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桶”中的时间

Nov 29Thu 2012 at 16:47PM

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

1912年江诗丹顿酒桶形古董表

19世纪末期,在大多数制表商还在热衷于经营传统怀表时,腕表设计正在深入市场。然而,当时大多数的腕表设计都承袭了传统的圆形设计,轻便小巧、贴合女性手腕的线条设计,一直为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所推崇,因此,彼时腕表大多与贵金属、珠宝镶嵌等相融合,被称作“时间的艺术品”。20世纪后,人们的审美发生了突破性的变革,1912年,受新艺术运动曲线设计风格的巨大影响,江诗丹顿第一款酒桶形腕表由此诞生,这个自1755年于日内瓦创立的最早腕表品牌之一,为传统怀表设计带来了某种“震撼性的变革”。

酒桶形腕表的造型灵感来自于酿酒的木桶,对于当时看惯了圆形怀表的人们来说,这简直是一种完全新颖的计时器,表盘装饰与表壳修饰等细节都与传统怀表有所差异。它的诞生彻底打破了当时以传统圆形设计怀表为主流的市场格局,也正是由于这个别致的桶形,奠定了江诗丹顿在钟表造型设计领域的地位。

然而,江诗丹顿并不是早期唯一出产酒桶形腕表的品牌,早在20世纪初,卡地亚(Cartier)也已经设计了Tonneau Cintree。它的造型与江诗丹顿的风格有所不同,卡地亚钟爱的罗马数字出现在了桶形的表盘上,这与彬彬有礼的绅士和淑女形象也相当匹配,由此,它的出现几乎为酒桶形腕表立下了一个基本的腔调——复古与雅致,制表师认为,佩戴者会把时间联想成贮存在橡木桶中的红酒或白兰地,饱满且醇厚。

在过去的百年间,形态各异的酒桶形腕表,反映了不同年代的艺术形式。从新艺术运动到装饰艺术风格,从典型的酒桶形到由此衍生的多种造型,表现出酒桶形腕表的“美学”特点。在江诗丹顿第一款酒桶形腕表诞生时,长弧形的酒桶形边缘是其主要的特征,搭配符号感十足的阿拉伯数字刻度,成为最经典的江诗丹顿表款之一。到了1915年,酒桶形表款将弧形边缘形成棱角,有别于传统的造型。经过法国装饰艺术运动兴盛时期的洗礼,酒桶形表壳原本是圆弧形的边缘弧度开始收缩,更趋近于长方形的设计,同时,阿拉伯数字刻度模式也变得规规矩矩。珠宝镶嵌和雕刻技艺在这个时期也成为一个亮点,通常表壳中都会镶嵌各类宝石,并在夹板上雕刻花纹。1945年以后,腕表进入了一个功能与外观审美并重的年代,酒桶形男装腕表也逐渐成为主流。此时,随着石英技术的兴起,机芯被制造得更加小巧,运用两个机芯的酒桶形腕表也成为品牌们竞相效仿的课题。

江诗丹顿酒桶形腕表在组装中

上世纪90年代多功能的酒桶形腕表络绎出现。其中,“疯狂时间”的创始品牌法穆兰(Franck Muller)的酒桶腕表可以说开启了近些年手腕上的“酒精热潮”,其表盘上的12小时由颇具特色的阿拉伯数字标注,无论银白还是五彩,这些规格不一却又不失和谐的数字时标让人过目难忘。横向变宽的表壳设计,使表盘更加饱满,也使各类复杂功能逐渐运用其中。千禧年之后,另一个高端制表品牌Richard Mille推出了RM002,在镂空设计的表盘下,粗犷的机械装置一览无余,由此可见在近年来风靡的全镂空腕表中,酒桶形腕表同样紧随潮流不断进化着。

相比于100年前的独特新颖,如今的酒桶形腕表已经是腕表市场的主流之一,除了标新立异的设计和至臻工艺,隐藏于其中的机芯更是代表着“腕表的精髓”。一般认为,为了达到良好的稳定性,机芯需要与表壳保持完美的贴合度,那么第一选择就是让机芯形状与表壳形状保持一致。然而,成熟的机芯生产链上并没有酒桶形机芯,大多数酒桶形腕表内部的运行是通过将圆形机芯嵌在酒桶形的夹板上运行。这个单独制作的酒桶形夹板磨具,不仅造成了较高的生产成本,在功能表现上,也有一定的局限性。相比部件设置规模化的圆形机芯,酒桶形机芯由于其长且窄,在板路布置上更为复杂,有一些功能相对难以实现。即便如此,“保持优雅的形状”也不能阻挡酒桶形腕表摘取“多功能”的头衔,现在回首看,计时功能、陀飞轮、万年历、飞返等功能都成功进驻了酒桶的内“芯”。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Diya 编辑:牧童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分享到: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