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进化心理学的解释力

2012-10-16 14:42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1期
近来,对于火热的进化心理学理论,正反双方展开了一场论辩。

普遍的人性和特殊的个体

华盛顿大学心理学教授戴维·巴拉什在新作《人类之谜:人性的进化谜题》中介绍了关于人类的性行为、头脑的能力、宗教和艺术的进化论猜想。英国观念史专家安东尼·戈特利布在《纽约客》上评论该书时说,进化心理学总体上都是没有必要做的研究。随后巴拉什撰文捍卫自己的研究领域。

如今,进化心理学是一门显学。戈特利布说:“进化心理学家不像19世纪的社会生物学家那样野心勃勃,那样帝国主义,但他们一样地傲慢。”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道格拉斯·肯里克在《性、谋杀和生命的意义》中说,进化论的视角对法学、医学、商业和教育等应用学科有着深远的意义。《进化心理学:新的心灵科学》中宣称,进化论的进路可以整合心理学各个分散的分支,正开始改变对艺术、宗教、经济学和社会学的研究。

进化心理学也有多个分支。最有影响的一派在20世纪80年代发源于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因为斯蒂芬·平克等人的著作而流行起来。它着眼于我们的祖先于更新世(大约170万年前到1万年前)在非洲大草原狩猎、采集时面临的挑战,它有一个口号:“我们现代的头颅里面住着一个石器时代的大脑。”这个头脑被视为一系列由自然选择写出来的软件模块,现在它构成了普遍的人性。简言之,我们运行的都是不太智能的手机中的应用程序。知道那是些什么应用程序,就能知道大脑被设计了干些什么。

巴拉什说,大脑的目的是指导我们的内脏和外部行为,使我们在进化方面的成功最大化。但问题是,进化必须做出妥协,因为它必须利用手头的材料,往往要同时解决好几个挑战。因此任何优点或器官都是修补,虽然生物整体上是杰作。从理论上说,如果你能够弄清自然选择如何塑造了大脑,你就能够弄清大脑工作的原理。但我们为了弄明白一个器官,并不需要知道它的进化过程。心脏跟大脑一样,都是进化的结果,但威廉·哈维在发现自然选择两个世纪前就搞清了心脏的运作。达尔文之后最扎实的两种理论——乔姆斯基的语言学和戴维·玛尔的视觉理论都没有援引进化论。

进化心理学的教材提出一个假说:人类害怕蜘蛛是适应自然的结果,因为蜘蛛能咬死人。换言之,我们是胆小鬼的后裔,他们之所以子孙兴旺是因为他们远离了蜘蛛。这一假说的证据是,人们先天地会注意和警惕蜘蛛。但并没有理由认为,蜘蛛在石器时代比现在对人类更有威胁。研究恐惧和厌恶的科学家们指出,蜘蛛的其他特点比它们的叮咬更能说明问题,比如它们无法预测、俯冲的移动。虽然有些人害怕蜘蛛,但还有一些人喜欢蜘蛛,大部分人介于这两种心理之间。但进化心理学不关心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它关心的主要是人类的普遍性。有一个例外是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差异。进化心理学家们非常关心性和女性的身体。巴拉什用了很大的篇幅猜想,为何女性不像黑猩猩那样有粉红色的肿胀,以表明她们能够受孕。他认为,女性掩饰她们的排卵期能够提高她们繁殖的成功率:如果男性看不出他的配偶何时能够受孕,他就会一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都跟她黏在一起,以确保孩子是他的,因此更多地照顾孩子。其他被抛弃的可能性包括:掩盖排卵期使女性有更多的选择自由,降低男性的竞争激烈程度。这些讨论非常有趣,但女性掩饰排卵期是一个并不存在的问题。也许要解释的是为何黑猩猩的性肿胀,而女性没有类似行为。黑猩猩是猿类大家族中的例外。对于性肿胀有一个最简单的解释:直立行走后,性肿胀的成本高于那样做带来的好处,它每个月会使动物有好几天行走困难,需要更多的能量和水,当不再爬树让屁股对着雄性的脸时,这么做的用处更少了。

戴维·巴拉什和他的著作《人类之谜:人性的进化谜题》

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的秘密是,他们的实验和调查几乎都是在西方工业化国家做的,大部分调查对象都是大学生,而且往往是美国大学心理学系的学生。这对进化心理学家来说特别不幸,因为他们要找的是人类的共性,而美国的大学生是一群很特别的人。非西方文化做的一些实验表明,美国学生的空间认知、对视觉和幻觉的反应、推理风格和合作行为、公平观念、冒险策略方面都很特别。对心理学来说他们是最糟糕的分组人口。进化心理学家们之所以喜欢他们,只是因为他们好找。

为了证明关于心灵是怎样形成的,专家需要确定今天人们是如何思考和行动的,并检验其他假说。一旦做了这些研究,对心灵的运作的解释也就结束了。石器时代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就无所谓了。弄清我们的习性确立过程并不会带来什么不同,重要的是我们的习性就是如此。比如进化心理学家们提出,父母们更有可能虐待继子,而非虐待他们自己的孩子。他们猜测,我们的祖先专注于照顾自己的孩子,这样他们会留下更多后裔,所以现在人们总体上不那么爱继子。通过分析虐待孩童的数据发现,男人更有可能谋杀他们的继子而非自己的亲生孩子。30多年过去了,这种理论仍然被视为进化心理学的成果之一。在民间故事和文学作品中,邪恶的继母的形象比邪恶的继父多,所以也许现实生活中存在邪恶的继父才是新闻。但不管这些进化论的解释是否正确,这些发现对于发现或阻止虐待又有什么用呢?大部分孩子没有继父,大部分继父不会虐待任何人,许多孩子被他们的亲生父亲虐待。

为何进化心理学坚持认为政治和社会科学研究者应该关注行为的进化根源呢?巴拉什说,我们的心灵喜欢简单的解释,哪怕它可能是错的。人们还喜欢觉得自己找到了一种能够解释一切的理论。也许对这些癖好有一种进化论的解释。

进化难题

巴拉什撰文回应了戈特利布的批评,他说:“戈特利布之流在历史和科学事实方面都错了,解剖学、生理学、胚胎学、分子生物学、古生物学、内分泌学、神经生物学认为人类是通过自然选择进化的结果,我们的心理也一样。这一领域新的数据和理论非常惊人并无可阻挡。我跟戈特利布一样不喜欢进化心理学这一名称,不是因为我怀疑它的用处和准确性,而是因为我相信其中的进化一词最终会被视为多余,因为将来所有的心理学跟今天的生物学一样,都会是进化论的。”

据说有人得知达尔文的理论后回答说:“天哪!让我们希望事实并非如此。但如果真的是这样,让我们希望它不会广为人知。”可是进化心理学说的就是这样,而且它已经正在变得广为人知。实际上,因为生理学的两个现实,它必定会如此,首先所有的生物通过进化密切相连,其次,它们成为目前的样子主要是通过自然选择行为。还可以再加上第三个事实:不管是胡桃树、比目鱼还是人类的行为,都是源自生物条件与环境的互动,没有什么能使人类从本质上跟其他进化断绝。

费里斯·贾布尔说,戈特利布提出,为了弄清心灵的工作原理,我们无需了解其进化过程,就像威廉·哈维在自然选择被发现前就弄清楚了心脏的工作原理。哈维对心脏和血液循环系统的描述详细而漂亮,但并没有解释清楚心脏的起源。为什么不同的动物有着不同的心脏?为什么有些动物有血液但是没有心脏?心脏是何时、如何、为何出现的?只知道心脏的工作原理并不能回答哲学重要的问题。为此我们需要弄清心脏的演化。这些研究不仅对生物学而且对医学也有贡献。追踪基因在心脏细胞中的表达随着进化的变化,已经提高了我们对先天心脏缺陷的认识,就像进化形成了人类心脏的结构和功能,进化也塑造了人类的大脑以及心灵。

对于进化心理学的样本只是西方、受过教育的、工业化国家、富裕的民主党人(这些词的首字母大写合在一起是WEIRD,“奇怪”)的指责,巴拉什反驳说,进化心理学领域一篇被广为引用的论文在37个不同的人类部落和社会单元中做了验证,这在心理学领域是前所未有的,“显然戈特利布没看懂或根本没去看这篇论文”。

巴拉什还说,戈特利布只介绍了他对掩饰排卵期和女性性高潮的讨论,忽略了他在书中对意识、艺术和语言的讨论。戈特利布批评进化心理学只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猜想,没有提出确切的答案,也许他没看到该书的副标题——“人性的进化难题”,人性的一些方面还是谜,甚至连进化生物学都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解答。但这并非进化生物学或心理学的缺陷,相反,它证明了这一学科的活力。我们了解得越多,就发现自己需要去了解的更多。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