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高平事件背后

2012-11-01 14:47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4期
被西班牙警方逮捕的华商高平,此前呈现在公众面前的形象好似一部励志剧,现在却与洗钱、偷税、团伙犯罪等罪名联系在了一起。海外华商的发迹史大多伴随着拓荒色彩,白手起家,成就斐然,却埋下了各种各样非法经营的风险与危机。

插图 古家彦

“皇帝行动”

北京时间10月25日凌晨1点多,本刊记者接到了王建(化名)从西班牙打来的越洋电话,由于有7个小时的时差,此时正是西班牙下班的高峰期,电话里声音嘈杂。一问才知道,王建特意选了个街边的公用电话亭,为的是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王建在西班牙北部一个小城经营一家百货商店,由于经常从高平的国贸城进货,他怀疑自己的手机也被当地警方监听了,跟国内友人联系的时候甚至会使用一些自编的暗语。我们的通话持续了半小时,王建的声音自始至终听起来都充满了紧张。“皇帝行动”过去已经快10天,但弥漫在当地华商中的恐慌气氛仍没有散去。

几乎所有亲历者都强调了这场行动的突然性。当地时间10月16日早晨5点多,天蒙蒙亮,位于马德里市中心以南16公里的小城芬拉布拉达还没有迎来忙碌的一天。这里是南欧地区最大的中国小商品批发集散地,相当于“欧洲的义乌”,每天都有数百个集装箱从瓦伦西亚等港口城市运到这里,然后再批发向遍布西班牙、南欧及北非等地区的几万家百货商店。这天早晨,比那些进进出出的大货车提前赶到的是几十辆警车,西班牙警务人员冲进仓库区的华商住家开始搜查和逮捕。“有人开门的冲进来先把人控制住,没人开门的就破门而入,没有什么说明和解释,直接行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商亲历者向本刊记者讲述。当地媒体报道,当时在这个点上动用了500多名警力和50多名海关监察人员,有些武装警察身穿反恐制服,还戴了黑色的头套。

当天上午9点半左右,这场代号为“皇帝”的行动正式开始,不仅马德里,包括巴塞罗那、巴斯克大区、卡斯蒂亚和莱昂大区以及马拉加市等地都同时动手,地方警察和武装警察一起,封锁重点目标,控制区内人员。警方还在通往各仓库区的路口设岗,重点盘查过往的华人打工者,遇到居住证件不合格的即带走调查。警方还重点搜索了马德里Somosaguas地区的别墅区,那里是华商富豪们最近几年尤为青睐的居住区。

高平是在自家别墅被警方带走的。他的别墅就在马德里Somosaguas富人区,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当地华商告诉本刊记者,高平的别墅买了没几年,现在算得上是马德里华人中最显赫的别墅,据说其所在的街区曾是西班牙两任首相的居住地。高平和妻子当时都被带走,两个分别为17岁和13岁的儿子也差点进入被捕名单。当地媒体报道,警方使用警犬,在最没有料到的地方——打印机和浴盆里共找到950万欧元现金。

这个数字并没有得到警方核实,可能有些夸张。与警方一起参与行动的还有数十家西班牙媒体,他们事先都得到了警方的通知。

最让西班牙媒体浓墨重彩渲染的是行动中搜查出来的大量现金。警方公布的一段抓捕现场的视频显示,一队人马用电钻敲开一座保险柜,从里面搜出了数十万欧元现金。这些一捆捆的现金,大部分是50元面值的,也有少数500元面值的,警方装了差不多满满一辆购物手推车。西班牙华人网站上说,这几天在西班牙人中间流传着一个不言自明的笑话,大家见面就开玩笑问:“你家的手推车呢?”

西班牙警方在抓捕现场搜出大批现金

华商的百货交易,向来有直接用现金的习惯,不难想象,如此震撼的画面一旦在新闻上播出,对于平常口袋里只装几十欧元的西班牙民众来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中国人太富了!紧随其后的问题便是——这些钱是哪里来的呢?

警方的说法指向了一些非法获利途径——偷税、洗钱及有组织犯罪。西班牙反贪腐检察官萨利纳斯称,对高平团伙的调查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年,最初线索来自瓦伦西亚港口发现一些货柜存在违规行为,怀疑其存在走私,后来随着调查深入,才发现了洗钱及其他团伙犯罪证据。他同时指出了该集团洗钱、走私等犯罪的路径——比如走私中国货物入西班牙,透过贿赂官员和伪造证件逃避关税,所得非法收入分袋藏起,用汽车或火车经陆路送回中国,或藏于货柜从海路送回中国,部分黑钱经由西班牙和以色列同党在税务天堂清洗。

在一些比较了解华商富豪圈子的人看来,这次行动其实并不突然,此前已经有过几次明显的导火索。首先是瓦伦西亚港口的走私货柜,根据西班牙媒体的披露,当时在瓦伦西亚码头截获一批走私烟,共600万盒,价值1500万欧元,分装在13个集装箱里,调查显示,一位名叫Luis Ye的华商涉嫌其中。

Luis Ye的中文名叫叶文海,也是青田籍华商,是西班牙东风集团的董事长。知情人透露,在西班牙华商圈子里,叶文海帮助别人在海关“走货”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所谓“走货”,具体而言,假设一个集装箱货柜价值10万欧元,但报关的时候只报2万欧元,另外的8万欧元便可以逃脱海关税收。按照约定俗成的市场行情,顺利运作一个货柜一般可以提成1万欧元,当然,这些钱也包括用来贿赂西班牙海关官员的费用。每天几百个货柜进出,这一行的暴利可想而知,但风险也很大,因为一旦一个货柜被查获就被海关没收,也就意味着辛苦运作10个货柜的钱打了水漂。

2011年,西班牙警方采取“龙行动”,叶文海因为瓦伦西亚的走私案被捕,同时逮捕了34人,缴获现金1200万欧元,当时就有线索指向了仓库区最大的批发商——高平旗下的西班牙国贸城集团。

另外的线索则来自一些华商运送现金的案子。首先是2010年,一位温州籍华商开车,拉着350万欧元现金从西班牙去往相邻的法国,半途被几个华人犯罪分子抢劫一空,但是他在报案时候跟警方说的数目只有170万欧元。后来查明,这起案件是因为华商的司机出卖,打劫者是司机找来的人。但巨额现金引起了警方重视,按照西班牙法律,出境者所携带的现金不得超过1万欧元,超过需申报,详细交代现金的来源及用途。为了偷逃税收,私自带钱出境并不稀奇,但被劫者故意少报数额,这些钱的来源是否合法便不得不受质疑。后来警方还曾经在西班牙运往中国的货柜中发现过大量现金,也是为了逃避稽查而偷运出境。就在高平被捕的10月9日,加泰罗尼亚市西法边境,警方发现了一名意图携带200万欧元巨款穿越西班牙国境的中国人,不仅没有申报,而且随身证件是一张伪造的意大利居留证,顺藤摸瓜的调查,再次印证了犯罪团伙洗钱的不法路径。

逮捕令和搜查令由西班牙国家法院4号法庭在10月15日发出。西班牙方面解释说,之所以突然采取行动,是因为他们掌握的信息显示,高平有可能于年底回国。其实,一位与高平相熟的青田媒体人士告诉本刊记者,高平几乎每月都会往返于中国和西班牙,他回国后一般会在家乡丽水青田待四五天,然后去国贸城的采购基地义乌待几天,一般10天后就回西班牙。最近一次回国是在国庆节前两天,当地政府举行侨宴,邀请高平,他说要去山东孔府学习推脱了,被捕的时候刚刚回到西班牙不久。而按照正常计划,高平本来是要在10月底再次回国的,第四届青田石雕文化节将于11月1日开幕。

“皇帝行动”进行了3天,警方在西班牙多地搜查了120间仓库和住宅,没收1150万欧元和200辆汽车,冻结逾120人的357个银行账户。法庭共发出110张拘捕令,目前已有83人被捕,其中包括58名中国人、17名西班牙人和8名其他国家人员。被捕者除了高平外,还有芬拉布拉达市长、该市安全局局长、一位西班牙国王的商人朋友等。拒绝透露姓名的华商告诉本刊记者,他们都是最近几年与高平关系密切的当地上流社会人士。“高平经常邀请我们去他的大别墅里吃饭聚会,走得太近了,难免不会引起警方的怀疑。”部分被捕的华商在缴纳了4万~6万欧元不等的保释金后暂时获释,但截至发稿日,仍有24人不准保释,其中就包括高平。

高平的生意

高平出事的消息,当天就传回了家乡青田。倒不是家乡人格外关注这个明星侨商的命运,而是因为太多的家庭与这个案子产生着千丝万缕的关联。有一组数据大致可以勾勒高平案对侨乡青田带来的影响——西班牙16万侨商中,有7万来自青田,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在经营小百货商店。因为高平的国贸城集团是为这些百货商店供货的最大批发商,直接与高平有过生意合作的青田籍商人已经上了警方的名单。更多像王建这样,只是与高平有过资金往来的商户,则都有可能进一步接受调查。高平涉案,让这个浙南山区宁静的小县城一时间也热闹起来,有人因为恰巧回国躲过一劫而庆幸,有人因为货物被查而沮丧,大部分则忐忑不安地观察着下一步的发展。

高平的老家位于青田县东源镇项村,据村里的老人介绍,高平的原名叫项乐平,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父亲曾经当过生产队的会计和小学老师,算是村里的文化人。1989年,不到20岁的高平在青田职业技术学校学了两年厨师后去了西班牙,在一个亲戚开的中餐馆打工。从此开启了海外淘金路,这也是绝大多数旅欧青田人的共同起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