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香篆二三事

2012-10-22 16:11 作者:乔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古人爱香,亦善假之,一边焚香一边计时就是精巧的发明。将香粉用模子压印成固定的字形或花样,使其循序燃尽,此法即称香篆,也作香印。

轻覆雕盘一击开,星星微火自徘徊。

还同物理人间事,历尽崎岖心始灰。

                              --《香篆》宋·华岳

华岳是南宋时一位力主抗金的志士,曾登武科第一,诗风豪放,政论文章亦能纵横捭阖,颇具识见,后来因为政治斗争被仗毙于市。这样一个人竟有专书香篆的小诗传世,算得上历史对他的厚爱。宋人写诗本来看重理趣,在韵致上稍逊几分,大概也无从苛责吧。从另一个侧面看,香事在古时已经归入日常,与职业性别人生志趣都是无涉的,现代人习惯了香闺闲情的想象,却不料一个在庙堂上郁不得志的大丈夫也能对着小小香炉发一番人间事的感叹。

古人爱香,亦善假之,一边焚香一边计时就是精巧的发明。将香粉用模子压印成固定的字形或花样,使其循序燃尽,此法即称香篆,也作香印。宋人笔记《梦梁录》里有好几笔讲这件事,一处说"太祖庙讳匡胤语,讹近香印,故今世卖香印者不敢斥,呼鸣罗而已",另一处摹其情状,"京师人货香印者,皆击铁盘以示众人,父老云以国初香印字逼近太祖讳,故托物默谕",市井生鲜与天子威严,一并呼之欲出。

据记载,当时制香者将一昼夜划分为一百个刻度,香长二百四十分,每个时辰大约燃烧二尺,共计二百四十寸,正是百刻香的由来。甚至还根据节气不同、昼夜长短的变化来调整香径和香长,作四时香篆。福庆、长春、万寿等字样各异的节庆香篆,也一应俱全。这样看来,天地自然之易,人间佳节之欢,这含蕴着无限匠心的香篆都算躬逢其盛了。

文人也不吝笔墨。李清照曾作一首咏梅词《满庭芳》,中有"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这首词长久以来被作为李清照早年抒发闺怨闲愁之作,言外之意,这种愁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愁,而非历尽劫波之后,载不动许多愁的愁。而"篆香烧尽",连同小阁、闲窗、画堂等诸物事,就一同成了这种闲愁的证据。持异见者观全词格调,说是词人晚年自我纾解的尝试。人事既已至此,曾经沧海也只能淡淡地化入闲笔之中了。

李清照命途骤变,南渡前后其词风判若云泥,终究也留下一首模棱两可的作品任凭后人揣度,成了她"物是人非"之叹的最好注解。本来,一个小小的香篆,循着时间默默燃尽已是本分,如何再求它去解点香人的心事呢?

以香篆入诗,写寥落悲愁的远不止女词人一个。清代大词人纳兰性德也在对亡妻的绵长思念中,任由"篆香消,犹未睡,早鸦啼"。中秋节凹晶馆联诗,妙玉作"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截住黛玉,续完全诗,虽是白描,也透着大观园盛景不再的冷寂。就连豪气云天的辛稼轩,也有"老去逢春如病酒,唯有,茶瓯香篆小帘栊"的英雄迟暮之悲。

这样看来,最浅白又把道理讲的最明白的,还是华岳那句"历尽崎岖心始灰"吧。

链接诗文:

李清照《满庭芳》

小阁藏春,闲窗锁昼,画堂无限深幽。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手种江梅渐好,又何必、临水登楼?无人到,寂寥恰似、何逊在扬州。

从来,知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揉。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莫恨香消雪减,须信道、扫迹情留。难言处,良窗淡月,疏影尚风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