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奥巴马与实用主义哲学

2012-11-09 14:25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08年,美国《国家》杂志在宣称“巴拉克·奥巴马,实用主义者”的封面文章中说,奥巴马更感兴趣的是怎么做管用,而不是保守主义或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扎卡利亚等政论家后来也都发表过类似的论调,近来一批哲学家为“奥巴马与实用主义”专题论文集撰写了文章。

学术史专家詹姆斯·克罗彭博格与其著作《解读奥巴马》

实用主义与变革

一个领导人信奉实用主义,这是一个优点吗?标准的意见是,这并不是好事。哈佛大学英语系教授路易斯·梅南德在他2002年出版的《哲学俱乐部》一书中说,实用主义者几乎做不出激进的变革,他们开放的心灵首先寻求的是有用性,他们由此会质疑自己的观点,最终跟邪恶妥协。像马丁·路德·金那样的人,会为自己的信念而献出自己的生命,他永远都不会成为实用主义者。梅南德写道:“马丁·路德·金不是实用主义者,也不是相对主义者或多元主义者,如果他的灵感来自杜威和霍姆斯而不是来自莱茵霍尔德·尼布尔和甘地,真不知他领导的这场运动能否取得现有的成就。”而有时候,总统需要有敢于牺牲的信念和热情。

梅南德还写道:“詹姆斯的实用主义哲学对于政策制定者、揭发丑闻的新闻记者和社会科学家并不适用。实用主义哲学适用于无法适应环境的人、神秘主义者和天才人物,他们相信心灵感应、不朽状态和上帝。”詹姆斯临终前,他弟弟亨利专程从英国赶来看望他,詹姆斯要求亨利在他死后留在剑桥6个星期,他将尽力越过坟墓与亨利交流。或许威廉死后的确向亨利传达了信息,但是他的弟弟却没有收到。

奥巴马的作为好像证明了梅南德的观点。实用主义者奥巴马没有给出足够庞大的经济刺激方案,没有严格地监管银行,没有关闭关塔那摩监狱,没有迅速结束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可不可以因此推断——实用主义缺乏信仰、行动乏力?实用主义会不会令我们无法坚持困难的选择?这是不是奥巴马的缺点?

学术史专家詹姆斯·克罗彭博格2010年出版了《解读奥巴马》一书,把奥巴马的著作和演说放置在查尔斯·皮尔士和威廉·詹姆斯开启的实用主义者哲学传统下加以分析。美国哲学家哈维·科米尔说:“历史上的实用主义绝不是要让信奉者动摇他们的信仰,做出妥协。威廉·詹姆斯就努力表明,渴望或拥有信仰是理性的举动,他尤其希望让信仰者相信他们信念的行动力。”詹姆斯1870年的一篇日记描写了信念如何带他走出精神危机:“我的自由意志的第一个行动应该是相信自由意志,我会自愿地培养道德自由的感觉。我会凭着意志再迈出一步,不仅行动,而且信仰;相信我自己的现实以及创造力。”

感到无力的詹姆斯通过相信自己拥有力量而获得了力量,然后不停地锻炼这种力量,这又带来了更强有力的行动。他把自己从一个焦虑的人变成了一个自由的人,能对他周围的世界造成巨大的影响。

实用主义者在哲学和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现实主义。当詹姆斯直面现实时,他看到他的欲望和信念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它们源自观察得到的物理和生理事实,它们之间能够相互影响,尤其他相信自己做得到的情况下。因此,詹姆斯劝告他的读者效仿他,相信改变自己的内心与世界的能力。他的实用主义是,明白所有的信念都是工具,信仰者应该把它们用于实践之中。

詹姆斯希望人们有信仰,他还希望人们放弃意识形态。他说实用主义“这种态度摆脱第一事物、原则、范畴、假设的必然性,去寻找最后的事物、结果和事实”。实用主义者也可以有原则,但不是自我证实的原则,他们抛弃一切以普遍必然性为基础的确定性。他们认为,在偶然和变动的世界,事物可能不会按照我们期望的方式运行,所以我们要在形成中的行动和结果中寻找东西支持我们的信仰,对逻辑最终的检验是看它能否引导我们的行动和生活。因此,实用主义者的思考和行动都是临时的,受制于之后的变化。但临时的行动也是行动,尤其是一些不可挽回的行动,临时的并不等于是怯懦的。

作为实用主义者,詹姆斯和杜威的著作可以归结为一点:人们主宰着自己的命运,他们放弃了几乎萦绕在19世纪每一种思想体系中的宿命论。詹姆斯和杜威描述说,世界仍在发展中,在这个世界上,任何结论都无法预测,每个问题服从于杜威所说的智慧行为的实践。

和平与包容

赞同实用主义的主要人物没有一个喜欢实用主义这个名称。詹姆斯使用这个名称仅仅因为它是皮尔士杜撰的一个术语,他宁愿使用“人道主义”这个术语。杜威是詹姆斯在美国的主要支持者,他称自己的哲学为“工具主义”,他曾经私下里承认,他完全反对使用“实用主义”一词。皮尔士意识到,他的思想跟詹姆斯和杜威的研究对象并不相同,为了区分他的思想和别人的思想,他开始称自己的哲学为实用主义。他认为这个词难登大雅之堂,因此不会有人盗用。

皮尔士的“实用主义”一词来自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康德写道:“医生必须为处于危险之中的病人做点什么,但他并不知道病人患了何种疾病。他观察病人的症状,如果无法判断疾病的种类,他就会认为病人患了肺结核。在医生看来,他的诊断只是一时的想法,这种一时的想法,也能成为实际采用某些手段的基础,我称之为实用的想法。”

詹姆斯进一步阐发了康德的观点:如果按照某些信念去行动,我们得到了期待的结果,我们就必然会相信这个信念,它就是真实的。“如果某种信仰能够证明自身有益,它就是真实的。”詹姆斯认为,如果我们愿意奉行我们的信仰,那么世界就会向我们妥协,我们就会更有希望寻觅到食物。

对于詹姆斯而言,他期待人们接受的思想不止如此。1898年,西班牙与美国爆发战争,美国获得菲律宾领土,这反映出美国的帝国主义姿态。詹姆斯认为,美西战争揭示了现代美国的宗旨:义无反顾地扩张领土,这是作茧自缚。1899年,他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我反对这些规模宏大的扩张领土、企业合并,赞同极其细微的道德力量在个体之间发挥作用。你处理的事情规模越大,展现出来的生活越是空洞、残忍、虚假。因此我同意反对所有的大规模组织,反对所有获得巨大成功的人和事物,反对取得的所有重大成果。我赞同这个观点:事实的永恒力量总是对个体产生作用。”

詹姆斯和杜威共同努力,使得包容成为现代美国社会公认的美德。他们反复强调,信念只是选择未来道路的筹码。尽管我们会毫无保留地相信某种真理,但是不能排除另一种真理也许才是未来的正确把握。最终,我们根据信念行事,不能等待别人来证实这些信念。我们行为的道德合理性来自我们对其他存在方式、思考方式的包容。如若不然,我们就会倾向于使用暴力。实用主义的创立,正是为了避免人们在信念的驱使下轻易选择暴力。詹姆斯、皮尔士和杜威希望避免抽象概念背后隐藏的暴力。

2006年,议员奥巴马在他的回忆录《无畏的希望》中说,美国宪法不是确定的原则、死去的文件,而是迫使美国人进入一场对话,它提供的是跟未来争辩的方法。他还批评民主党在这场论辩中没有提出新的想法,变成了一个抵触的政党。“我们抵触一场筹划不周的战争,怀疑一切军事行动,抵触那些声称市场能够治愈一切病症的人,抵制用市场法则处理紧迫问题的努力。”梅南德认为,实用主义作为一个思想学派有两个较大的缺陷:一是它把利益看作理所当然的事,除了考虑利益带来的结果,对于是否值得追求这些利益,实用主义没有提供一种判断方法;二是需求和信仰会促使人们做出一些不实际、不实用的事情,这有时会导致毁灭性后果。

抛开实用主义的这两个缺陷,科米尔认为,奥巴马信奉实用主义哲学是好事:“奥巴马希望两党能够放弃刻板的意识形态,提出美国人都能够赞同的东西。现在这个目标还没有实现,但实用主义者关于信念的理论依然有其潜力。实用主义者把观念、信仰、信念和原则看作应对变化的环境的工具。如果采纳这种观点,它会带来两个好处:鼓舞和灵活性。实用主义者会和意识形态的拥护者一样,在自己的信念和原则激励下去斗争,去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实用主义者也会经常终止和反思自己的原则,直面真实的世界,考虑自己的原则是否会让自己得偿所愿。他们有信仰,但也准备为新的时代生出新的信仰。实用主义者实事求是地看待世界的运行方式,寻求合作,抓住实验性的机会,这都是优点而非缺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