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情人的衣服》:淡味之外的味道

2012-12-25 18:35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为今年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重头戏,《情人的衣服》12月6日到9日在北京上演了。看完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大师之作,人们不约而同地给出的评价是:淡。淡如一碗清蒸鲈鱼,或者开水白菜。

戏剧

彼得·布鲁克的戏终于来中国了。

搞戏剧的人,几乎无人不知他的《空的空间》。40年前,同名著作甫一出世,便成为“剧场圣经”。而此书开头的论断更是以言简意赅而令人过目不忘:“我可以选取任何一个空间,称它为空荡的舞台。一个人在别人的注视之下走过这个空间,这就足以构成一幕戏剧了。”

这句话所开启的戏剧想象力,在世界各地的好几代戏剧人中影响如此巨大,以至于彼得·布鲁克(Peter Brook)不得不在多种场合做出如下修正:“严格意义上说,要在空的空间中构成戏剧,一个人往往是不够的,至少需要两个人。”

《空的空间》(The Empty Space)出版之际,这个英国人43岁,在西方戏剧界已经达到声名的顶峰:历任英国皇家歌剧院制作总监、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院联合编导,《马拉/萨德》、《仲夏夜之梦》等名作相继问世,还一直不间断地拍电影。45岁,他把主阵地转移到法国巴黎,自此做出了大量后来被认为是他最重要的作品。如今,他87岁,依旧健在,而与他合作过的大师,如萨尔瓦多·达利,则早已仙逝。从某种意义上说,彼得·布鲁克本人已经成为剧场界的“活化石”,那么他的戏来了,自然是一定要看的。

这部戏的中文戏名译作《情人的衣服》(The Suit),带上了几分私密消费的意味。故事发生在中国人并不熟悉的南非。上世纪50年代,一个首都附近的小镇,一对青年黑人夫妻,丈夫职业为律师,算得上中产,但在种族隔离制度下,仍旧生活赤贫;妻子不耐日日料理家务的平淡乏味,偷情却被捉奸在床,情人仓皇逃去,遗下外套衣物。目睹奸情的丈夫心态严重失衡,令她从此“像对待一个客人一样对待这套衣服”,给它喂饭,带它散步,甚至在众目睽睽下与这套衣服跳舞。妻子不堪忍受精神折磨而自杀,丈夫悔恨莫及却已无可挽回。

但是故事的悲剧性并不仅止于此。故事的原作者坎·坦巴(Can Themba)当年是南非文化圈中有名的作家,50年代末完成这篇小说后曾对他的妻子说,这个故事非常棒,我一生将因此而无憾。然而,收紧的种族隔离政策迅速阻断了这个故事的广泛传播和作者的前程。坎·坦巴被迫背井离乡,作品在南非本国全部被禁,坦巴英年早逝于瑞士,死时仅44岁。“他们掐断了他的根,于是他死了。”编剧玛丽-海伦娜·伊斯坦尼(Marie-Hélène Estienne)告诉本刊。

这正是故事中人物命运的写照。剧末,男主人公菲勒蒙的朋友马菲克拉告诫他说:“你要原谅和忘记!”菲勒蒙还在做最后的反抗:“我没有选择!”“坎·坦巴既是菲勒蒙,也是玛蒂尔达,他们其实都没有选择。这有点像笼罩在南非头上的一片阴影,他们无从逃避。坎·坦巴也没能成功地避开自己,他死掉了。”玛丽-海伦娜说,“这是南非的黑人对待历史没有办法的办法,那段历史无从追究正义,也无法修补,原谅和忘记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主演菲勒蒙的黑人演员菲利普·维亚拉特告诉本刊。

80年代中期,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开始松动,约翰内斯堡的人们开始把这篇小说搬上舞台。彼得·布鲁克和他的团队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才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后来进入南非文学教科书的故事。“我们读了原作,也看了南非的改编剧本,那个改编本不是太好,有一点儿滞重,但小说的文笔相当优美。我们因此决定自己改编一版。”玛丽-海伦娜说。

那一版是法语,1999年首演于巴黎,2002年曾巡演到香港。“通常情况下,我们做了一个法语戏之后,都会接着做一个英语版。这个戏原本也是这样计划,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彼得后来没有继续,总之我们当年没有把那个版本英语化。10年后,我们决定要用彼得的母语——英语,来重做这个戏,但是要用现场音乐,而不是录音,让乐手和歌手都在舞台上现场表演。”玛丽-海伦娜说。

这10年间,彼得·布鲁克继续改编陀思妥耶夫斯基、贝克特、莎士比亚,还和玛丽-海伦娜一起做了一个讨论伊斯兰政治和宗教问题的戏。“戏剧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所看、所想、所做的所有,都是为我们下一步行动搜集和累积素材。”玛丽-海伦娜告诉本刊。对于重排《情人的衣服》,意义最重大的经历或许就是改编自莫扎特的《魔笛》一戏的世界巡演。“《情人的衣服》前一部戏就是《魔笛》,18个月内,我们去了28个国家演出,其中包括南美的智利。”菲利普·维亚拉特说。

在智利,玛丽-海伦娜找到了第二次改编最为关键的一些素材。南美不像非洲,有种族隔离的历史,但这里军事独裁政权对有色人种的迫害史同样惨痛,从而与坎·坦巴的小说中潜藏的主题遥相呼应。“比如那个吉他手的故事,完全不是来自南非,而是来自智利的一段真实历史。他叫维克多·贾拉(Victor Jara),是智利一个广为人知的民间歌手,1973年被皮诺切特杀害。当时皮诺切特军政府把600名持异见的知识分子、艺术家关进一个体育场,然后枪杀。他们杀的第一个人就是维克多·贾拉,他当时才30岁。他们在枪杀他之前,还把他的手指一根根地切掉。”玛丽-海伦娜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