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鸿雁来时 无限思量

2012-10-31 11:27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自古多情伤别离,而书信来时,便是离别之人的短暂欢愉。这揪心与期待,成为生活的另一种诗情画意,同时也顺手将欢愉的载体——书信赋予了美学色彩。

 

白露节的第一候,便是鸿雁来。在季节上讲,雨后落叶,秋起萧瑟,鸿雁在这个时候将要南迁。雁之去也,不知几万里,逾越地域的界限,在过去的慢时代里,这种长途的迁徙 正好可以将人们消息和思念传递。《汉书》苏武传中,有“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的记载,就是讲鸿雁将苏武在北海的消息传递给汉昭帝,于是鸿雁与传书始有交集。虽然故事中的鸿雁从广袤和蛮荒而来,但每每提到鸿雁传书,人们的脑海中更多还是唯美的画面:海阔天空、雁翎飘摆,鸿雁如童话中的灵鸟,脚侧别着匆匆言不尽的家书。

“流水淡,碧天长。路茫茫。凭高目断。鸿雁来时,无限思量”,这是晏殊《诉衷情》的下阙。诗人在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凭栏处,满怀着望穿红树疏黄的期待。自古多情伤别离,而书信来时,便是离别之人的短暂欢愉。这揪心与期待,成为生活的另一种诗情画意,同时也顺手将欢愉的载体——书信赋予了美学色彩。

幽默的语言、精彩的措辞、美仑美奂的彩笺、流畅自然的书法,都成为架起书信美学的结构式。古有苏东坡文与可“笑到喷饭”的书信,今有王小波李银河写在五线谱的情书。书信承载的生活情趣,远远不是即时通讯可以比拟的。当我们从狼烟到书信再到无线电波慢慢回忆时,也许发现,弹指之间的短信没什么不好,只是有些时候,些许期待、摩挲纸张、面字如人、风景与心情同寄,真的会让我们更加快慰,因为真正的距离不在路途,而在于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