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节气 > 封面 > 正文

焚香度日尽从容

2012-10-22 16:08 作者:张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为何香会被赋予这样神妙的意义?这大概和香的特质有关,当香材点燃,香味或幽或明,给人的神经以不同寻常的刺激,让人心思舒畅。推己及人,由人所喜的香味也必然为神所乐。而烟迹随风扶摇,在先人看来,更是真的已经直达天宫。

每年春节前夕,我们一家人会去城郊的坟山上坟。点燃宝烛最是麻烦,必须半蹲着,将蜡烛拉进怀里,像安抚一个怕风的婴孩。最简单的是点香,线香触火即燃,发出阵阵幽香,母亲用手将香上的明火扇灭,分给我们一人三支,让我们举着香磕头,然后将线香插在墓碑前。香销头白,香上的青烟抚过墓碑的字迹,被风一吹,就四散飘摇,让我怀疑,生者的问候不知正被带去何方。

最早,古人燃香就是为了沟通人神鬼途。《尚书·舜典》记载,"正月上日……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岁二月,东巡守,至于岱宗,柴,望秩于山川。"其中,禋、柴都指燃香的仪式。最晚至周代,燃香祭祀就已经成了宫廷祭礼的成文之规,《周礼·大宗伯》有"以禋祀祀昊天上帝,以实柴祀日月星辰"的记载,《诗经·维清》里也赞颂了文王订立禋祀祭天的典制,"维清缉熙,文王之典。肇禋,维周之祯。"之后诸朝,皆将之视为定规。

及至佛道深入人心,为佛老道君供上香烛,更是成了信徒的头等要事。"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无论佛道,都讲究一个香火鼎旺,期盼进香者络绎不绝,香云笼罩。佛教和道教还分别在典籍中承认了燃香对于修持炼道的作用。佛教有《供养偈》,云"祈愿以此香供养诸佛贤圣,在无边世界,普熏一切众生。"道教则有《祝香咒》,"道由心学,心假香传……香云密罗,上冲九天。"

为何香会被赋予这样神妙的意义?这大概和香的特质有关,当香材点燃,香味或幽或明,给人的神经以不同寻常的刺激,让人心思舒畅。推己及人,由人所喜的香味也必然为神所乐。而烟迹随风扶摇,在先人看来,更是真的已经直达天宫。

而推动香世俗化的,有文可载的是文人士大夫。若是说屈原"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还是将香草戴在身上,单纯的追求香身的话,那么辛弃疾的"焚香度日尽从容"就已经是燃香静思了,到了黄庭坚,更是将之提到理论的高度,所谓"隐几香一炷,灵台湛空明",就颇有些禅意。在文人士大夫的笔下,香和鬼神关系寥寥,更多象征着一种生活品味和生活态度,是一种享受的方式,也是文人附庸风雅之物。单是与香有关的称呼,就有三十多种:"香之远闻曰馨,香之美曰驶,香之气曰馦",其他的还有馣、馧、馥、馤、馢、馛、馝、馞、馟、馜、馡、馠、馚、馩等,表达了香的不同气息。

香是如何从一种宗教性的事物演变为文人享受之物的?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话题。从洪刍、陈敬、周嘉胄,到苏东坡、钱谦益,再到李清照、陈圆圆等名媛,他们的诗词歌赋、笔记小说中都将香玉日常生活紧密联结。在这些喜爱燃香者中,黄庭坚更是自称有"香癖",能出其右者大概无几。倒是《艺文类聚》引《襄阳记》中记载了一位刘季和君,因为上厕所也要燃香,受到时人的嗤笑。大概可以和黄庭坚一比。

在高尔泰的散文集《寻找家园》里,记载了旧时江浙农家进山"推木香"的往事。香木长在深林中,砍伐后晒干、磨成粉,就成了香屑,后者正是制香的原料。香屑要由山下的农民用独轮的手推车进山去推,一篓木香大小如汽油桶,很重。一边一个绑在手推车上,重量全凭中间的轮子支撑。山路崎岖,又有百里之遥,许多人回来,都闪了腰,高尔泰在文中写道,"在村上,你只要看到谁腰上贴着狗皮膏药,就知道他推木香回来了。"

农民们甘愿受这份苦,是因为香乃节庆祭祀不可缺少的神圣之物。那么文人大夫呢?享受生活的他们,可能单纯是不知道这回事罢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