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情人的衣服》:淡味之外的味道(2)

2012-12-25 18:35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为今年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重头戏,《情人的衣服》12月6日到9日在北京上演了。看完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大师之作,人们不约而同地给出的评价是:淡。淡如一碗清蒸鲈鱼,或者开水白菜。

其他一些补充情节,如一开场几个男人在公交车上谈起去教堂时遭受的歧视,则来自坎·坦巴另一篇最著名的小说《情愿去死》(The Will To Die)。

吉他手的故事成了剧中社会政治线索上最触目惊心的一段叙述,演员讲完之后,吟唱了一首悠长而哀伤的歌谣,名为《奇异的果实》(Strange Fruit)。“我们想用这首歌把两个层面的戏缝合起来。这首歌是比利·霍利德(Billy Holiday)所作,是他第一批最出名的歌曲之一,写的是当时美国南方杀害黑人,把他们绞死的情形。”玛丽-海伦娜说。

在排练时,他们意外地发现了另一种契合:剧中其他地方还用到了舒伯特的音乐来配乐,而《奇异的果实》和他们用的舒伯特音乐竟然使用了相同的音符排列和和弦构成。“这实在太惊人了。”此剧的配乐弗兰克·克瓦兹克告诉玛丽-海伦娜,因为他们的选材并不是事先有意为之。

“偷情”是这个故事最显眼的表层,也是社会政治层面的压迫在私人关系中的投射和隐喻,但却绝不是这个故事的重点。在第一版改编中,舞台中央摆上了一张床,玛丽-海伦娜对这一设计一直不满意:“有点儿太笨重了。”这一版中,她换成了若干椅子,松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那张床”。椅子的颜色是五颜六色的,这正是她对南非、智利、印度等第三世界国家生活在社会边缘的族群的视觉印象:“他们喜爱色彩,很浓重的色彩,甚至鲜艳到刺目。我想,在赤贫状态中,他们需要与五彩缤纷共存,因为生活已经如此艰难。”

演出风格和节奏是淡然却又精准的,或者用彼得·布鲁克自己的术语,是他一直孜孜追求的“舞台简单性”。这个戏的舞美设置并不复杂,一桌几椅,加上几个衣架而已,装台就装了两天。舞台调度也并不令人眼花缭乱,然而19点半正式开始的演出,每天下午16点,演员就已全部到场开始排练。“每个地方的观众都是不同的。巴黎、伦敦、北京的观众,都有差别。我们来到这里的时间不多,但我们尽我们所能,设想观众的状态,并为他们调整我们的表演。每一天晚上的演出,都是不同的。”玛丽-海伦娜说。

她解释道,这种观众差异并非人性层面的本质差异,而是基于文化习惯的反应差异。她对当年在日本巡演《摩诃婆罗多》的经历记忆犹新:9小时的演出,一个宏大的与战争有关的史诗故事,东京的观众却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在别的地方演出时,该有反应的地方早就有了。演员在台上甚至都有一点儿发慌。可是她和彼得·布鲁克坐在台下,发现观众们流着无声的泪水。“他们泪流满面,我从没有见过这种场景,可就是没有一点儿声音。”

“我们必须调整,因为我们永远是在观众的语境中工作。舞台上发生什么事情,是有趣的,但并不是戏剧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能够把舞台上的戏传递给你,触及你的内心,你能够理解。演员并不是只在舞台上,和导演在一起,他们也和你在一起。”玛丽-海伦娜说。北京演完之后,这个戏还要去天津和上海。“天津的剧院比北京小,我们就需要再适应。总的来说,这个戏的观众从300人到700人,我们都能应付。2000个座位的大剧院,就不太适合了。”

秉大师之名,人们对彼得·布鲁克的剧团排练方法总是好奇的,可是从演员到助理导演到编剧兼导演的玛丽-海伦娜本人,没有一个人能够具体说清楚排练到底是如何进行的。“我唯一能说的,就是我从1976年就开始和他一起工作,与他关系非常紧密。如今他87岁,我68岁。对我而言,这是相当精彩的一生。”玛丽-海伦娜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