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高平事件背后(2)

2012-11-01 14:47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4期
被西班牙警方逮捕的华商高平,此前呈现在公众面前的形象好似一部励志剧,现在却与洗钱、偷税、团伙犯罪等罪名联系在了一起。海外华商的发迹史大多伴随着拓荒色彩,白手起家,成就斐然,却埋下了各种各样非法经营的风险与危机。

早在1978年就到西班牙发展的青田籍侨商阮松龄告诉本刊记者,上世纪90年代之前,90%的华商在西班牙都是开中餐馆,进入90年代,才开始陆续有人开服装店、照相馆和小百货商店。随着义乌等小商品批发市场在90年代的崛起,华商中开始流行一种名为“百元店”的小型超市,所售商品大都不会超过100欧元。到2000年左右,随着中国加入WTO后贸易环境的改善,中西之间的贸易量迅速蹿升,尤其以服装和百货批发为主,在华商中间,成为与餐饮业平分秋色的主流产业。

高平的发迹史与这一历史趋势基本吻合。高平的友人徐先生向本刊记者介绍,做了两年厨师后,高平就在亲戚朋友帮助下自己做起了餐饮生意,并且做得有声有色,短短两年他开的快餐连锁店就拥有了12辆送餐车。1995年左右,高平开始从事商贸,他以西班牙金城皮件有限公司及西班牙亚纺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身份,从一款法国箱包的代理业务起步,逐步进入了贸易批发行业。1999年,高平租下了马德里附近芬拉布拉达的一个废弃厂房,开始做小百货批发。

芬拉布拉达是马德里郊区一个有30万人口的卫星城,以前是重工业区,工厂倒闭后,废弃的大厂房闲置了,类似北京的“798”地区。本来在此之前,华商们的贸易市场是在马德里市区,但因为那里土地紧张,加上印度人、非洲人混杂,治安不好。2000年之后,华商陆续把批发仓库转移到芬拉布拉达,使得这个一度陷入荒凉的小城逐渐热闹起来,现在,单是在仓库区的华商,保守估计就有两三万人。

10月18日,西班牙马德里,警车运送“皇帝行动”中抓捕的部分涉案人员抵达法院受审

高平一开始租的厂房,只有1000平方米左右,主要从事皮件批发,有一个人在义乌组织采购发货,现在已发展到了2万多平方米,义乌的采购团队增加到了200多人,经营领域也扩张到服装批发、礼品、日用消费品批发等不同方面,还开设了几十家皮件连锁店和大型礼品、日用消费品连锁店。上述高平的友人徐先生介绍,国贸城的快速发展,得益于高平联合几大华商组成了一个股份制集团公司,对于利润率并不高的贸易批发来说,规模至关重要。

2003年,高平等华商联合成立了西班牙华人企业联合会(简称西华联),由创始会员轮流担任执行主席,任期一年。高平是第二任西华联执行主席,当时正赶上2004年西班牙的“烧鞋事件”,他的积极斡旋使他在当时的华商社会中名气渐增。

知情人介绍,国贸城的股东有7人,其中几个是高平的家族成员,高平本人所占股份并不高,只有不到10%,但因其管理才能出众,一直担任董事长一职。青田当地媒体曾报道说,高平突破了海外青田人传统经营模式,拓宽了华商之间的合作空间,被誉为“股东大王”和“创造老板”。2011年,集团年销售额达到2亿欧元,西班牙警方估计,国贸城每天的现金交易就有300万~500万欧元。

西班牙媒体报道说,除了国贸城批发业务外,高平还拥有超过700家连锁超市。但据了解高平的青田媒体人士介绍,实际上这700家超市与国贸城是一种松散的合作关系。以国贸城为平台,高平组织成立了一个中西百货协会,由西班牙国贸城的总经理夏永平担任执行主席。用这种方式,把散布在西班牙各地的华人百货商店联合起来,只要缴纳一定的会费,就可以为他们发一个统一的标牌,统一布置店面,进货享受优惠价格。

最近几年,高平尤其注重提升品牌形象,在欧洲各地打出“国贸城”的牌子,按照他的计划,希望两年内让国贸城在伦敦上市。与企业品牌形象对应,高平对提升个人形象也很在意,家乡友人对他经常飞回国内去名牌大学上课印象深刻,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他也开始经常演讲。

徐先生既是高平隔壁村的同乡,后来也是他的生意伙伴,曾经是国贸城节日礼品的生产商。高平出事后,他频繁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决不相信西班牙警方对高平等人的犯罪指控。在他看来,高平最近几年走了一条与其他华商不同的路——开始涉足艺术行业。“在欧洲人眼里,从事艺术行业的大多是贵族阶层,否则贸易做得再大,也只是一个普通商人。”徐先生解释说,这是以往的华商几乎没有涉足的一个“敏感领域”。

高平

高平的艺术生意,平台是马德里的西班牙国际文化艺术基金会,由他联合几个华商成立,下辖一家出版社、一个当代艺术中心和一家画廊。北京798艺术区里,规模位居前列的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就是其在中国的分支,经常举办油画、雕塑、摄影和电影等展览。此外,高平还在北京投资建立了环铁国际艺术城,已有300余家美术馆、画廊、影视机构、艺术家工作室等入住,使之成为大山子地区最重要的三大艺术园区之一。基金会创办的艺术杂志《ART IN CHINA》(艺术在中国)也于去年开始在西班牙发行。此前一次采访中,伊比利亚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解释基金会成立的初衷时说,除了提高企业在当地社会的公信力,还可以在经济上享受一些免税的政策。

正是凭着在艺术行业的投资,高平开始在西班牙主流媒体上频繁亮相。2007年,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访华时,高平受邀随行,他与国王的合影也成为此次西班牙媒体热炒的对象。徐先生透露,高平的艺术生意并不赚钱,每年投资数千万欧元的资金甚至无法收回,但通过这一平台,他似乎融入了西班牙的主流社会。

但社会地位并不能解决生意上的现实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商向本刊记者解释,西班牙之所以成为欧洲华商最集中的国家,是因为素来宽松的移民和贸易环境。但西班牙的税率并不低,从今年9月1日开始,交易税从以前的18%提高到了21%,一般由卖家承担。如此高的税收,对于利润率只有百分之十几的批发行业来说,盈利空间微乎其微,因此逃税几乎是惯常的做法。比如少报营业额,取货无需发票,为了躲避银行记录,多采用现金交易。因为与国内的供应商一般有3个月的压款期,充足的现金流成为国贸城这样的大公司的一大财富。但现金越多,也就意味着风险越高,存银行需要交代来源,小老板们通常的做法是直接偷偷带回国内,包在行李中或藏在衣服里,被机场海关拦截的风险并不高,但动辄数百万欧元的巨额现金,为洗钱提供了可能。

根据西班牙媒体披露,至少200家西班牙公司曾经通过以高平为首的犯罪组织洗钱。很多公司都通过另外一位巴塞罗那商人与高平取得联系并洗钱,也有人通过一个以色列女商人居间运作。过程看起来并不复杂:西班牙公司把款项存入在开曼群岛等避税天堂以及瑞士等法律宽松的国家开的账户,当这些公司需要兑现他们在海外的资金时,犯罪组织直接从西班牙付现金给他们,与此同时,西班牙商人向高平与其组织在中国的银行账户转入对等金额。这样一举两得,西班牙商人不通过任何税务监督就获得了现金,而中国犯罪组织则获得了资金用来在中国进货。此外,犯罪组织每笔交易会获得3%~5%的利益。负责该案调查的西班牙警官透露:“该团伙80%的黑钱正是通过这些西班牙商人来清洗,也正是因此,他们慢慢放弃以前用塑料包或皮箱装巨款出境的手法。”

“中国黑帮”

高平案发后的最初几天里,西班牙媒体掀起了一轮针对华商的舆论轰炸,“Mafia China”(“中国黑帮”)的标题充斥着报纸头版,本来与当地民众就存在一定隔阂的华商开始人人自危。后来,中国大使馆出面沟通,媒体的口径开始修正,所用词语从mafia(黑手党)变成了略微温和的trama(团伙)。据警方最新通报,现在被指控的罪名有3项:有组织犯罪、洗钱和偷税漏税,而非西班牙媒体最初所写的“13项罪名”。

西班牙媒体以“中国黑帮”来泛指此次涉案的犯罪分子,使得华商形象大打折扣。虽然以前也曾零星有过华商的负面新闻,但此次高平事件,无疑最为严厉。这激起了华商群体的情绪反弹,他们纷纷抱怨说,这是西班牙政府为转移国内经济压力而采取的赤裸裸的掠夺。高平被捕后的几天里,当地媒体就报道说,先后有两拨西班牙警察因为随意没收华人的现金和敲诈华人而被捕。

案发后,西班牙电视5台举办了一场针对“皇帝行动”的辩论会。在一段介绍华商的视频中说,整个西班牙总共有大小将近1.6万个华人批发公司和零售商店,他们一年365天都开门,在马德里地区,60%的商店是华人的商店,巴塞罗那占到50%,瓦伦西亚占到30%。2011到2012年,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华人的企业主反而增加了1.5万人,年上升率为74%,在西班牙失业率高达24%的时候,华人的失业率只有5%。西班牙人的结论是:“华商之所以在这个经济不景气的时刻反而发展得这么快,关键是他们的价格和融资方式。”

只要去繁忙的义乌小商品批发城看看,低价策略并不难理解。在老牌华商阮松龄看来,除了“中国制造”的低价优势外,还得益于中国人的勤劳:“外国人开店,每晚21点准时打烊,可中国人一般干到23点。消费观念更不同,外国人挣点钱,就跟朋友去酒吧了,可中国人省吃俭用,想的是怎么积攒下钱开第二家店。久而久之,一条街上的小商店,很快就只剩中国人能生存了。”

更令当地人不可思议的则是他们的融资方式。旅居欧洲的商人中流行“青田帮”一说,不仅因为青田出来的人多,还以为他们宗族式的经营和扩张模式。“一个华人开了一个新店,当警察调查他们资金来源的时候会发现什么?”这是西班牙电视台主持人抛给现场一位华商嘉宾的一个疑问,得到的回答是:他们的钱来自父辈的支持,有的还是他们父辈的朋友在支持。几位接受采访的华商都向本刊记者解释,在国外,只要会说青田话,都会被视为一家人,会被提供最初的落脚之地。年轻人从打工开始,干几年之后,只要想开个新店,全家族的长辈都会主动凑钱支援,有的由没有血缘关系的老板支持,相当于无息贷款,这种融资方式高效而稳定,甚至胜过金融系统。反过来,等他赚了钱,还清大家的集资,又会主动资助下一个创业者。就像漂在水上浮萍一样,以宗族和地域为纽带,迅速繁衍开来。

令西方人惊诧的是,华商即使有了钱,还是会省吃俭用,但无论如何也要买一辆好车,因为这样才能赢得他人的尊重和生意上的支持。高平案发前,西班牙一家电视台去采访一位女性华商,她把记者带到家里,将放在床底下的爱马仕提包一个个拎出来介绍说,虽然打拼得很辛苦,但每天晚上能躺在这些奢侈品上睡觉,也觉得很幸福。案发后,这段视频在西班牙广为流传,甚至有媒体误传说那女人就是高平的太太。

在华商族群内部,也充满着带有拓荒色彩的各种违法经营方式。此次与高平一起被捕的所谓“犯罪团伙2号人物”叫李海波,也是一名青田籍华商,据说曾经做过高平的保镖,西班牙警方指控其领导了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专门在华商中间从事收取保护费、收坏账及敲诈勒索等犯罪行为。若果真如此,大老板与黑老大的故事结构,几乎就是国内常见的涉黑团伙的翻版。

高平事件把侨乡青田也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个昔日贫困的山区小县,号称“九山半水半分田”,因为盛产石雕,清朝时期远赴欧洲去贩卖石雕的“番邦客”开启了出国经商的大门,现在的经济发展也主要得益于华商回国后的投资。全县50多万的人口,常年在海外的华商就有25万,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在海外做生意。县城里可以买到正宗西班牙口味的万宝路香烟,遍布着200多家红酒店和数不清的西餐厅。出租车司机骄傲地回忆着前些年光景好的时候,打车收到的钱常是欧元,还有小费拿。这几年受经济危机影响,海外生意不好做,青田官方也在鼓励华商回归家乡,但在一次座谈会上,有华商倒苦水:“我们的家安在了国外,几十年积累下来,要一下子扔掉,谈何容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