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屋”的把戏

Dec 6Thu 2012 at 17:05PM

House of Holland 亨利·荷兰 Slogan Tee

亨利·荷兰

在开始“荷兰屋”的设计之前,亨利·荷兰(Henry Holland)只是想和时尚圈开个玩笑,他将一些有“性暗示”的标语混上设计师的名字,印成“标语T恤”(Slogan Tee),他不曾想到这套“标语体”会风靡英国,在那一年的伦敦时装周上,贾尔斯·迪肯(Giles Deacon)和加勒斯·普(Gareth Pugh)分别穿着亨利设计的印有他们名字的标语,出现在谢幕的T台上。不久,超模好友阿格妮丝·迪恩(Agyness Deyn)将他介绍给《Vogue》杂志美国版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时,亨利却拿不出一张名片,于是,他灵机一动,决定创立自己的品牌“荷兰屋”(House of Holland)。

本刊专访了荷兰屋创始人、设计师亨利·荷兰。

三联生活周刊:你是怎么开始时装设计的?

亨利:小时候,我住在乡下,那时候的我喜欢写作,上高中时候,我又爱上了时装。我在大学学的是新闻专业,但我一直想做些和时尚相关的事情,所以,一毕业,就来到了《Bliss》、《Teen Vogue》等杂志做编辑,在那里我找到了某种空间。我曾经打电话给我母亲,我说:你知道么,我正在做一种很酷的工作,我可以一边玩一边赚到钱。从那之后,我开始动手设计我自己的“时装”。起初,我对时装设计毫无概念,也就是在T恤上印些标语,在我最初的T恤设计中,有这么一行标语:让我来告诉你谁是老大,凯特·莫斯(I'll tell you who's boss,Kate Moss)。我的好朋友,阿格妮丝·迪恩穿着这件衣服出镜,于是,这种貌似带有某种态度的时尚T恤开始大卖,然后,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忙,索性就专心搞起设计了。我曾经回想过,我对于当时那些T恤的“设计”,来自我的写作技巧,我想那些标语抓住了一些人的心理。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是凯特·莫斯呢?

亨利:为什么不呢?我的意思是说,凯特太红了,在英国,几乎没人具有她的那种符号性。在我设计出那件T恤后不久,我在一个局上碰到了凯特,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伦敦时装周House of Holland发布会现场

三联生活周刊:英国的时尚偶像大多数是平胸?

亨利:其实也不是,英国女性的平均值是D,因为英国的模特比较瘦,所以,她们呈现出来的样子就会有些平。当然,这是一个文化问题,因为现在确实有不少年轻的女孩子追求平胸,她们认为这样比较复古,具有古典美,也许是为了好配衣服,或者有些安全感。我不知道。哈,这是我第一次回答关于胸的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你和音乐圈走得很近。

亨利:是的,荷兰屋一直与音乐人有合作,比如M.I.A,她在圣马丁学习电影和美术,在她的音乐作品里涉及了有关政治意识的作品,我想我们对于音乐和时尚的审美是相同的。瑞塔·欧拉 (Rita Ora)是Jay-Z唱片公司Roc Nation的签约歌手,她是从BBC选秀节目“Your Country Needs You”的选秀比赛中走出来的。Girls Aloud是我们刚刚开始接触的一个团体——一支被称作SpiceGirls接班人的英国流行组合。我一直认为,音乐与时尚是有跨界关系的,它们彼此间相互影响,就好像人们看到马丁靴会联想到朋克,看到童花头会联想到披头士,看到足球队服会联想到某某乐队一样,它们之间有一种联系。

歌手蕾哈娜(Rihanna)作为制片人,邀请我参加了一档名叫“Styled to Rock”的电视节目。这个节目是在为蕾哈娜本人寻找时装设计师,与我一起选择设计师的还有莱萨·库珀(Lysa Cooper)、尼古拉·罗伯茨(Nicola Roberts)。首期节目中,凯蒂·佩里(Katy Perry)和谢丽尔·科尔(Cheryl Cole)也来到了现场。这个节目就像我说的那样,音乐人有自己的审美主见,于是,他们的时装成了一种范儿,很多人都在追随这个,我们也会提出建议,让时装看起来更有趣味。

有人说“80年代的音乐是被时尚统治的,和今天一样”,但是我觉得这不一样。今天的音乐圈子更广阔了,很多元素都穿插在里面,时装也一样,曾经的一种文化风潮要通过一个年代来席卷全球。但是今天,这个时间缩短了很多,音乐流派、亚文化都是可选的元素,就像Hip-Hop是美国街头的黑人音乐,但是今天它已经成为英国年轻人的流行物。也正由此,我们听到了Plan B、the Streets这样操着英国口音玩说唱的家伙,还看到了他们穿着带有些英范儿的Hip-Hop着装。

Styled to Rock中的三位评委——亨利、库珀和罗伯茨

三联生活周刊:荷兰屋的衣服在哪里最受欢迎?

亨利:英国、日本,现在中国卖得也不错。

三联生活周刊:你的Muse(人物灵感来源)是?

亨利:事实上,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也有不少英国媒体曾经报道过,他们胡乱地猜测,说我的Muse是阿格妮丝·迪恩或是凯特·莫斯,但是,事实上根本没有这些人。我的Muse是一个虚拟的人物,每当我做设计的时候,我就会想象她的性格、她的生活状态。因此,我的每一场时装秀,都是我的虚拟人物的故事表现,每一季,她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我是个男设计师,设计女装就必须从身边的人吸取灵感。

伦敦这个地方很有趣,这里有各种各样的人,所以,当我做设计的时候,我会走出去,有的时候我也会选择旅行,走到更远的地方去。我习惯在任何一个地方工作,观察各种人。因为时装不是给某一个人特别设计的,所以我会观察人们的打扮,看女性是如何用时装、配饰来表达自己的个性,向别人宣称她们是谁,是怎样的人。我喜欢伦敦,是因为这里有各式各样的文化,总会有人懂得欣赏你的品位,无论你穿着怎样的衣服上街,都会找到一种呼应。

三联生活周刊:你做设计时,是什么样子的?

亨利:在荷兰屋的工作室里,人们总会找些乐事儿做,很多设计是在谈话中诞生的。我们无所不谈,谈论天气、明星的穿着、音乐、旅行等等,在这些对话和讨论中,找到一些亮点,然后整个工作室把它完善成一件作品。聊天、说笑就是我工作时的嗜好,我不是一个孤独的设计师,我的团队有8位成员,他们负责专业的流程、制作,他们选择面料、印花,这种看似在嬉闹中度过的设计时光,事实上很有效率。

另外,实习生对我们很重要。对于伦敦、巴黎这样的城市来说,时装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每年,各大院校都会有数千名学生毕业,在他们正式进入这一行,或是开启自己的品牌以前,实习工作会给他们带来重要的经验。当然,这些年轻人也会把年轻的信息和学院的专业带进来,使整个工作室和设计环境充满活力。我选择这些实习生也有自己的标准,他们必须富有创意、懂得玩乐、对颜色敏感。

三联生活周刊:你所了解的中国女性是怎样的?

亨利:我知道范冰冰,也知道李冰冰,我在欧洲很容易见到范冰冰拍摄的片子,我对她的穿衣风格有些了解。我觉得她应该是喜欢尝试设计师服装的女性,她的穿衣风格不那么传统,但又很古典,我认为她个人也是喜欢色彩明亮的设计。我到中国以后有个发现,我觉得中国女性比我们想象中的着装更加大胆,我想,她们对时尚都应该有很独到的见解。

三联生活周刊:能不能透露一下你目前的工作?

亨利:11月30日,香港连卡佛的荷兰屋店铺开幕了,所以最近一直飞来飞去的。除此以外,我一直在为接下来的2013年秋冬女装忙碌,具体内容还不能透露,你知道,时装秀是我每年留给所有人的两次惊喜。除了衣服,我还在设计眼镜、鞋以及袜子。

三联生活周刊:关于穿衣,你认为有什么规则吗?

亨利:我其实最想说,“没有规则”。因为我没有读过设计专业,所以还是让我说些简单、有趣的规则吧。首先,舒适是关键,一件衣服的舒适度决定了你一天的心情。第二,保持独立精神,我从不相信穿衣应该有教条,人们就是应该尝试各种想穿的衣服,我经常说的一句话,“今天你可以穿得很丑陋,但是明天你可以照样迷人”。最后,自信,你要为你身上的衣服自信,在我居住的地方有很多“哥特族”,他们多数穿着那种黑色的装扮上街,有些人则会表现得羞怯。我想,既然你选择了某种装束、某种穿衣态度,就要自信一些,时装所能表现的状态和穿衣人的精神是一致的。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黑麦 编辑:牧童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