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太原富士康骚乱:年轻人与大工厂

2012-10-18 13:17 作者:吴丽玮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2期
包括那些闹事的工人、保安在内,富士康到处充斥的是原子般、均质化的存在。

插图 张曦

底层的斗殴

9月23日晚参与打砸抢的工人数量约为2000人,持续时间近4个小时,但这似乎并未给太原富士康造成强烈的紧张感。除了直至次日下午的厂区戒严和一天的临时放假,以及被损毁严重的商业街店面难以一时修缮外,这里随即恢复了昔日的人流和平静——“这是一场不涉及生产的斗殴。”

冲突的起始点在富士康科技园的员工宿舍区内。一名河南工人晚上在外边喝了酒,进园区大门时遭到保安的盘问,“工人没带员工卡,和保安冲撞了几句,闯了岗,当时只有一个保安在执勤,后来几个保安开着电瓶车追了进去,把工人揪到车里揍了一顿”。富士康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被打的工人很快叫来了自己的同乡,狠狠地教训了保安队长,于是双方开始群殴。

此时是晚上23点多,恰好是夜班工人就餐的时间,混战很快变成一场骚乱。当时正在园区商业街吃饭的一位工人对我说,至少有两三百人在店铺外面搞破坏。“超市、中国移动的店铺都被砸烂了,手机、香烟、食品被抢了个精光,银行的玻璃也砸烂了,就差抢取款机里的钱了。”亢奋的加入者们起着哄,和其他人沿着园区街道扫荡每一个可能有保安存在的角落,“警车被推翻、砸坏,警灯还一红一蓝地闪烁,有人点着了摩托车和电瓶车,一片火光。”走在骚乱队伍中的小刘告诉我,虽说官方的数字是参与者2000人,但大多数人只是跟着看,他当时之所以没离开,是因为人群正往一幢女生宿舍楼方向走,自己的女朋友就在上面住。“不过人们只是把岗亭里的保安揪出来打了一顿,砸坏了岗亭,没人冲进宿舍里去。”

那些没来得及脱掉制服躲避的保安被狠狠地打倒在地,“看见穿保安服的就打,每个人至少被几十个人围着”。对保安的积怨变成了工人的一致行动,小刘说,他曾看见一个楼道里的山东人和河南人打架,其中一个还打破了头。“保安来了之后,不知怎么把双方的人打了,结果所有人都火了,开始围着保安打。以前被保安打过、骂过的人这次全都找到了报复的机会。”直至次日凌晨2时许,骚乱才得到了控制。太原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称:事件中有40人受伤,均为男性,其中3名重伤患者目前生命体征平稳,其余伤势较轻,没有人员死亡。

与餐厅、宿舍等后勤部门一样,保安队也被外包了出去。富士康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我,保安队实际上是由太原小店分局派出的协警组成。太原富士康科技园是山西最大的引进外资项目,引进之初,政府便承诺负责园区规划、厂区建设、招工等工作,“富士康要做的只是搬来机器”。富士康的保安两班倒,在9个大门执勤的保安每班10人,在宿舍A、B、C、D区共有20多个警亭,每个警亭每班1人,另外在每个车间内外还有数量不等的保安巡逻。

保安是富士康军事化管理体系的延伸。进大门刷卡、进工厂走安检门、在厂区里必须走斑马线、园区里行走不许吃东西等等,这些都离不开保安的视线,一旦违规,保安有权对此进行盘问。“进大门时保安可以要求任何人把厂牌拿过来看,往往是一些他们看不顺眼的,或者长得漂亮的。”有时候保安会故意用严格的厂规刁难人。如果穿过车间的安检门时,身上的金属物件无法卸下,保安通常会用扫描器手检。一个工人告诉我,有时他们完成了工作量想提前出去吃饭,保安会拒绝手检。“他让你等到下班时间,等别人排队过完安检之后再给你检查,耽误了好长的吃饭时间。”工人陈星说,他刚来富士康没几天就差点和保安打起来,原因是进车间时身上带了一支水笔。“工厂规定不能带笔进车间,怕你在里面装小螺丝刀。我刚去不是很清楚,进门安检时,保安不说任何理由就把笔拽走了,那感觉我就跟低人一等似的。我跟他吵了起来,他拽过我的厂牌要看,还威胁说,如果不是在车间,他早就打我了。”保安常常出言不逊,工人会招来莫名其妙的侮辱。“有一次我看见一个男工人穿一件紫红色的女式工服进大门,保安在旁边笑道,你傻×了?穿女人衣服进来了!大门有两个刷卡区,一个是‘员工区’,一个是食堂、宿舍的‘驻厂区’,工人不小心刷在了‘驻厂区’,保安会骂,你瞎眼了!”

保安的素质并不高,里面不乏附近城中村里的小混混。与富士康厂区南门隔马路相望的南黑窑村里,街头小混混常在半夜出来抢钱,一个在村里租房子的工人说,发工资那几天,晚上他们都不敢太晚出门。与工人相比,保安的工作轻松很多,车间里工人在工作,保安可以趴在门口的桌上睡觉。保安的工资在每月1700元左右,比工人低,但因为不被富士康管理,行事猖狂很多。陈星说:“我的一个工友就是因为女朋友被保安骂哭了,直接从车间冲出去把保安给打了,打了架就要被开除,这是富士康的规定。但保安不用遵守这个规定。”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我,富士康给保安队配备了电瓶车、摩托车和自行车,保安经常炫耀着在厂区里开得飞快。有一次,一个保安因为开摩托车速度太快,一头撞在了园区里停在路边的洒水车上,当场身亡。在此之后,富士康把保安的摩托车换成了电动车。

老乡的纽带

富士康工人的入职工资在不断上涨,最新的政策是,入职4个月后,基本工资2000元,而上半年的标准是入职9个月后,工资1800元,目前的待遇水平已接近太原市的平均工资。本地的就业市场一年前就接近饱和,临近的山东、河北、河南、陕西等省由政府安排,开始源源不断地向太原输送劳动力。“往往是一个县一个县地轮流招,到了县里,就是把一个中专、技校的所有毕业生都统一送到太原。”上述工作人员说。富士康也会大批抽调其他厂区的工人来支援,深圳观澜厂区4个月前抽调了7000多人,这次参加斗殴的河南工人,有些从郑州厂区刚刚调来一两个月。

一开始,老乡的纽带关系的确是最强的。他们可能来自同一个乡村、同一所学校,相互抱团能在陌生的环境里获得安全感,同时也对这种特殊的工厂管理方式更加敏感,容易相互暗示和传染。孙小飞是本地人,年初进厂后他就和其他500名山西人一起分到深圳观澜厂区,在那里学习一段时间的iPhone4S生产技术。500个人分在了一个车间,刚去一个月就和车间的线长打了4次架。“我们刚去,技术不熟练,但线长明显歧视我们,经常骂我们笨,还说你们这些外地人来这里干吗。一个山西工人和线长打起来,所有的山西工人就会全拥上去,车间里的几个组长也不敢管。”4次打架以开除3个山西人告终。“工厂里规定我们每天统一上工,统一吃饭,统一回宿舍,不许和其他人交往,那段时间我们完全都处于封闭状态。”

山西人在深圳的作业安排实属特例,在太原厂区,刚刚分来的老乡们会被迅速打散,分流进各个车间填补空缺,老乡之间原本致密的群体感不久就会被抹去。“从还没入厂就有种被当成牲口任人挑选的感觉。”进厂半年的山东小伙儿郑林说,“刚来时富士康的招聘员对着一屋子人说,伸出胳膊,张开五指,还要简单地做一些伸缩动作,由他们前前后后进行检查;体检测身高体重时每个人要大声报出姓名,以证明自己不聋不哑。仿佛就是集市上的主人给予我们当牲口的权利。”在宿舍安排上,老乡也是不允许住同一房间的,甚至日后同一车间的工友也不会住在一起。“宿舍里脚丫子味可臭了。我们刚进去时宿舍里已经有6个人住,新来的有4个。有些人上白班,有些人上夜班,宿舍里太吵,很难好好休息,有些人很长时间也不会说几句话。宿舍管理也很严格,不能自己洗衣服、不能用吹风机、不能抽烟、不能晚于夜里23点回宿舍、不能进入其他的宿舍楼……”初入厂时群情激昂的感觉不再有,面对介绍自己来的老乡在斗殴之后被送出了厂,他平静地搬出宿舍,在相对较偏僻的马练营村租了一间7平方米的小屋,每月房租300元。他几乎再没有其他的朋友,可也不觉得有足够大的动力推动他在老乡之外寻求新的社会关系。每天他与人交谈最多的时间是去食堂吃饭排队的空当。“餐厅人太多,排队要40分钟,在这个时候和线上的工友聊天。在车间虽然可以悄悄说话,但加工手机外壳,只有把材料放进模具后等待的24秒时间有空闲,太短了,说不了话。”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