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节专题 > 全程报道 > 正文

设一个计,嘉宾:张永和

2012-10-19 11:11 作者:张永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从设计有用,到设计没用。这个没用最终想和大家说的是实际上设计的确是有用的,可是它也可以超越,恰恰在超越的时候形成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是有其特殊性的,和美术的文化不一样,和其他的文化也不一样。可是作为一种文化,也可以和其他的领域构成交流。

讲座现场

苗炜:欢迎大家来听张永和先生的演讲,张老师你们应该都比较熟悉,我刚才和张老师说了两句话,北京话的口音。在北京话里有些词是加儿化音的,比如我们上学的时候我电影儿,一般指美国电影,好莱坞大片,说电影,不加儿化音,指法国电影,艺术片。张永和老师的题目“设一个计”,在北京话里也有比较复杂的意思,什么意思呢?我们掌声有请张永和老师。

张永和:先跟大家解释一下题目的情况,我也不记得多久以前,三联舒可文让他们不同的同事疯狂地骚扰我,说要个题目。反正得说设计这档子事,这我是知道的。我本来想是“设一个计”,“害”舒可文,最后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不过按照今天的情况看,设的这个计最主要的就是把我自己绕进去了。昨天晚上深更半夜还在苦恼,苦恼想不出来到底讲什么。当然这个设计的事能讲得很多,现在有几个题目,我心里还没有决定哪个,大家一会儿可以投票,不过都差不多。我自己比较倾向于“设计的纠结”。

 今天对中国建筑师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今天早晨一早起来就发微博。我现在也是微博控。因为昨天深更半夜的,另外一个北京人华新民给我写私信,让我在网上宣传她爸。这个事我特别乐意做,但因为要准备讲演,就拖到了今天早上。华新民的父亲叫华揽洪。这个老先生出生在法国的里昂,所以叫揽洪,揽洪就是里昂。今天是华老先生一百岁生日,他不幸的经历让每一个关心建筑的人都很纠结。他在50年代初从法国回来报效祖国,没报效太长时间就被打成右派。受的折磨就不说了,也没能做太多的工作。但他是一位非常伟大的建筑师,在他工作很短的几年里做了非常重要的工作。当然另外一个悲剧,所有他盖的这些房子,我估计此时此刻都拆得一干二净了。我在网上提的是北京儿童医院,现在已经没有了,那是中国早期最重要的现代建筑之一。还有他在二里沟小区做的工作。有几个建筑师想把中国式的空间做到比较大的社区里,根据四合院创造了双周边的住宅区布局,华先生和我父亲张开济一起做的这个事,华先生做的二里沟,我父亲做的三里河小区。用这几句话开个头,一个是向华先生致敬;二是我估计此时此刻王军也在说这几句。你们“牺牲”了王军过来听我讲演,我非常感激。

    今天估计有不少内行,嫌我说的太基本了,就请你们问些深刻的问题。如果你们是外行,那可能就正好合适。

    大家对设计这个事可能不太了解,是因为它有一个很不清楚的边缘,但我今天给大家讲的核心是清楚的,尽管边缘的确比较模糊。设计和生活,是的说设计的目的。设计实际上是和艺术不同的,这常常被混淆。混淆到艺术家就别说了,自己觉得都能做设计;如果连设计师还去羡慕艺术家,这就有点不对了。

先说一个很核心的设计的内涵问题,设计常常是个实用的东西,这和艺术首先就有所区别。我给大家看的案例都是我们非常建筑做的各式各样的设计,一些很具体的问题需要解决。同时每个设计都使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反思“设计到底要做什么”这一类问题。(放一张北京老四合院的照片)这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猛一看也没觉得这里哪些是设计过的。我们现在一说设计,就象建筑设计,希望一下就能看得出来,最好是眼前一亮。其实过日子不是老眼前一亮,设计里面有很多细节很平常、很基本,在发现和完善它们的过程中,使我们体验到设计渗透到生活细节中的一份敏锐和愉悦。如果这个东西稍微有点别扭,尽管是很简单的事,也会每天都记着。比如挂毛巾的架子离墙近了点,你总觉得不对劲。同样许多我们每天使用的东西,都会觉得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设计的第一个目的很简单,就是使人们的生活稍微改善一点。

我先迫不及待地给大家看一个刚出炉的设计。有人找我们设计一把紫砂壶。我看了一下现有的紫砂壶,虽然和我说的设计有点距离,基本上也挺不错的,有抽象也有具像的,南瓜、西瓜等,光瓜的系列就很有趣。问题是为什么用紫砂壶?紫砂和茶融合在一起,是其它壶所不能及的。有一个故事,儿媳妇把公公的紫砂壶里的茶垢费劲洗干净了,也就把多年沉淀在紫砂里的茶精华给洗没了。我一直在琢磨是否有一个更方便的倒茶方法。作为建筑师,而不是产品设计师,我们最终和产品设计方面的专家合作设计了这么一把壶:分上下两部分,上面是紫砂的,有一个茶漏,放进茶叶,倒开水进去,泡好了,一按壶顶,茶水就漏到下面的玻璃壶里。这么一把壶前后设计了两年。倒茶的时候,你把紫砂部分放在旁边,就用玻璃壶。没壶把,但是两层的,就不会烫手。这是实用性的设计考虑。如果大家再看得仔细一点,玻璃壶的外面是比较抽象的,是一个简单的几何形,里面的壶是我们北方最基本的茶壶的样子,通常是瓷的,带两个铁丝把。你若有心,可以读出一把似曾相识的壶。当然这不是最最重要的。设计紫砂壶的过程就是一个经典的解决问题的设计过程。设计如何能够改善一点使用,改善一点生活。并不是说我们发明了什么。了解现有的技术,对产品进行完善,实际上是设计的一个应有的最基本的状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夏夏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