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离成名还有几站路

2012-10-31 15:19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4期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社会模型,有无数人梦想成为那个金字塔顶端的人,唱几首歌,轻轻松松几十万元到手,可这不是靠努力和时间成本就能成就自己的问题,真正最后成功的寥寥无几。”

李代沫

刚和经纪公司签约的选手被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尤其是李代沫和吴莫愁,进出都有几人跟随着,在北京工体那间庞大而阴暗的旅馆里,他们被看护得很紧。显然,李代沫还不习惯于这种的待遇,他刚刚刮了光头,这也是新近添上的习惯,不像过去,隔几天才刮一次。不小心,头上有了些小伤口,经纪人严禁摄影,高大而壮实的他委顿在床脚,自己虽然有主意,可也无计可施。

李代沫是在齐齐哈尔长大的,那座普通的东北小城市,留给他和另一名也是东北长大的歌手吴莫愁的印象都是,太小。他的父母亲都是普通人,他考上了沈阳音乐学院,学美声,这不代表着未来他的道路可以与音乐有关。他告诉我,同学毕业大都走上了别的道路,好一点就去当中学的音乐老师,那算是和音乐相关的职业。

他毕业后,生活基本和音乐没有关系,找到的工作是杭州江南专修学校,一所自考学校,在那里的团委工作,组织学生大合唱,大概勉强能算得上和音乐沾边,可是精神上的乏味还是让他感觉压力巨大。“和音乐没关系了,感觉挺委屈的。什么都不对劲儿,同学去少年宫教小孩子我都很羡慕。”加上家乡的朋友一直叫他回北方,大家可以组成一个小团体玩音乐,他在2012年寒假后就放弃了杭州的工作,开始在北京和朋友玩音乐。

“我们的团体叫‘熊猫团’。”是乐队吗?不是。是创作型组合?也不是。主要做编曲和演唱。演出的场合,也并不是多么商业,而是“麻雀瓦舍”和“愚公移山”这样经常组织小型演出的场地。看了演出录像才知道,七八个成员都胖,但身体很灵活,也都有自己的演唱才能,趣味大于音乐本身。他们唱《牛仔很忙》,也改编《天竺少女》,有股不属于胖子们的劲头。

李代沫说,人人都有工作,一般一个月排练一两次,玩票性质很浓。“玩的心态重,又都是老乡和朋友,所以刚开始没钱拿。”他边找工作边玩,不过面试了不少行政工作都失败了,“可能我说了我要留时间给组合”。

他进入组合后,演唱天赋和声音技巧都迅速起了作用,成为主演唱者,名字成为沫沫。他们团体参加过“激情唱响”的选拔,戴大黑框眼镜,蹲下来扮成熊猫,装可爱。李代沫却很自然,显然他并不觉得不好意思,这也是大半年的舞台感带给他的东西。他和组合的这些视频开始在网络上流传。传播最广的,还是他非常喜欢的“我的歌声里”,是一个汽车品牌组织的为奥运会加油的音乐活动,拍视频的地点,就在北京朝阳门的地下通道里,那里也是流浪歌手卖唱和乞讨者众多的地方。他丝毫不觉得有问题,旁边的人来人往都没有给他形成一点压力,他慢慢走到镜头前,大声开始,“没有一点点防备”。

这肯定是李代沫当时音乐生活的一部分。在小舞台上卖萌,将自己喜欢并认可的演唱视频上传,在点击率里享受成功的快感,基本就是全部。看不出大红大紫的希望,成为职业歌手,并且被大众认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直到某一天,“中国好声音”导演组的人看到了这些视频。

离成名的这一站路有多么远?金志文和平安也许深有体会。作为行业内的知名乐评人的杨樾对此很有感触:成名通道不是狭窄,而更多是机遇。“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社会模型,有无数人梦想成为那个金字塔顶端的人,唱几首歌,轻轻松松几十万元到手,可这不是靠努力和时间成本就能成就自己的问题,真正最后成功的寥寥无几。”

杨樾在上海听过平安的演唱。“他的声音有特质,也很干净,在酒吧演唱的时候,专门有很多人去听他唱歌,这在酒吧歌手中非常难得。可是我在唱片公司工作过,每天收到的样带,像平安这样的声音有成百上千,全国甚至上万,那么怎么能越众而出就成为巨大的难题。”在杨樾看来,全国像那英或者王菲那样的声音确实微乎其微;像平安、李代沫式的声音,却数目不乏。

事实上,平安也没有打破这个难题。他在上海的酒吧演唱了很多年,积累了大量的观众群,2007年,包括去年底,他都在上海的金茂音乐厅举办过小型演唱会,都是多年来在酒吧听他歌曲的老听众,没有宣传,可是爆满。他的名字也起了很好的作用,放在平安夜前后的日子举办小型音乐会,音乐会的名字就叫“听平安唱歌”。音乐会上唱的大多是关于友情和爱情的歌曲,还有些圣诞歌,也有人特意带着花来现场,向多年交往的女友求婚,两人都是平安的歌迷。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平安就能走向大红大紫,从大学毕业开始在酒吧唱歌,他已经在上海的各个酒吧串了10多年的场子,上海新天地很红的音乐酒吧ARK开张他就在里面唱歌,一直唱到酒吧结业。“当时考虑过未来怎么样?”“我是个乐观主义者。”他这样回答。

选手中,金志文离音乐行业相当近。从东北的酒吧歌手转向为北京一家音乐公司的唱片总监后,他出过几张唱片,有张《兄弟小文》在业内反响还不错,可是几乎都没有声响。他演唱的《左眼皮跳跳》因为在网络上走红,被选为电视剧《张小五的春天》的片尾曲,可还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司机去接我参加演唱会,结果有人打电话问他接谁,他说,接一个网络歌手,他也不认识。”

金志文告诉我,他很善于根据特点去编排歌曲,编曲虽然是他自己学习的,可是进步很快。到北京后,有家唱片企业很欣赏他,老板对他说,不管唱片成功不成功,发行怎么样,他都认可金志文。可是光他认可并没有用处,唱片发行了,几乎无声无息,公司很快解体。金志文于是去了胡海泉的公司,做了签约艺人,因为有一定的音乐才能,还做了兼职的音乐总监,学了很多音乐技巧,对音乐行业也有系统的了解,自己接着又制作了一些唱片,可是不管是放在网络上,还是圈内流传,一切都如石沉大海。

这次上“中国好声音”的节目,他甚至还是替补。“一开始通知我去了,我看了第一期的节目,特想去,可是后来说这季太满了,让我等第二季,我还挺失望的。后来有期节目有个选手没参加,导演组要加人,临时通知我赶紧上,一去那就高兴坏了,唱的就是那首《为爱痴狂》。”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