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收藏 > 正文

田家青和制器

2012-11-09 14:42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著名明清家具专家田家青,第一次将中国的制器思想和古琴的理念融入西方手工钢琴制作:施坦威(Steinway & Sons)的“龙韵——壬辰年特别纪念版”。这次手工对话,沿承了他30多年沉淀下来的制器观。

钢琴

两年前,德国施坦威钢琴的总经理兼亚洲部总裁胡斯曼(Werner Husman)随中国音乐学院一位副院长到田家青家做客。临走的时候,胡斯曼问他:“能不能为施坦威做一架有中国风格的钢琴?”

田家青现在说起,当时他拒了胡斯曼的提议,因为那段时间他应颐和园的邀请,正在专心研究库房里存放的一批清代宫廷家具,“都是圆明园里残存的,慈禧太后重修颐和园时命人移到库里,有三五百箱,以前也没有打开过”。他要着手写书,无暇旁骛。另外还有一个原因:他见过一些所谓的跨界设计,对这种做噱头的东西有些反感。

三四个月后,胡斯曼又来访他,这次提出请他去德国汉堡的施坦威工厂看看,田家青生性不爱远出,这事就又搁置了。等他们第三次见面,胡斯曼仍有意愿说动田家青来做钢琴。他特地把德国本部的钢琴制作过程录了像带过来,有159年历史的古老苛刻的钢琴手工技艺被完整地展现在田家青面前。这一次,东西方两个不同体系的手工制作者产生了共鸣。

田家青创意设计的“龙韵——壬辰年特别纪念版”施坦威钢琴,10月31日在中国嘉德秋拍设计专场以690万元成交

施坦威从1857年就开始做收藏级的“艺术外壳钢琴”系列,和中国设计师对话还是第一次,所想到的自然是田家青能为这个系列加入一件中国明式结构的作品。田家青想法却不同,他说,现在有些东西用明式概念来做,这种做法本身就和明式家具的本质相悖,他管这种现象叫做“消费明式家具概念”——“明式家具的核心理念是家具要好用和结实,造型其实是完全为功能服务的。以前办展览,主办方总问要不要拴根绳子把我的家具和观众隔开,我跟他们说,随便坐、随便动,只要观众不拎着斧子来就行,弄坏了算我们做得不好。明式家具,是家具不是乐器,如果把一架钢琴生做成明式造型,做不好是生搬硬套,做好了层次也挺低的。”在田家青手里,把一架钢琴改造成明式味道的外观并不算多难,他说,比如腿子做成三弯腿,上面那个半圆曲线的反射板,就可以做成半个“云头”,这都是明式家具最常用的元素,但这种生搬是他所反对的。他想尝试,如何把中国传统的制器思想放进钢琴里面去。

田家青前后构思了十几个方案,其中有一个,他自己认为几近完美。“我设计了一个全活插的木壳钢琴:所有木头的部分都用了榫卯结构,变成可拆的、活插的。我用木头做了一个小模型,不断改进,越做越有意思,最后保证它有一个钢板的发音架子和键盘系统,其余部分可以像宜家的家具一样,在搬运时自行组装和拆卸,且没有一个螺钉、钉子等金属固定件。小模型做完后,看见过的人都说真奇巧。从理念上讲,我觉得这个创意是对了,这架钢琴就像中国的家具和传统建筑一样,仰仗榫卯结构,无钉不靠胶,越用越牢,确实把中国的制器思想融进去了,让人能感悟到中国木器无所不能的魅力。”

兴奋了一阵子,田家青觉得不对了。“这个已经不叫施坦威纪念版或者具有中国元素的施坦威了,实际上是设计了一个新的钢琴产品。而且我无法确定,结构改变会不会影响到钢琴的声音,而完美的音色才是施坦威钢琴最核心的价值。”

田家青决定暂时搁置这个设计方案。他说,那时候他已经耗了一年多心思,感觉很难再找到一个新的碰撞点,有点进行不下去了。“从形式上或材料上变化其实容易,你让我做得怪异,我能做得比你想的更怪异,但那叫‘抖机灵’,不是沉得下来的东西,这样的创新我不会去做它。找到一个理念,跟它‘合牙撞车’,却是极难一件事。”

2012年是中国龙年,不少国际奢侈品牌做了纪念版,这从反向激发了田家青。他说,很多产品在龙年纪念版设计中都选用了清晚期龙的形态,就是唐人街上常见的那种有爪有鳞、张牙舞爪的龙,他认为这是对中国龙形象的误读。在田家青眼里,远古的玉龙形象才能代表中国。他于是想到做一架壬辰年特别纪念版施坦威钢琴,在侧板上醒目地制作一个他自己心目中的龙图腾。他为这架琴取名为“龙韵”,徽标设计以北方的远古红山龙为原型,古朴含蓄。

另外两个创意点,取自中国古琴的意蕴。他将钢琴谱架两侧的平台改以檀香木制作,把它们变成可开合的“题跋册页”,使用任何笔都可以在木质的页面上书写,供收藏者记录每一次值得纪念的演奏。他还依据中国古琴桌的形态,为这架钢琴设计制作了一张琴凳以及扇面形的谱架。“也是不能免俗吧,琴凳和册页、谱架我都用了最贵重的材质——紫檀木和檀香木,在钢琴弹奏时会自然散发檀香味道。不过比起精神层面的东西,我觉得这些都在其后。”田家青在扇形谱架上采用了活插结构,每片扇骨都能自如拆卸,琴凳用的也是活插。本来他还想用戗金或雕填漆艺来表现腾飞龙的图形,他说:“古代艺术品玩得深的人心里知道:若某位藏家说自己玩古代漆器,其‘段位’之高是令人仰目的。一些古代的戗金漆器,技艺之中的精神之美可以触碰灵魂,见后终生不忘,只可惜清代以来让日本的漆艺领了先,现今国内市面所见的漆器大多俗恶不堪,这次我做了很大努力,想找到一个真正承继了传统的漆器工艺,把它用在龙形徽标制作上,最终却发现拿出来的东西难以代表中国漆器传统,只好放弃了。”

这是田家青在制作过程中最感遗憾的地方。

凹凸

“人们总是推崇‘老师傅’,实际如同竞技体育一样,人过30岁后手工制作能力就下降,之后会更明显。但是有过很强动手能力的人,思想和创意会越来越丰富,同时他也能知道怎么去做,会终生受益。而且对学术研究而言,实践水平直接关系到研究的深度和成就。”田家青说。

这次和西方钢琴的手工对话,沿承了他30多年沉淀下来的审美和制器观。从修复明清家具开始,田家青由习匠而做学,走上收藏、研究、制作、设计之路。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