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极昼下的舞蹈,溪水中的珍珠——格里格的钢琴独奏小品

极昼下的舞蹈,溪水中的珍珠——格里格的钢琴独奏小品

【来源: 爱乐 2012年第10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詹湛 2012-10-18 15:50 编辑: 刘暮彤

『音乐片段试听』:《抒情小品》之“挪威旋律”  

 爱德华·格里格算得上是一位对钢琴充满着兴趣的作曲家了,在他74首有编号的作品中,超过20首都是写给钢琴独奏的,另外还有一些四手联弹的作品,他甚至还不失乐趣地将自己的其他器乐、声乐作品改编为钢琴版本。格里格承认,自己在室内乐中担任钢琴伴奏能带给他极大的满足感。可是,今天的爱乐者们说起格里格,除了会偶尔谈到他的钢琴协奏曲、十卷《抒情小品》之外,其他的话题似乎已寥寥无几。所以本文试着从格里格的钢琴独奏小品入手,希望复原格里格作为一名钢琴作曲家的杰出地位,并阐明他为什么能跨越遥远的一个世纪感动今天的我们,揭示格里格在《培尔·金特》之外的另一面。

首先,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大部分格里格的钢琴独奏作品被今人轻视乃至忽略呢?诚实地说,与李斯特、肖邦相比,格里格几乎所有的钢琴曲都没有太大的技术上的难度,甚至其中的大部分无需太费劲操练,就可以被非专业演奏者们弹得像模像样。所以,它们中的很多都被认为是教学或者练习时应该出现的曲目,或者被看作纯粹是为业余爱好者和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所准备的。于是,格里格的钢琴曲更多地出现在了非正式的、有些轻率的小范围演出中,年轻人青涩的技法其实很可能无法传递出小曲子中的地域和民族韵味,大部分观众自然会仅凭第一感觉就嗤之以鼻:"这样的曲子太不专业了。"无论在什么领域,推倒一样东西总比重建它来得轻松得多,所以单靠少数几位优秀钢琴家的努力很难挽回格里格钢琴作品的重要地位。另一方面,格里格的钢琴作品谱写时的本来目的就不是大型的音乐会,它们在节目单上也愈发地站不住脚了。可是,我们可以反观舒曼的钢琴小曲,它们本来也不是为音乐会而准备的,却在大钢琴家们的曲目库里赢得了一席之地,这又是为什么呢?格里格与舒曼间的区别更多在于,舒曼的钢琴作品大多有着一个或者几个诗意的主题,这让曲目安排显得更为紧凑与连贯,但是格里格除了在《霍尔贝格组曲》与《挪威民间生活素描》两者之外,都不具备什么鲜明而具体的主题。他的作品,似乎天生就缺乏一种整体的构想,无论是在十卷《抒情小品》,还是《幽默曲》(Humoresques)之中,每首小曲子之间都没有太多紧密的联系,或者说,作曲家从来也没有刻意地将它们作为一个整体看待。这种情况或许源于格里格随时可能迸发出的灵感,但却在无形中阻碍了听众更好地接纳它们--其中任何一首都没有强大到足以独立,把它们放在一起却又没法简单地概括,这就是格里格钢琴作品在外界看来最为"尴尬"的地方了。

格里格在演奏钢琴

然而,我们应该承认,格里格的钢琴作品地位上的小问题完全无碍它们卓尔不群的艺术价值,尤其是在简洁美妙的旋律与迷人的挪威民族气质方面,它们自从诞生起就绽放出了珍珠般的光泽。在这些有着诗意标题的短小作品中,格里格或是描述了一种情绪,或是展现了一种景致,或是用音乐的手法把有趣的民间场景表现得淋漓尽致,它们的共同点是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平静与喜悦,相比其他任何作曲家,格里格都拥有更强大的、化繁为简的精神力量。笔者以为,从另一个角度看,倘若需要为格里格的这些乐曲配上相应的画面,那其中的大多数必定是一幅从透明的玻璃窗中望出去的,阳光下的绿色牧场--仿佛出自挪威画家弗里德里克·陶洛(Fredrik Thaulow,1847-1906)的手笔。而那种偶然降临的、灵光乍现的感觉像极了佩德·巴尔克(Peder Balke,1804-1887)用饱蘸情感的油彩描绘日出或者日落时豁然开朗的天空。

海外的格里格研究者趋向于将格里格的钢琴作品分为两个大类:为数众多的钢琴独奏小品,和能够鲜明凸显格里格民族主义风格、数量不多的长篇幅作品(比如钢琴奏鸣曲和《挪威民间生活素描》,我们这里探讨的主题,以格里格短小而富有意味的独奏小品为主。

那么,我们先从格里格的早期作品Op.1谈起吧。这首由四部分组成的、无标题的小曲显然和作曲家当时的年龄特征相当符合--青涩,有些胆怯,试图模仿舒曼的钢琴独奏曲,却并不能完全熟练地驾驭乐思,和任何一个莱比锡音乐学院十八岁学生手下的新作没有太大的区别。其中的第二首(C大调)尤其值得我们注意,虽然谱子本身不难,可是却与传统的浪漫主义不尽相同--整首乐曲中布满了出人意表的小变化,尝试性的半音化风格或多或少预示着格里格今后的道路。第三首(A小调)是玛祖卡舞曲形式的,在风姿绰约的沙龙作派里似乎能看到肖邦的影子,它与第四首的崎岖波折恰成对比,后者充斥着一种阴郁的气质,变调的速度也让人有些猝不及防,结尾处凄美的三连音后来成为了Op.43《孤独的漫步者》中的主题动机。 

接下来的一组作品《六首诗意的音画》(Op.3)是以E小调、语气坚决的第一首开始的,同样以E小调结尾;第二首B大调音画具有如歌的旋律,温暖而且跳跃得仿佛是一团火焰;第三首C小调则强健有力;第四首E大调充满了细致微妙的切分音,同时绵绵不绝的悬留音造就了一种柔和似水的流动效果。在第五首F调中,格里格似乎加入了温和的香料,它是以民歌旋律开场的,之后却留下了孤零零的五度在空气中回响,使人有一种田园牧歌式的错觉,这种风格的显露预兆了将来格里格更多具有浓厚挪威地方韵味的作品出现。

在Op.3和Op.6两部作品诞生之间,格里格在哥本哈根认识了一个挪威老乡,他就是作曲家理查德·诺德拉克(Richard Nordraak)。诺德拉克的出现大大激发了格里格对于发掘挪威民歌素材的兴趣,也因此改变了格里格对于音乐的整体认识,从那一天开始,他再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接触到本土民间旋律的机会。尽管在接下来的作品中,他受教育的源泉--德国风格仍旧主宰着格里格的主要思路,让他一时间无法弃绝,但挪威的地方气息已经在他的作品中一天比一天更加浓郁。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53期(2012-10-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