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无所不能先生的动物行星——圣-桑的《动物狂欢节》(2)

无所不能先生的动物行星——圣-桑的《动物狂欢节》(2)

【来源: 爱乐 2012年第12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孙健 2012-12-24 13:55 编辑: 刘暮彤

无尽的嘲讽、强烈的对比、隐匿的孤独: 解析圣-桑的动物们

与许多以描绘动物为主的音乐作品一样,在《动物狂欢节》中,圣-桑也是以模仿动物的声音或者动作这两种方法刻画动物的。比如,第二首中用钢琴快速音型模仿的野驴、第六首用钢琴那迷人的跳进所模仿的袋鼠便是模仿动物动作方面的范例,而第八首《长耳朵角色》与第九首《林中杜鹃》,则分别用弦乐高低音的对比与单簧管的固定音型成功模仿了动物们不同的声响特色。但与这方面大多数成功之作所不同的是,圣-桑的动物配乐除了自己开发之外,也采用了另一种让人目瞪口呆的方式--通过模仿、或者说"恶搞"其他作曲家们的音乐作品来达到目的。

从第二首《母鸡与公鸡》开始,《动物狂欢节》中至少有五首作品明显采用了这种方式,于是,原"产自"拉莫家的家禽夫妻、奥芬巴赫家的乌龟以及柏辽兹与门德尔松家的大象等等便纷至沓来,而它们"喋喋不休"的叽叽喳喳、缓慢的爬行与逗趣的舞蹈,则必然会让知悉事实的听众哈哈大笑。的确,在这五首动物作品,圣-桑既成功揶揄了同行,又栩栩如生地勾画了动物的形态,真可谓一箭双雕。但圣-桑的嘲讽却并未到此为止,在第十二首《化石》中,他开门见山地用自己所创作的《骷髅之舞》实现了自嘲,效果同样不落下风。由此看来,圣-桑在处理恶搞之作时是"一视同仁"的,而在新旧作强烈的对比之下,动物们则有趣地实现了"进化"--这算不算是圣-桑对偶像达尔文的一点点支持呢?

其次,当我们聚焦于《动物狂欢节》曲目安排,亦会发现圣-桑对动物们出场顺序的"排兵布阵"是暗藏玄机的,可以说充满了各种妙趣横生的对比。比如说,形成明显地位对比的第一首《引子与狮子进行曲》与第二首《母鸡与公鸡》、形成速度对比的第三首《野驴》与第四首《乌龟》、形成灵敏度对比的第五首《大象》与第六首《袋鼠》,形成安静与喧嚣对比的第七首《水族馆》与第八首《长耳朵》、形成鸟声多寡对比的第九首《布谷鸟》与第十首《大鸟笼》、集中于展现不同嘲讽对比的第十一首《钢琴家》与第十二首《化石》,以及最终的孤独与狂欢的对比--《天鹅》与《终曲》。

在对比之下,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两首跑题千里的作品:《布谷鸟》与《天鹅》。如果说,整部《动物狂欢节》以"狂欢"二字点出中心,而终曲最终强调"狂欢"的话,那么第十三首《天鹅》则是在离狂欢最遥远的地方展现着隐匿的孤独。有些讽刺的是,这部《动物狂欢节》中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圣-桑生前最"放心"的作品,却也是最"跑题"的作品。而作为听众,当我们沉浸在《天鹅》优美而宁谧的曲调之中时,似乎也只能牵强地做出这样的解释:这首圣-桑心中最"放心",最"跑题"的作品,却也是每位听者心中最"切题"的作品。

作品分析:圣-桑的动物行星

第一首,引子与狮子进行曲:许是为了先声夺人,圣-桑在整部作品的开初,便为我们安排了百兽之王--狮子。而从圣-桑第一首引子加正题的安排来看,狮王独一无二的地位也是其他动物们难以望其项背的。那么接下来,且让我们看看这只狮子究竟有什么本领。

引子由双钢琴的序奏开始,而在这略显大胆而刺耳的颤奏上,弦乐组的轮奏随即展开--包含有上行增四度动机让我们稍稍感到有点寒冷、似乎躲在密林的狮子正缓缓露出威武的獠牙,并让我们对接下来出场的狮王有了一种莫名的期待。

在双钢琴近乎于号角齐鸣的陪衬之下,正题终于开始,狮王借由弦乐组在ff下声势凌厉的主题演奏大摇大摆地登场了。值得注意的是,圣-桑让整个弦乐组都"待在"低音域中,惟妙惟肖地描绘出狮子那颐指气使的巡视。而夹杂在狮王迈步之间的钢琴声,则似乎是围绕着狮王的护卫队或者"智囊团"--好一只爱摆谱的狮子啊!此后,雄狮借由钢琴与弦乐上的半音阶跑句开始了一次又一次怒吼,这种没完没了的炫耀似乎只能使我们认为这是一只不仅仅爱摆谱,同时口气还非常大的森林之王。

第二首,母鸡与公鸡:紧接狮王而来的,是一对"产自"拉莫家的"家禽夫妻"(由拉莫的练习曲改编而来)--喋喋不休的母鸡与呆板木讷的公鸡。在中速的快板中,钢琴与第一、第二小提琴迅速奏出同音动机,以象征母鸡那喋喋不休的啼叫,随后,公鸡打鸣声则由单簧管稍慢奏出--其呆板地混杂在母鸡那喋喋不休的唠叨声里,简直如同掉入黑泥塘中的小石子,似乎也只能使我们想到一只惯于听任母鸡发号施令且木讷的公鸡先生。

第三首,野驴:在尊贵的狮王与"家长里短"的公鸡母鸡后,圣-桑另辟蹊径,恶作剧般测试起动物们的速度来,测试对象则是让我们同样目瞪口呆的"百米飞驴"与"慢跑冠军"。先让我们看看前者。说这只冠名为"野驴"的草原动物是"百米飞驴"可谓名副其实--乐曲通篇高速运转的旋律几乎就是为了听者"七荤八素"。

作品开始得十分突兀,称得上"开始"的部分便是匪夷所思的双钢琴相隔八度的快速跑句,毫无预设,亦让人毫无准备,可见这是一头在速度方面非常自信且非常自我的驴子。另外,作品除了力度上的些微变化--f、sf、ff之外,再没有一丝与"变化"两字有关的东西了。一头野驴究竟要固执到什么程度,才能如此浑然忘我,弃他人于不顾呢?当然,野驴的自我与执拗恐怕亦有所指向,说不好圣-桑正借机暗讽那些爱炫技的钢琴演奏家,而从这个角度来看,作品似乎荒诞地传达出了这样一个概念:越单调,越切题。

第四首,乌龟:在野驴离开我们的视线之后,我们迎来了一只性格沉稳的乌龟。刚刚还在野驴的疾驰中沸腾的钢琴,此刻则变成了"庄严的行板"中缓慢单调的三连音音型,在此之上,弦乐组在低音区滞重地奏响奥芬巴赫的《天堂与地狱》--曾经轻松愉悦的旋律就这么不紧不慢地成为了这只不骄不躁的乌龟缓慢的爬行。看来这只性格沉稳的乌龟完全没有受到野驴狂奔的影响,一步一个脚印走着属于自己的路。

(本篇全文见2012年第12期《爱乐》)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55期(2012-12-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