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罗兰的中国机遇

Dec 12Wed 2012 at 13:28PM

米歇尔·罗兰 葡萄酒

无论你对葡萄酒有什么偏好,米歇尔·罗兰(Michel Rolland)如今已经成了一个无法规避的名字。作为全球13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家酒厂的酿酒顾问,米歇尔·罗兰是当今最繁忙的“飞行酿酒师”,对整个葡萄酒世界的影响力几乎无人能及。米歇尔·罗兰1947年出生于法国波尔多右岸利布纳市(Libourne)的一个酿酒世家,家族酒庄为蓬巴斯德堡(Chateau Le Bon Pasteur)。在父亲的鼓励下,他高中毕业后进入波尔多葡萄酒专业学校学习葡萄栽培与酿造,至今已有40余年的酿酒师生涯。流传于业界的传说是:把米歇尔·罗兰的名字写在酒标上,就是“畅销”的同义词。

酒标上带有米歇尔·罗兰的葡萄酒在中国市场上早已出现,毕竟与他合作或被他点拨过的酒庄太多,本身就足以构成一个自己的“AMC”(Appellation de Michel Contr?lée)命名体系。不过那些终归是国外的酒庄,当米歇尔·罗兰的认证签名出现在中国酒庄的酒标上,事情显然该有些质变,尤其是当中国的合作方是中粮集团旗下的长城葡萄酒时:2011年,长城全球酒庄群签约米歇尔·罗兰为首席酿酒师,签署长达数年的亚洲独家品牌合约。2012年下半年,带有米歇尔·罗兰认证签名的“长城全球酒庄群首席酿酒师甄酿系列酒”上市。

关于为什么选择与中粮合作,媒体上经常引用米歇尔·罗兰的一句话是:“有机会与行业第一合作时,谁会去选择第二?”专访这位传奇人物,听到的答案更加具体:“对于我的职业来说,中国显然是一个我必须面对的市场。中国在各方面都迅速发展,在葡萄酒酿造业和消费、贸易市场上也是如此。坦白说,我自己并不是一个太急于抢滩冒险的人,毕竟我不再年轻了,但我还有我的办公室和那7名助理。我的助理们都比我对中国市场更跃跃欲试。中粮是中国食品界的旗舰型企业,而长城葡萄酒是一个历史悠久、市场占有率极高的品牌。”

米歇尔·罗兰在长城华夏酒庄准备品鉴长城全球酒庄群美酒

悠久的历史以及铺天盖地的市场占有率已经使中国消费者对长城葡萄酒这一品牌有些麻木,占据了“旁观者清”位置优势的米歇尔·罗兰反倒对长城旗下的国内三大酒庄分别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君顶的葡萄酒柔顺、优雅,单宁细腻;桑干的葡萄酒非常强劲,酒体浑厚,单宁丰满,结构紧实;华夏基本居于两者之间,香气馥郁,比君顶更雄性化,单宁更明显,骨架更嶙峋,但不像桑干那么浑厚。”

做这番评论时是在今年5月,米歇尔·罗兰应季来视察长城各酒庄的葡萄园并指导第一批“长城全球酒庄群首席酿酒师甄酿系列酒”的灌装。对于这一系列可能的表现,他谨慎地表示:“无论最终成酒的品质是好还是一般,赋予葡萄酒独特个性的是风土而不是我。把葡萄园建在A点,你获得一种葡萄酒;把葡萄园建在B点,你会获得另一种葡萄酒。酿酒师可以改善酒的品质,但无法改变葡萄酒与生俱来的风格。”到11月,米歇尔·罗兰再次来华。访问期间的品鉴晚宴上,“长城全球酒庄群首席酿酒师甄酿系列酒”正式集体亮相,分别是长城君顶酒庄霞多丽2010、法国雷沃堡酒庄梅鹿辄/品丽珠2010、长城桑干酒庄赤霞珠2009、长城华夏酒庄赤霞珠2010,同系列的长城君顶酒庄赤霞珠/梅鹿辄、智利圣利亚酒庄暂时缺席。

席间负责点评这几款葡萄酒的自然是米歇尔·罗兰。在一定程度上,米歇尔·罗兰的名气来自美国酒评家罗伯特·帕克的评分,但米歇尔·罗兰本人从不使用这种直白的评分方法,采用的仍是法国古典式的曲折语法,因而君顶霞多丽的清新、桑干赤霞珠的硬朗、华夏赤霞珠的醇厚乃至雷沃堡梅鹿辄/品丽珠的潜力都一一得到了肯定,只有从些微蛛丝马迹中可以感觉到,君顶霞多丽与华夏赤霞珠得到了米歇尔·罗兰更多的偏好。中国国产霞多丽干白大多在口味与品质上可以在国际市场上一竞高低,与更容易让人联想起“挂在西边的太阳从路旁的柳树丛里射过来”的桑干赤霞珠相比,如同其品牌名称声韵一般多了一层平仄起伏的华夏赤霞珠能更多得到米歇尔·罗兰的青睐也是自然的事。

然而,假如扩大到国际范畴,谈论“米歇尔·罗兰口味”却是有些危险的事。由于太频繁地被与罗伯特·帕克联系在一起,米歇尔·罗兰已经很难逃脱被时而褒奖为“天使”、时而贬斥为“恶魔”的命运。一个流行说法是:当罗伯特·帕克遇上米歇尔·罗兰,全世界的葡萄酒只会剩下一种,即“罗兰&帕克”牌红葡萄酒。英国《品醇客》(Decanter)杂志发布的“葡萄酒世界影响力排行榜”上,“罗伯特·帕克口味”被定义为“偏好架构宏大、浓郁,以果香为主且有厚重橡木味的葡萄酒”;米歇尔·罗兰则被指责为掌握了“帕克化的”密码,运用“葡萄超熟”、“浸皮时间延长”、“微充氧发酵”、“全新橡木桶陈酿”甚至“200%全新橡木桶陈酿”(换两次新桶)等方法迎合罗伯特·帕克口味,进而导致葡萄酒口味全球化。

对于这种指责,米歇尔·罗兰在2011年的自传体著作《葡萄酒宗师》(Le Gourou du Vin)的序言中有这样的回应:“大量的噪音少许的真理,大量的论战少许的诚实,本质的东西常常都被忽视了。”关于“全球化”的问题,米歇尔·罗兰在专访中更直白地表示:“‘大一统’是一种愚蠢的纯知识分子口号,全球永远不可能酿造同一种葡萄酒。只要是使用地上的葡萄酿酒,成品就会受到每块地域差异的影响。随着游历越来越多的国家,你越来越无法接受在所有国家都酿造一种‘波尔多式’葡萄酒。在美国、南非、智利是这样,在中国也是一样。”

对于“中国口味”出现的可能性,米歇尔·罗兰给予的答案是肯定的:“中国拥有葡萄酒市场的未来,同时也拥有以中餐为代表的悠久的味觉历史,复杂的中式烹调决定了未来的中国口味的复杂性。英式口味偏向口感清淡、有时甚至是简单适口的葡萄酒;美式口味更偏好单宁清晰、结构紧实的葡萄酒,与英式口味相比对酸度的要求更低一些。考虑到中餐的口味,也许我们需要把葡萄酒的酸度控制得更高一些。中国口味的形成或许需要10年,或许只需要两三年,这很难预料,因为在中国一切都发展得如此之快。我能肯定的是:中国口味会出现区域化的趋势。虽然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烹调的口味会趋向国际化,但实际上中国各地的烹调风格各异,和它们相匹配的葡萄酒口味也会有所不同,这是中国葡萄酒消费市场的下一个趋势。作为酿酒师,我自然会根据这一市场变化做出相应的变化。”

中粮将米歇尔·罗兰11月来访的日程概括为:“全面指导长城全球酒庄群冬酿工作,并与长城葡萄酒相关专家及业界共同探讨中国葡萄酒业特别是高端酒庄酒的国际化发展思路。”自从与米歇尔·罗兰签下亚洲独家品牌合约起,中粮一直将长城全球酒庄群与米歇尔酿酒团队的合作定义为“‘N+N’多边资源整合模式”,即整合“长城酒庄群资源硬实力”与“酿酒大师团队酿造技术软实力”。

米歇尔·罗兰对自己的角色定义则是:“我的精力主要用于生产领域,改善技术、确保质量。未来也许我们的合作会扩展到战略决策、产品研发,但目前我们还处在磨合的过程中。”对于合作了近一年的中国团队,米歇尔·罗兰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对葡萄酒的热情”。

米歇尔·罗兰强调:“我不是到中国来否定一切的。我们来到这里也是为锻炼自己的力量,更快、更多地了解中国市场。如今两支队伍合作的方式会以中国式为主,而不是法国式。”“中国式”是当下葡萄酒圈中很时髦也很微妙的一个词。尽管米歇尔·罗兰不承认担心所谓“波尔多泡沫破灭”,但中国市场的潜力与中粮的出现对于他和他的团队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机遇。中粮将此次合作比喻成“将西方美酒哲学融入东方土壤”,米歇尔·罗兰则说“唯一的答案隐藏在消费市场中”,事实上这是一次双向的挑战。

在米歇尔·罗兰看来,与这场挑战蕴含的意义相比,所谓的“罗伯特·帕克裁定”甚至都位居其次。米歇尔·罗兰的结论带有一个老江湖的超脱与狡黠:“评分是另一个规则世界的事,首先最重要的是你的酒有足够好的信用吸引评判者。作为一个快速发展中的葡萄酒生产市场,世界级酒评家来到中国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必须实事求是,中国的葡萄酒在品质上还有很大改进余地,我不认为过于冒进对中国葡萄酒产业的真正发展有促进作用。目前我们需要做的还是集中精力在葡萄园和葡萄酒本身,等待时机成熟,自然有努力就有收获。当英国口味向美国口味转换时,美国酒评也逐渐取代了英国酒评的地位。在未来几年,也许我们能见证来自中国的葡萄酒评论的上升年代。”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王星 编辑:牧童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