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日韩自贸区:一场超越经济的博弈

2012-10-26 14:31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中日韩自贸区和TPP谈判的并存为日本提供了实践“平衡术”的机会。“它可以中日韩自贸区项目来扼制美国在TPP上的掠夺性政策,增加自己在对美政策上的砝码。”

超过15亿人口的大市场

今年5月,在第五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上,中国总理温家宝、韩国总统李明博、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宣布年内正式启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从2002年中、日、韩领导人峰会始,这一自由贸易区设想在建立了17个部长级会议机制和50多个交流对话机制后,终于在10年后迎来开启政府谈判的转折点。2011年9月,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已在韩国首尔正式挂牌成立,成为三国之间第一个官方办事处,象征合作机制正式开始。然而,今年9月11日,日本“购岛”事件发生,中日韩自贸区的前景再次成为疑问。

任何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都需要漫长的准备和谈判过程,但无论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东亚地区,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实践推进都是一个格外缓慢的过程。

“对中日韩自由贸易区问题的讨论必须放到一个更广阔的进程之中:那就是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东亚地区的经济融合。”《经济区域主义中的政治:论东亚的地区经济一体化》一书作者、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东亚研究和政治学副教授蔡国忠告诉本刊,“这是‘冷战’终结导致的全球政治经济环境变化、美国霸主地位下降、全球化趋势增强的结果。不同于欧洲的一体化过程,东亚的经济一体化发端于市场驱动的自发性的地区贸易和投资流,在1997到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后,制度化的地区经济合作才变成主题,中、日、韩这三个东亚最核心的经济体都开始日渐重视地区制度的建立。这和他们过去的政策是不同的。”

2010年10月29日,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越南河内举行。图为温家宝总理与韩国总统李明博、日本时任首相菅直人(右)一同步入会场

上世纪的东亚,首先成为资源争夺之地。2000年以后,中、日、韩三国在东亚自贸区发展浪潮中,已经都有不俗的表现。至2012年4月,日本签署的13个“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已经生效,合作伙伴包括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文莱、东盟整体、菲律宾和印度等亚洲各国。韩国在与智利和美国签订了自贸协定后,也在与中国和澳大利亚等进行自贸协定谈判。目前,中国正与28个国家和地区建设15个自贸区,其中已签署10个自贸协定。

中、日、韩基本上都围绕周边国家或经济体各自与外界商谈自贸协定,三大经济体间不但没有开启自贸谈判,中日之间在推进各自自贸区建设的过程中还呈现出了明显的竞争态势。一个明显例子是:在2001年中国与东盟签署自贸协定后,日本立刻加快了与东亚国家签署自贸协定的进程。

“中、日、韩三国分别在东南亚及以外地区建立自贸区,而它们之间却没有尽快进行自贸区谈判的事实的确不同寻常。”美国美利坚大学教授、布鲁金斯研究会高级研究员、日本问题研究主席米莱亚·索利斯告诉本刊,“多年来针对日本企业的调查都显示,对这些企业最具吸引力的自贸区伙伴正是中国,两国贸易和投资的巨额增长证明了这一点。日本商业界相信,与中国建立自贸区能够促进他们在中国的业务,所以,我们必须意识到,这并非因为缺乏利益。”

中、日、韩建立自由贸易区意味着什么?作为东亚最核心的三个经济体,2011年,中日分别为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中、日、韩的GDP占东亚地区GDP总量的75%。中日韩自贸区将是一个拥有15.2亿消费者、GDP总量达到12.3443万亿美元、占世界GDP总量19.6%的巨大经济圈。在全球范围内,它的贸易规模仅次于欧盟和美国。

从三国贸易的比重看,2011年中日贸易占中国贸易总额的9.4%,占日本贸易总额的20.6%;中韩贸易占中国贸易总额的6.7%,占韩国贸易总额的20.4%;韩日贸易占日本贸易的6.3%,占韩国贸易的9.8%。中国已经是日本和韩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三国之间卓越的贸易成就还是在较高贸易壁垒的情况下产生的。目前,韩国对中国的平均关税为10%。2010年,中国对韩国的平均关税为9.7%。2008年,日本虽大幅取消了对中国水产品、厨房用品和家用产品的特惠关税,但对农产品和鞋类产品征收至少30%的关税。目前,三国间贸易额仅占三国对外贸易总额的11%左右,仍然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过去10年里,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可能为三国带来的经济利益已经被各国的研究机构反复论证:随着自由贸易区内关税和其他贸易限制被取消,商品等物资流动将更加顺畅,区内厂商可以大大降低生产成本,获得更大市场和收益,消费者则可获得价格更低的商品,三国的整体经济福利都会有所增加。

根据日本三菱综合研究的分析,在东北亚范围内,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正收益比任何双边自贸区都大,中、日、韩三国GDP将分别增长1.63%、0.23%和1.84%。而南开大学日本经济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在东亚地区各种自由贸易区(FTA)中,只要有中国和日本参加,中日两国GDP、出口、贸易均衡、增加值等方面将获得最大的收益。相反,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在没有对方参与的情况下与东亚国家建立的各种FTA,都将给对方造成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对日本经济的负面影响更大。

早在2003年,由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韩国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和日本综合开发研究机构联合组建的中日韩合作研究小组对三国的上市公司和与其他两国有贸易、投资关系的企业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中国企业中的85.4%、日本企业的78.7%和韩国企业的70.9%都对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持积极肯定的态度。

经济合作中的政治算计

2002年在中日韩首脑会议上,中国率先提出了建立“中日韩自由贸易区”构想,表现出与日本加深经济合作的积极态度。但在当时,日本方面表示,“建立中日韩贸易区是中长期的考虑”,这一进程应当是:在日本与韩国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基础上,中国在适当的时候加入。

在蔡国忠教授看来,中国的自贸区和制度化地区经济合作政策的态度从过去的怀疑和反对转变成了支持和参与,这源于国家实力上涨后在多边外交领域日益增长的自信。“在中国看来,东亚双边和地区性的自由贸易区不仅是进一步向世界开启中国经济、深化内部改革的新平台,也是推动机制化地区经济合作,为东亚共同体形成铺平道路的有效手段。以庞大的市场和增长的经济实力为杠杆,中国自信能在地区自由贸易区和东亚共同体中获得更大的影响力。”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网络编辑:刘暮彤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或扫描二维码
微信:lifeweek或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