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时代中的男装

Jan 14Mon 2013 at 11:35AM

爵士时代 菲茨杰拉德

1919年,离经济大萧条还有10年,美国正处于它的青春期,人民热爱财富,崇尚享乐,赞美爱情,渴望奇迹和幻境,金子与理想发生着化学反应。斯科特·菲茨杰拉德(Scott Fitzgerald)持笔记录了大时代中短暂的欢愉,定义了一个有关“美国梦”的美好时期,并将之称为“爵士时代”。此时,男性服饰达到了历史上最成熟的时期,样式变得现代和打眼。

爵士时代拥有一种自上而下的风流。1921年,一位衣着考究、高大英俊的候选人沃伦·甘梅利尔·哈定(Warren Gamaliel Harding)接替了威尔逊,成为当时的美国总统。他被汽车、石油工业的富豪们,以及饱受战争侵害的美国人民推到前台,以平庸的资质和压倒性票数向世界宣布:某种和平安逸的生活即将到来。白宫的政治气氛于是开始变得懒惰,办公桌上散置着纸牌,高脚玻璃杯中斟满威士忌,政客们在浓重的雪茄烟味里决定结束威尔逊的“战时措施”,鼓励投资,实行贸易保护政策,这些举措带来了上世纪20年代的“工业繁荣”。在毫无节度的奢靡生活后,任内的哈定于1923年病逝,之后,信奉“无为而治”的约翰·卡尔文·柯立芝(John Calvin Coolidge)递补为总统,同样放任自由经济,使美国快步进入“咆哮的20年代”(Roaring Twenties)。

爵士时代的享乐图景再现

美国20年代的“好莱坞之王”Douglas Fairbanks及其妻子Mary Pickford

“柯立芝效应”造就的时期,拥有众多时装偶像,他们身着三件套西装,软呢帽,阔腿裤,从老爷车上款款走下。他们大多是当时的权贵阶层,引领的服饰风潮常与某一段社会、历史的改变息息相关。政府年年都有预算盈余,极低的失业率,使美国极度富有,服饰流行文化也逐步由英国向美国转移。年轻人也开始放松了自己的行为和观念,脱离了维多利亚时期一板一眼的着装模式。温莎公爵将灯笼裤(Plus Fours)这种运动休闲服饰,介绍到了美国。在1924年后,美国商界的成功人士开始花时间研究高尔夫,他们用菱格花纹袜、丝质衬衫、针织衣甚至是整套西装来搭配灯笼裤出行。佛罗里达州上漫步着投资地产的淘金者,当这些绅士戴着软水手帽,穿着灯笼裤走在街头巷尾时,便会引起保守主义者和孩子们的围观。

电影明星们也教会了民众去追求奢华。从1920到1930年,约有280座豪华影院在美国拔地而起,默片与有声电影交替上映。电影大亨们考虑到经济效益,开始摒弃“导演制度”,转而鼓励“明星制度”。当漂亮的年轻人拥有了稳定的生活时,大众便开始疯狂地崇拜他们的服装款式和处世态度。彼时最著名的演员之一,是那位充满了异国风情的鲁道夫·瓦伦蒂诺(Rudolph Valentino)。这位意法混血青年有着一副挥金如土的做派:他乘坐头等舱,开着借来的劳斯莱斯,牵着俄国猎犬出门,并把貂皮大衣、皮毛镶边的浴衣带入公众视野。曾有评论者这样说:“如果谁把钱借给瓦伦蒂诺,他可能只是去购买一个纯金的开瓶器而已。”鲁道夫·瓦伦蒂诺酷爱双排三扣的毛皮大衣,并坚持只扣住其中的两颗,同时,他也是汉堡帽(Homburg)的热衷者,他通常偏爱没有丝绸围边的非正式款汉堡帽。由此,20年代的男性开始效仿瓦伦蒂诺梳油头背发,并爱上了色彩鲜艳的衣服。

流行一时的灯笼裤(plus-fours)

1974年版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剧照

由于豪华轿车刚刚兴起,男性们摆脱了地域束缚,摇动曲柄,发动高耸的列克星敦、凯迪拉克牌汽车,到处参加舞会。硝基抛光技术的发明,使得本来暗淡的汽车也拥有了夺目的颜色。与此同时,男人们除了领带、帽子之外,还增加了另一种需要花心思的配饰——驾驶手套。这些手套以薄皮子制成,在手腕处缝有手套扣。相对于传统的黑、灰、棕色,男士开始佩戴红色、黄色等亮色系手套,并搭配同色系的丝质口袋巾。在光线稍微暗淡的屋子里,年轻男女在秘密进行“爱抚派对”。彼时,节育的流行和妇女解放运动放松了男女关系,绅士们似乎只需关注自己的外表是否足够吸引更多的女人。化妆品不再是妓女们的专属,追求时髦的女孩们剪了短发,开始尝试穿上离地6英寸以上的裙子。在当时,一个足够时髦的酒店,会摒弃管弦乐队,转而选择这个时代最具魅力的声音——爵士乐。在众多跳着狐步舞的男女中,偶尔会出现一位身着制服的外国军人,他的受欢迎程度似乎表示人们对于谈论战争的热情还未消退。

比起双排扣西装,年轻时髦的男子倾向于穿驳领(Peak Lapel)的单排扣西装。更加讲究的人,会在单排扣外套下穿上双襟坎肩。爵士时代的外套,剪裁“性感”,肩膀略宽,腰线明显,西装的扣子在三到四颗之间,翻领的高度使它的风格明显区别于任何时候的款式。具有一定倾斜度的西装口袋,是当时高级定制裁缝们所运用的一种特别的视觉技巧,为的是将众人的眼光引向穿着者的身体中间。西装的上衣口袋越多,也就代表这套西装越昂贵。到20年代的后半叶,牛津布袋裤(Oxford Bags)越来越流行,它的裤腿相当宽,迎面带有笔直的裤褶,底部有一小截卷起的裤口。它那宽大的屁股口袋足以装下杜松子酒的扁平酒瓶,用于“随时与心仪的女士享乐”。

从左至右:20年代的短卷发女孩与男性;Arrow衬衫广告;高尔夫球套装 

酒精是爵士时代最昂贵,也是最危险的消遣。宪法修正案将禁酒令无限延长后,喝酒变成了一种特权。地下酒吧的兴起,让女人能和男人一样喝上苏格兰鸡尾酒;派对主人若是未能在晚宴前奉上酒品,将被视为忽视了“基本的社交礼仪”。1925年,芝加哥私酒酿造中的富翁阿尔·卡彭(Al Capone)开始掌权,他把美国变成了“敲诈勒索”之地,也将自己的“黑帮”着装风格永久载入史册。阿尔·卡彭喜欢从厄瓜多尔定制不同风格的帽子,他常常佩戴宽边软呢帽,用以平衡自己壮硕的身材。他微微向左倾斜的帽檐和叼着雪茄的形象,成为所有电影中黑帮造型的灵感来源。阿尔·卡彭以丝绸代替了传统羊毛,制造了一批双排扣、尖领样式,以黑色、炭色为主调,上面画有白色细线的昂贵西装——它们被称为细条纹西装(Pinstripe Suit)。他的波尔卡圆点领带和高腰宽腿裤,在新闻记者的镜头前显示出了威慑力和权势感。尽管阿尔·卡彭本人的相貌十分普通,但是那些具有冲击力的服饰,让人们记住了这位意大利教父的长相。尽管如此,细条纹西装也最终走进了国家元首,比如肯尼迪总统的衣橱。

热衷服饰搭配之风吹入了社会的各个阶层。在菲兹杰拉德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男主人公邀请他已嫁做人妇的情人黛西来府邸参观时,他塞满西装、晨衣和领带的巨大衣橱令她为之震撼,并在那砖头一样厚的衬衣面前痛哭起来:“这令我感到很伤心,因为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东西。”在小说中,盖茨比的衬衫由英国买手精心挑选,分春秋两季寄回本地,从薄麻布、厚绸,到法兰绒质地,到条子、花纹、方格图案应有尽有,颜色也涵盖了珊瑚色、苹果绿、浅紫等等。这些衬衫上面还绣着他名字的缩写,精致程度可见一斑。

Gucci 2013早春度假系列中的竖条纹双排扣西装

Canali 2012秋冬季上的条纹西服套装(左)、三件套西服套装(右)

Salvatore Ferragamo的金色袖扣

爵士时代的衬衫与今日不同,为了使原先质料厚重、颜色深沉的西装外套变得活跃,它们衍生出了不同的性状。其中以白领衬衫(White Collars)为标志性款型。白领衬衫的领子通常可以拆卸,并配有优雅的法式叠袖(French Cuffs)和袖扣(Cuff Links)。当时,销量榜上的领头羊Arrow牌衬衫推出了一系列的插画广告——其上英俊、漫不经意的男模形象,正代表了在竞争社会里练就出独立精神的美国青年。这些广告上的男性形象被统称为“箭领男人”(The Arrow Collar Man),我们今日所熟知的“白领”一词,正是源自这些当年的广告。

相对于经典的白领衬衫,圆领衬衫(Club Collars)和条纹衬衫(Striped Shirts)则显得更加时髦。如果不是难以承担各式衬衫的下层劳动阶层,或是非要出席相当正式的场合,人们多半会选择圆领和条纹衬衫,来享受穿衣的自由与乐趣。20年代的衬衫领发展到极致,便是没有领子。当盖茨比穿着无领衬衫(Collarless Shirt)出现在公共场合时,他所有的朋友都感受到了冒犯。他们认为,像盖茨比这样有财富有教养的人不应如此。但过不了多久,无领衬衫的风潮便充斥了这些人的社交圈,为了防止移动而产生不优雅的褶皱,有的领尖会留有两个小洞用于固定领子,精致的金制领带别针、领带夹以及袖扣成为上流男士的首选。

 由莱昂纳多· 迪卡普里奥(右)主演的新版《了不起的盖茨比》剧照

就像菲茨杰拉德在他的另一短篇小说《像丽兹饭店一样大的钻石》(The Diamond as Big as the Ritz)中描绘的那样,坏事暴露的富豪曾将钻石举向天空,试图贿赂上帝,以保护其安然无恙。这种毫无节制的幻想主义和幽闭自大的情绪充斥在爵士时代的10年中。1928年,一位向银行家咨询股市的人得到这样的回复:“牛市已经持续了太久,它很有可能马上下跌。”但没人愿意相信,总统赫伯特·克拉克·胡佛(Herbert Clark Hoover)也会在歌舞升平中上任。1929年10月24日,纽约证券市场崩溃,美国开始了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并影响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据《浮华时代:美国20世纪20年代简史》的作者弗雷德里克·刘易斯·艾伦(Frederick Lewis Allen)记载,在爵士时代的末期,女人不得已延长了工作时间,蓄起长发穿上长裙;男人们回归讲究礼仪的传统,戴着长长的白手套、丝质礼帽,身着燕尾服出席听证会。经济危机改变了美国男士的性情和生活方式,他们需要捡拾起对现实的责任感,也不愿再穿着及腰套装出席各大舞会。

彼时的美国绅士们开始了解到这样的现实:祖国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但他们并没有失去赤子之心。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在30年代初宣称:“失败的情绪已经死亡……我们还能齐声说‘还未开始战斗呢’。”迄今为止,Gucci、Ralph Lauren等品牌仍在从那个时代汲取灵感,《艺术家》、《午夜巴黎》等电影,也不断地将人们拉回那个年轻而早竭的梦境。爵士乐是最有腔调的美国国乐,爵士时代的服饰也显得充满雄心壮志和乐观主义精神。2011年,超模凯特·莫斯(Kate Moss)穿着由约翰·加里阿诺(John Galliano)设计的复古象牙色斜裁礼服裙,与身着蓝色双排扣西装的新郎步入劳斯莱斯婚车。她说,婚礼的灵感来源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到处都是柔焦效果,我终于拥有了属于20年代的那种梦幻的调子。”凯特·莫斯这样说道。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朱鱼 编辑:牧童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