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发现 > 正文

奥威尔的咳嗽

2012-10-29 15:57 作者:鲁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对于莎士比亚经常在剧本中插入与梅毒和性病有关但和上下文没什么逻辑联系的片段的做法,有一些剧评家认为,这是他恶趣味和生殖器迷恋的表现,但罗斯更认同另一些评论家的看法——莎士比亚很可能自己便患有梅毒。

很多年前有本书叫《病夫治国》,专门研究疾病如何通过影响列宁、丘吉尔、罗斯福和戴高乐这些政治领袖的个人生活而改变人类历史进程。这本书大获成功后,该书的两位作者趁热打铁,又推出了一本续集《非常病人》,视角延伸到另一些时代人物,但因为老调重唱,影响力已经远不如之前一本。在某种意义上,美国哈佛医学院医学副教授约翰·罗斯(John Ross)的新书《奥威尔的咳嗽》(Orwell's Cough),似乎更好地承继了《病夫治国》的科学考据与八卦相结合的传统。他把眼光转向英语文学中最伟大的那些作家身上,从他们的作品中寻找蛛丝马迹,进行跨时空诊断,并进而探索疾病如何影响了这些作家的写作风格和角色塑造。

中国人的老话,人吃五谷杂粮,难免生病,作家也不例外。不过,作为传染病专家的罗斯,写这本书的念头,最开始时却源自一种不怎么上得了台面的疾病——梅毒。2004年,他给学生开传染病学史的大课。拥有文学和医学两个学位的罗斯,喜欢在教案中引用一些名人名言,为备课而查找资料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与17世纪初期其他作家相比,莎士比亚似乎对性传播疾病特别感兴趣。

“在克里斯托弗·马洛的7部剧作中,我只能找到6行与生殖器疾病相关的台词。而在莎士比亚的《一报还一报》中出现了55行,《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中出现了61行,《雅典的泰门》中出现了67行。”罗斯在书中写道。对于莎士比亚经常在剧本中插入与梅毒和性病有关但和上下文没什么逻辑联系的片段的做法,有一些剧评家认为,这是他恶趣味和生殖器迷恋的表现,但罗斯更认同另一些评论家的看法——莎士比亚很可能自己便患有梅毒。

罗斯的好处在于他更广阔的历史视野。他搜寻梳理了大量医学文献和新的考古学证据,绘出书中所提及的每一种疾病的历史传播路径,介绍各个时代、各个地区的治疗和应对方法,并通过作家笔下的故事和人物塑造探索疾病对人类社会各阶层的深远影响。

以莎士比亚与梅毒的故事为例,在其中,你可以看到这种源自新世界的疾病在欧洲和亚洲的蔓延过程与地理大发现、殖民主义密不可分的关系,17世纪英国婚姻家庭制度、税收政策、教育改革是如何助长了梅毒的传播,医学界在寻找梅毒治疗方案的过程中是如何逐渐转向专业化和机构化……《奥威尔的咳嗽》其实在讨论肺结核、麻疹、百日咳、登革热等疾病与工业革命和现代化之间的因果,艾米丽·勃朗特的艾森伯格综合症其实在研究精神疾病的遗传因素与社会因素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大背景。

罗斯严格的学术训练背景使这本书足以同任何一本医学史的经典教材相媲美,与11位伟大作家同行,探索疾病的渊源,又使得这段旅程充满趣味,令人沉迷忘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