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毕节儿童死亡事件调查

2012-11-30 17:38 作者:魏一平、邱杨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8期
5个男孩,最小的9岁,最大不过13岁,下雨的寒夜,躲在垃圾箱里生火取暖,一氧化碳中毒,死亡。11月16日发生在贵州毕节的这起悲剧,其间的每个要素都让人揪心和疑惑。我们在毕节走访了这些孩子的家人、老师和当地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结果发现这就像一个连环套,无论是家庭、学校还是政府,似乎每一道防线都没有直接责任,但叠加在一起,却失效了,最终崩塌。

 寒夜里的悲剧

地处云贵高原腹地的毕节,位于云、贵、川三省交界处,平均海拔1512米。从气象资料上看,11月的平均气温大概在9摄氏度左右,但淅淅沥沥的冬雨,让人感觉实际温度要低得多,即便穿着羽绒服,在室外待上一个小时,也会被冷风吹透。

11月23日23点,五个孩子离世的第七天,毕节又下起了刺骨的夜雨,我们来到悲剧发生的地方——学院路。事发地不足百米外的小巷子里,就是流仓桥办事处和派出所。这条原名环东路的六车道马路,是贵阳进入毕节的必经之地,但是处在城乡结合部,最近三四年才开始开发,旁边还能看到农村的民房,多由城市里的打工者租住。到了晚上,除了马路对面毕节学院的学生会到小吃街上买夜宵外,行人并不多。

小吃街的其他摊主一般21点就收摊,只有烧烤摊主老孟准时坚守到夜里零点。他也成为11月15日事发当晚最后一个见到那五个男孩的人。老孟向我们回忆,这五个孩子在这一带出现已经有四五天了,刚开始孩子们蜷缩在附近2路公交站台里过夜,此后的几天里,每天都会看到这五个孩子在路上来回游荡的身影。老孟的妻子告诉我们,前两年在这里也有过三两个流浪的小孩,跪在路上找行人要钱,“但这五个孩子不找人要钱,也不讨厌,只是总在路上晃荡”。

小吃街的摊主们围在一处七嘴八舌地说着当时的情形:“出事前的头天上午,其中一个孩子不知道从哪里得来20块钱,在旁边的一个小摊上买了一碗三块钱的糯米饭,后来又用找零的两块钱买了四个包子。”小吃街往北不到50米的地下通道,也是他们经常活动的另一个据点。在这里卖炸土豆的徐贵海告诉我们,出事的当天这五个孩子也曾到他这儿买过吃的。“五个孩子一块儿来的,其中一个孩子从口袋里掏出九块钱,一张五元四张一元,给我三块钱买了一碗土豆。我问他们:你们怎么不读书,到这里干吗?但他们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我也听不懂。”

陶家老奶奶已经81岁,双目失明。失去五个孙儿的打击令她无法承受

徐贵海说,当天晚上19点半左右,他去马路对面的厕所,在通道的出口碰到了来买土豆的那个孩子。“这孩子找我要烟抽,我说小孩子不去读书,怎么跑来学抽烟,没有给他。”徐贵海告诉我们,这个孩子见到在抽烟的人,就会张口找人要烟抽。直到晚上21点多徐贵海收摊时,他还能看到这些孩子在通道里玩一个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篮球。这个已经漏气的篮球是他们唯一的玩具。

地下通道里聚集着八九家商铺,在这里开店已经两三年的张红贵告诉我们,去年他曾经见过两个流浪的孩子拿纸箱挡着在楼梯上睡觉。“一年半前来过一个流浪的小孩,我看他挺可怜的,晚上就给他一点面包和牛奶。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说家里离这里不远,但是没有路费。我给了他一些路费,让他赶紧回家。但没想到他走了之后又三番两次回来讨要吃的,从这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给过他吃的了。”这五个孩子在出事的前几天也经常在地下通道里玩耍。“我总共见过他们四次,有两次是在白天,这五个孩子坐在通道的楼梯上晒太阳。”张红贵告诉我们,出事前三天毕节的天气都不错,出了太阳,只在15日22点多,开始下起小雨,气温也降到6摄氏度。

打扫卫生的黄阿姨告诉我们,11月14日晚上她经过工地围墙旁边的垃圾箱时,听到里面有动静,吓得赶紧跑开了。不同于常见的垃圾桶,毕节常见的这种垃圾箱,底部带滑轮,高1米左右,长1.5米,宽1.3米,向上敞开有四个铁盖,门缝处还有一个凹槽,如果把铁门放下来,密闭性相当好。没想到,这反而成了杀死他们的“帮凶”。现在,路边的大垃圾箱已经全部不见踪影,被绿色的小型垃圾桶替换。

当夜接近零点的时候,正在收摊的老孟看着不远处五个孩子回来了。当时妻子还跟他说,天太冷了,想着第二天带些自己孩子小时候穿过的衣服过来送给他们。结果第二天下午出摊的时候,竟然听说五个孩子死在了垃圾箱里。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人去垃圾箱边的工地围墙内查看,前几天他们都住在这里,用几块木板支起一张破塑料布挡雨,但已经被风吹倒了。如果不是因为天气突变,他们或许不会想到钻进垃圾箱里避雨,不会想到在里面烤火取暖。老孟沉默寡言,对于五个孩子似乎不愿再去回忆,他说这几天心里很不舒服,深吸一口烟自言自语道:“怎么过了一夜就什么都没有了,天天跑上跑下地踢那个破球,我老婆连衣服都给他们找好了。”

三天后,五个孩子的身份公布,他们是:13岁的陶中林和陶冲,12岁的陶中井,11岁的陶中红和9岁的陶波。更令人惊诧的是,他们竟然是三兄弟的孩子,都来自海子街镇的擦枪岩村。

家庭,贫穷与冷暖

从毕节市去擦枪岩村,要颇费一番周折。先乘车到15公里外的海子街镇上,这是距离城区最近的一个乡镇,最近几年开发力度很大,镇上主干道两旁都是新建的仿古建筑。但要再往下走去擦枪岩村,柏油路尚未贯通,只能换乘摩托车。一个小时后到达与擦枪岩相邻的十三亩村,摩托车司机说什么也不往前走了,连日下雨让前面陡峭的山路泥泞不堪。无奈,只好步行前往,又是一个多小时。虽说是一个村,但从擦枪岩村部到陶家所在的团结二组,还要再翻过两个山包。

五个孩子这次离家出走的日子应该是在11月4日。据大伯陶进才回忆,那天是星期天,他在山脚下地里干活,看到陶中林带着四个弟弟在背后山坡上放牛,此后就再也没见到他们,事后听有村民说见他们从后山的小路朝市区方向去了。他们到底有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当地警方未予证实,但在家人印象里,这次或许也像前几次那样,出去待几天就回来了。

不过,当他们的家终于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却没有一丝轻松,村里已经聚集了很多记者和各色人等,但却安静得出奇,大家仿佛被一种异样的沉闷包围着,一时无语,先前对“家长不负责任”的想象瞬间破碎。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