它付出了鲜血。在苏格拉底所处的古希腊,“自尊”还不是一个可以用现代英语的“Self-esteem”(自我评价)来定义的时候。

虽然相距1000多年,乔万尼·皮科·德拉·米兰多拉(GiovanniPicodellaMirandola)同样生活在一个后人仰视为“黄金时代”的年代。即便单从标题上来说,《论人的尊严》(GratiodeHominisDignitate)已经足够担当“文艺复兴宣言”的角色。皮科出生于1463年,是意大利北部古老世家米兰多拉伯爵的幼子,自幼显露出超人的记忆力,很早便开始学习拉丁语与希腊语。10岁起,他被任命为主教书记官,14岁前往博洛尼亚学习教会法规。母亲突然过世后,17岁的他放弃了教会的学习,前往费拉拉大学改学哲学,随后又在亚里士多德哲学的意大利大本营、帕多瓦大学随阿维罗伊派(Averroism)学者研读希伯来与阿拉伯经籍。毕业后皮科周游各地,在佛罗伦萨的柏拉图学园结识费奇诺(MarsilioFicino),逐渐成为新柏拉图主义者。他被后世公认为以神秘哲学理论诠释基督教神学的第一位基督教学者。

《论人的尊严》创作于1486年,一开场便气势恢弘地宣称:人是世界舞台上最值得赞叹的,“人是造物之间的中介,既与上界为伴,又君临下界;因为感觉的敏锐、理性的洞察力及智性之光而成为自然的解释者。人是不变的永恒与飞逝的时间的中点,是纽带、是世界的赞歌,或如大卫所言,只略低于天使”。

皮科与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琪罗是同时代人,后三人在艺术上达到的非凡成就容易让后人产生这样的错觉:以人文主义为特征的文艺复兴在15世纪后半期已经达到足以冲破上帝中心说的辉煌盛期。但是,此时距离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问世其实还有近半个世纪。说起经院哲学,“针尖上能够站几个天使”已经是一个太滥俗的被用来取笑它的笑话,以至于人们经常忘记笑话背后掩盖的有些惨烈的事实。数学是15世纪上半叶基督教学者们试图在“分析—怀疑”传统与“神秘—信仰”传统间进行调和的寥寥可数的几件工具之一。德国学者、库萨的尼古拉(NicholasofCusa)一般被认为是中世纪到文艺复兴的过渡性人物,他终其一生在艰难地试图以自己熟悉的数学语言来描绘上帝:“上帝既是极大又是极小,因为没有任何事物比他更大,然而他同时没有任何规模和体积。”

蒙田

经过一番冗长而小心翼翼的对“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谁更符合基督教教义”的争论后,直至15世纪60年代,天主教学者们才普遍接受“研究柏拉图是合适的”。其时佛罗伦萨已经成为“古代经典学术复兴之乡”,掌权的美第奇家族委任宫廷哲学家费奇诺翻译了柏拉图的所有著作。费奇诺自己还撰写了《柏拉图神学》,对人类灵魂及其渊源和命运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要使基督教与新兴的人文主义调和,必须将柏拉图哲学传统融进神学教义中,故而圣保罗在《哥林多前书》所说的“仁爱”被与《斐德罗篇》中的“厄洛斯”等同起来,上帝则与《理想国》中“至善”的理念对应。

皮科进一步发展了费奇诺的宇宙等级论。然而,在皮科的宇宙等级结构中,人已不再占有一个固定的地位,而自由居于等级体系之外。在皮科诗意的笔下,上帝在依其神秘智慧的法则建立起宇宙家庭之后,希望有某物来揣摩他的伟大工作计划,因此想到了创造人。可是,上帝已把一切列入高低有序的等级,已经没有一件原型、一样遗产乃至世界中的一个席位留给他的新造物。于是上帝决定将拥有不同生物所特有的一切、连带外加特权的人类暂时放在世界的中心,不确定人类在世界事物等级系列中的地位,以便人类按照自己的愿望、判断取得自己所渴望的位置、形象和功能。

皮科将这种天赋选择权视为人的尊严(Dignity)所在,在后来的哲学语汇中,皮科认为,人类尊享的这种权利逐渐等同于“自由意志”(freewill),虽然皮科仅31年的一生并未享受到这种意志的自由,反倒几经排挤,最终死于典型的文艺复兴年代佛罗伦萨式的毒杀下。

古希腊时代就曾经对人的自由意志进行了最初研究。苏格拉底认为:人的自由意志本质上是向善的,因为只有善事才对他有好处,恶事则使他亲受其害。要达到善关键不在于限制人的自由意志,而在于教给人什么是善的知识,至于为善的意志本身,则是人天生固有的,不可教也不用教的。但对于基督后的西方神学来说,无论是天主教还是新教,“自由意志”都是一个棘手的、纠结于“自由意志究竟应规定为善还是恶”的问题。

天主教以圣奥古斯丁(AureliusAugustinus)以及阿奎那(ThomasAquinas)的观念为正统,虽然基于福音书所说“善人是从他的内心所存之善发出善意,恶人是从他内心所存之恶发出恶来”对人性善恶存疑,但强调对自由意志的感恩。路德(MartinLuther)和加尔文(JeanChauvin)的新教改革运动则认为天主教的立场否定了人性中朝向恶的倾向。这些争论延续到哲学领域内的斯宾诺沙、霍尔巴哈、叔本华乃至席勒。“自由意志”最终在洛克(JohnLocke)笔下被论证为:“一个人若将意志形容为‘自由’,那人就是犯了‘范畴谬误’。”

“自由意志”的存在与否在神学、哲学与伦理学的历史上都曾经是核心议题。在宗教与哲学范畴,“自由意志”意味全能的神或终极存在并不以其力量掌控个人的意志和选择;在伦理学范畴,“自由意志”意味个人在道义上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当科学以及在某种程度上归属于科学的心理学出现时,在科学领域,“自由意志”意味包括大脑在内的身体动作不完全凭借物理因果所决定。在心理学领域,“自由意志”意味心灵控制身体的可能、进而发展为20世纪自尊研究的某些公理。皮科以文艺复兴时代典型的自信将人诗意地推举到天地之巅,但他忽略了苏格拉底的问诘法可能导致的“或此或彼”的绝境,也决不曾预料,“诗意地栖居”可能成为某种基于自尊的无奈表述。

我何知

“最野蛮的是轻蔑自己”、“自爱者方能为人所爱”,这两句很温和的箴言的作者其实还说过一句很煞风景的话:“我何知?我与我的猫玩耍时,谁能知道是我耍它还是它在耍我?”

三句话的作者都是蒙田(MicheldeMontaigne),史称“法国文艺复兴后期、16世纪人文主义思想家”。尽管18世纪时孟德斯鸠就说:“在大多数作品中,我看到了写书的人;而在这一本书中,我却看到了一个思想者。”伏尔泰也在驳斥帕斯卡尔时大声赞美:“蒙田像他所做的那样朴实描述自己,这是多么可爱的设想!因为他描绘的是人性。”但蒙田声名鹊起还是在19世纪之后。谈到蒙田时,尼采说:“世人对生活的热情由于这样一个人的写作而大大提高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