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托尼和黄河慈善厨房

2012-10-17 14:17 作者:王珑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1期
托尼只有两双鞋,夏天的凉鞋,冬天的登山鞋。黄河慈善厨房面向的只有两类人:希望为他人服务的人与需要帮助的人。

结缘西安

黄色鸭舌帽、长发、戴眼镜、一件印着“黄河慈善厨房”字样的蓝黑色T恤,这是托尼一贯的装扮。每周一、三、五晚上18点30分,他都会出现在西安五星街教堂旁边的简易食堂。7年来,这个英国人免费请流浪汉喝粥吃包子,他的团队每个月提供的简餐超过2000份。

46岁的托尼出生于普雷斯顿,曾任英国皇家海军电子工程师。他的偶像是圣雄甘地和特蕾莎修女。但与特蕾莎修女12岁就听到灵魂深处的声音、立志做神职不同,托尼年届不惑才决定遵循内心的呼唤。

10年服役后,托尼开过金融公司和房屋中介公司。这位每天工作16小时的工作狂在拥有了自己的庄园和跑车之后,厌倦了赚钱,也厌倦了朋友之间对物质生活的攀比。2002年,他不顾父母的反对,做出疯狂的决定:卖掉公司、房子、车,开始周游世界。

笃信佛教的托尼一直热衷慈善。他曾和朋友一起,在3年多的时间里给意大利、罗马尼亚的孩子捐赠了价值1000万元人民币的医疗器械与生活用品。在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他通过打坐、冥思、做义工等方式禅修,并萌生了去印度修行的想法。

街头的流浪者很多都认识托尼,对于有病或有困难的流浪者,托尼会主动询问并想办法给予帮助

然而,托尼在2005年途经西安时,一位讨钱的乞丐改变了他的计划。那位60多岁的老太太腿脚并不方便,但她一路跟着托尼,希望他能给些钱。当时托尼并没有施舍,但他之后打坐时一直忘不了老人的眼神。第二天,他沿街找到了老人,提出请她吃饭,但被拒绝了。流浪者对于眼前这位老外不同旁人的举止疑虑重重。

之后,托尼开始打听西安的流浪者住在哪儿,他们在哪里吃饭,谁关心他们。当得知中国并没有类似西方“慈善厨房”的机构时,他决定留下来,为残疾人和无家可归者提供免费的餐饭。

2005年12月18日,托尼和两位澳大利亚朋友、一位中国朋友走上街头,为流浪者派发食物。他们拖着箱子、背着水壶在繁华的钟楼附近寻觅,箱子里装着包子,水壶里装着粥。当时还只会一点中文的托尼依靠肢体语言,花了很长时间才打消了25个流浪者的疑虑,发完了第一批50个包子。

自此以后,托尼坚持每周日在五星街教堂外发包子。2006年1月和2007年4月,发送简餐的频率先后改为一周两次和一周三次,地点也从教堂里的停车场,搬到了旁边建起的平房。

托尼住在西安市南郊的佛家庄,他像“食盐进军”时的甘地一样,毫不介意日晒风吹、蚊叮虫咬。他的房间里没有空调和暖气,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冷了多穿几件衣服,热了多流点汗”。但是,他对这种“我渴,只需一滴泉水”的简单生活情有独钟。

“这里有很多寺庙,东西好吃,公交也便宜。”托尼曾对陕西省慈善协会组联部副部长刘正霞说,“我和西安很有缘,我心里觉得这里胜过印度,这正是我寻找并能做好善事的地方。”

发包子

周五下午16点半,已经有十来位流浪汉坐在五星街教堂大门外等候。他们或推搡打闹,或就着凉水吃讨来的大饼,或向来往的路人要火点烟,或在周围捡塑料瓶。提起托尼,他们指着各自的家当:轮椅、帽子、外套、水壶等,大多都是托尼送的。

18点半,骨干志愿者刘老师带领第一次参加活动的志愿者到食堂外讲解注意事项:“我们要充分尊重来吃饭的人,眼神要看着对方,最好用双手递食物。希望你们不要拿手机拍照或录像,而且不要问他们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不工作、为什么不送小孩子去读书诸如此类的问题。包子发放分为两轮,第一轮每人三个,不要管他们马上吃还是装起来;第二轮每人每次只给一个,再要再给。大家听明白了吗?”志愿者分为两组,一组“走街”,因为有些流浪汉腿脚不方便,走不到食堂来,大部分志愿者在食堂组。

志愿者们排队洗手,开始在食堂最前方的横排桌子上查点包子份数,而60余名流浪者此时已经分三竖排整齐地坐满了食堂。“这一排,喝粥的举一下手,好的;喝汤的再举一下手。你喝啥?是汤吗?”每一排由一位有经验的志愿者负责,食堂里一下子嘈杂起来。新来的志愿者也相应地被分作三排,负责分发本排的餐具、包子、米饭和粥汤。第一轮的包子刚发完,有人很快就吃完了,起身到前排去要。“请你坐下,你举手,我们的志愿者会送过来的。”由于有些流浪者年龄大或患有精神疾病,几位骨干志愿者在食堂里跑来跑去,并大声维持着秩序。

第二轮包子和粥汤的发放开始,有超过100个座位的食堂忽然显得空间局促。志愿者解开三个包子一份的塑料袋,一路走过,两边都是伸出来拿包子的手。手脚敏捷的嘴里还没吃完就高高地伸出手来,甚至有婆婆领完径直往包里塞然后再举手。年龄大或患病的吃两口包子就得颤颤巍巍地端着汤往口中送,赶不上其他人的吃饭速度。这两种情况都需要老志愿者上前提醒或特殊照顾。

粥汤喝完后,还有包子剩余,这时流浪者基本也吃饱了。第三轮包子发放是给他们带回去的。“为了照顾每一个人,大家排好队,每人只能领一个包子,如果还想要就到队尾去排队。”流浪者队伍首尾相接,形成一个“开心大转盘”,大家快步地走着,领完一圈赶紧再排队领下一圈,脸上的满足溢于言表。

与此同时,在食堂的另一端,志愿者开始为流浪汉量血压,理发,分发熬好的中药。其他志愿者则开始擦桌子、打扫卫生。“托尼,我想要件大衣。”一位流浪汉找到正在扫地的托尼。“好的,我们到仓库找一下,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正在理发的流浪汉王大哥对我们说:“谁不想吃饱穿暖?我们在桥洞底下、在火车站睡觉,从来也没有人管过我们,要到一点钱还有人抢,我们只把这里当成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