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故国神游:斯美塔纳的《我的祖国》

故国神游:斯美塔纳的《我的祖国》

【来源: 爱乐 2012年第11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孙健 2012-12-03 15:05 编辑: 刘暮彤

『音乐片段试听』:我的祖国 伏尔塔瓦河  

故国神游--于斯美塔纳而言,开始于对故国传说的追溯,完成于对广袤故土的寻根探源。

斯美塔纳的寻根之旅发生在1868年的8月(笔者注:根据莫里奇·安格尔的回忆)。此时,斯美塔纳正在赫斯臣斯坦因度假远足,而当他的脚步停留在维德拉河与克拉莫纳河的交汇处时,一个伟大的乐思伴随着一冷一暖两股激流汇聚而出--这便是《伏尔塔瓦河》开始的动机,亦是整部《我的祖国》的初始。在与伟大的"波希米亚之源"不期而遇后,他没有转身离开,而是侧耳倾听诗意而温和的潺潺之声,举目四望岸旁可爱而迷人的乡村景致,并在奥塔瓦支流融入伟大的母亲河时,开始了长达七年的漫长思索。

斯美塔纳的思索越过雄伟的维舍赫拉德山岩与城堡,跟随母亲河静静凝视波希米亚风俗,随后,其时而转入迷人的旷野与森林,时而陷入历史与传说相融的奇幻空间--在那儿,"女武神"莎尔卡的复仇正在开始,而塔波尔与布兰尼克山终成了波希米亚不屈精神的缩影。夹杂着历史与传说的怒涛冲破了想象的闸口,并伴随着波希米亚壮丽的山川河流奔向充满希望的远方……

历史与传说在此相融,山川与河流在此交汇,这便是斯美塔纳的故国神游--《我的祖国》。

斯美塔纳肖像

孤寂的聆听者:《我的祖国》创作始末

在为伏尔塔瓦河追根溯源的七年后,当大河的漫流与故土的芬芳一次次呼之欲出时,斯美塔纳却因罹患耳疾而与自己最伟大的作品"擦声而过"。

但这一切并非毫无征兆。1874年7月28日,斯美塔纳便曾在日记中忧心忡忡地写道,"我的听力在逐步消退,同时深感头晕目眩"。而在随后的10月,作曲家日渐衰退的听力不但使其无法指挥《被遗弃的新嫁娘》,并已把他与音乐创作推向了万劫不复的逼仄深渊。恰在此时,《我的祖国》应运而生。

1874年11月18日,几乎丧失了听力的斯美塔纳完成了交响诗套曲中的第一首:《维舍赫拉德》。而在两天之后,整部交响诗中最广为人知的《伏尔塔瓦河》的创作工作随即展开--对一位耳聋的作曲家而言,如此创作密度堪称不可思议。11月30日,在《伏尔塔瓦河》的创作途中,斯美塔纳的日记为我们揭示了他真实的精神状态,"我的耳疾仍像这个月开初时一样。我什么也听不到,不论是左耳还是右耳。祖法尔医生仍没有对我丧失信心,但我却恰恰相反。"但是,作曲家旺盛的创作欲望正与可怖的绝望交战着。

12月8日,在《维舍赫拉德》完成后的第十九天,斯美塔纳完成了《伏尔塔瓦河》。这时,离他探寻母亲河的源头已过去了整整七年,而他却在耳聋的情况下用了不足三周创作完成了这首享誉世界的交响诗,其意志之坚着实让人仰止。

随后,伴随着套曲中的第三首《莎尔卡》在1875年2月20日的创作完成,《维舍赫拉德》的首演亦在同月举行。而在同年的10月10日,第四首《来自波希米亚的原野和森林》纳入了斯美塔纳套曲版图。这首饱蘸着捷克大地旖旎风光的作品,几可媲美《伏尔塔瓦河》,并为交响诗添入了最诗情画意的册页。但倾诉并未在此终结,或者说,作曲家对祖国的追思似乎永无止境之时。于是,其又分别在1878年12月与1879年相继完成了《塔波尔》与《布兰尼克》,至此,完整的交响诗全貌终于勾勒完毕。

1882年12月5日,《我的祖国》全章节在布拉格进行了盛大的首演,斯美塔纳在孤寂的聆听中完成的巨作终成了捷克音乐的另一个代名词。

他的国:关于《我的祖国》

斯美塔纳在《我的祖国》中所采用的套曲形式,既使每首交响诗独立成章,亦使得它们具有"若即若离"的精神气质。当然,后者几乎给每一位聆听者都带来了一个相同的问题:这六首交响诗该如何进行划分呢?

当然,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比如一些音乐学者便把六首交响诗比作交响乐的四个乐章。但笔者认为,这六首交响诗首先从创作时间的角度便能颇有成效地划归出"篇章段落"来。比如,我们可以把创作于1874年11月-12月的《维舍赫拉德》与《伏尔塔瓦河》放置在一起,并把1875年先后创作的《莎尔卡》与《来自波希米亚的原野和森林》纳入一端,并最终把1878-1879年的《塔波尔》与《布兰尼克》置于一端。接下来,我们可以从音乐的角度去佐证这一切。《维舍赫拉德》与《伏尔塔瓦河》的关系似乎不需赘言,当《伏尔塔瓦河》中漾出激昂的维舍赫拉德主题时,整首作品的精神气质得到了完美的升华;接下来,我们则可把《莎尔卡》与《来自波希米亚的原野和森林》看成是两首截然相反且互相对峙的作品--一个寄情叙事,一个则寄情描景,两首处于交响诗中部的作品以相反的笔触带来了异彩纷呈的丰富性;而《塔波尔》与《布兰尼克》的关联则似乎呼应了《维舍赫拉德》与《伏尔塔瓦河》,从而形成了工整的对仗--两首作品均建立在D小调上,并都运用了胡斯战歌作为主题,而更难能可贵的是,斯美塔纳在《布兰尼克》再次使用了"维舍赫拉德"主题--这种手法既使得两首作品产生了呼应感,并为整部交响诗套曲带来了"首尾连贯"的完整感。

接下来,就让我们进入这部丰富多彩的交响诗套曲,领略斯美塔纳的故国神游。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54期(2012-11-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