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寒暑识记 > 正文

秋园斑斓,握手已违

2012-10-25 15:05 作者:鲁子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如今,我还记得那些精心擦拭的叶子夹在哪一本书中。它们就好像一颗一颗沉醉的心,在万重天空大地间肆志飞翔。在波浪翻天的学生时代,那是将要阅读旷世诗篇的许诺,而今回想起来,却像漫落纸张间的斑斓热泪,结成了痂。

抚别树木,久离燕园,我快忘了秋天的样子。这季节,已经穿上了棉袄,秋味应该炖得浓了,不知道大学里燕园中银杏叶子是仅仅卷了个涩绿的边儿,还是透透地氤开大块层层叠叠的浓黄。

银杏树冠小,绿得温温吞吞,平时显不出有多少叶子,光是枝丫四面八方粗糙地伸着,让人替它着急。想不到经西风暖日一泡,那点叶子转黄之间涨出好几圈涟漪,把两边学生宿舍楼的窗口遮得好像远在云彩上头。

等小叶子黄纯粹了,整棵树都透明起来、飘飘闪闪、踮脚欲飞。大路上,层层叠叠铺上银杏叶。捏起一片小扇,纹理细腻得像指纹。厚厚一沓,干净舒服,同学们没有多少匆匆走路的,都坐在地上照相。单反相机,长枪短炮,黑色的呢子大衣,红色的毛外套。偶尔一阵小扇叶翻着光落下,姿势摆得更欢了,单反相机抓紧咔嚓咔嚓。

落了一层一层,树上还云朵般厚,原来银杏有这么多叶子。如今,我坐在合租房里,不知道这叶子落到第几层了。然而学院灰扑扑山墙上的爬山虎,倒能断定早就酿熟。我闭上眼,揣兜走过人影跳跃的篮球场,两边的小叶黄杨还硬硬地绿着,转个弯儿,瞧见学院的小楼了。

爬山虎半含着燕园,好像潮水冲袭悬崖上的城堡,白浪卷花,水雾漫天。未名湖遥感楼侧面,只挂半壁,丝丝经脉细密伸展、向上延伸,顶端的部分好像血管般意志勃勃,如同生物书中的树状图。电教楼,早已被整栋占领,蜥蜴、鸟雀和爬山虎一起,将一座大楼牢笼成热带雨林;粗壮的藤蔓盘绕楼顶、又反垂下来,直接地面,从下面走过时仰望,如同千寻瀑布。每年秋味转深,遥感楼白墙上真真正正长出了浓红的血管,电教楼的瀑布帘化成一片从天而降的陈酿。

在我们学院灰扑扑砖墙上,爬山虎却只温温柔柔地套上一层毛衣,舒适凉快、薄厚得当,针脚仔细均匀。入了秋,浓绿的毛衣蘸上夕阳的颜色,在浓紫、通红、金黄之间流动,叶片蜡一般发亮。摘下每一片,都五色变幻。吃过午饭还不想回图书馆的时候,在这些山脊短墙下溜达晒太阳,拾起一片叶子,擦干净灰尘,放在课本里,书中的诗文也舔着白霜的凉意,连纸张都尝到了天地气动的味道。无尽的阳光,无尽的书和文字,图书馆里一架架书刊仿佛人类丰富的脑叶。

如今,我还记得那些精心擦拭的叶子夹在哪一本书中。它们就好像一颗一颗沉醉的心,在万重天空大地间肆志飞翔。在波浪翻天的学生时代,那是将要阅读旷世诗篇的许诺,而今回想起来,却像漫落纸张间的斑斓热泪,结成了痂。

在秋天的静夜中闭上眼,淘挤虹膜底下印着的小黄扇叶、酒意红掌,捉出风过时蜡叶的轻轻撞击、人们头顶淡黄流泻的无声,摩挲指尖蹭过的微尘、按过的粗糙。然而颜色声音迫近时,滋味突然滑远,触感气息来临时,印象钻进模糊。

究竟经年,这么反复追看,记忆也磨薄了,脱有形似,握手已违。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