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李凯超:万里单骑上学路

2012-10-15 12:12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41期
一辆单车、一个背包,少年李凯超踏上了从新疆去上海的旅程。5000多公里的旅途浓缩了他太多的“第一次”,44天的时间加速了一个少年的成熟。骑行,这是李凯超用来探索新世界力所能及的方式。

去看海

至少从外貌上,李凯超已经和其他大学新生没有区别:他双肘的伤口已经愈合,黝黑的肤色几近褪去,脸上因为戴安全帽和眼镜造成的深浅不一的晒痕也已完全消失。只有推着爱车出现在校园里时,李凯超才会引得周围人的侧目和议论。“很多同学只知道我的名字,但不认识我。”9月15日是上海理工大学的新生报到日,以骑行装束到校的李凯超引得一片关注。更多的同学则是通过学校网站上的新闻得知,这个少年是从家乡新疆克拉玛依一路骑行到上海报到的,全程走了5000多公里,用时44天。

因为万里骑行,李凯超已经成了上海理工大学的名人。一些同学甚至特意跑到宿舍来看他和他的车。自行车是李凯超最贵重的财产,担心锁在外面会丢,它如今被高置于宿舍空着的一张床上,俨然是宿舍的第七位成员。“刚到上海时大家夸奖我,我自己也觉得很激动,心里很美。现在都被夸得没感觉了。”李凯超刚满20岁,虽然嘴上这样说,但讲起骑行经历时的神采飞扬,还是能让人强烈地感觉到这段经历对他意味着什么。

6月8日上午高考结束,6月14日李凯超就迫不及待地从学校出发,踏上旅途。这段旅程开始得有所准备却又处处仓促。

“骑车去上海”,是‘高三’放寒假前宿舍卧谈会上的灵感突现。“大家都对考后三个月的暑假充满期待,几乎每晚都会聊各种计划。”这个话题是紧张备考中的调剂。“有一天我就突然想到要骑车去上海。”李凯超觉得自己的想法太棒了。“上海是大城市,我想走出新疆去看更大的世界;上海有海,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海。”李凯超说,“我们是考后估分报志愿,我按自己估计的分数把往年能上的上海学校全挑了出来。”上海理工大学是他的第一志愿。

直到高考的前一周,这个整天念叨“骑车去上海”的少年还是同学们眼里的笑话。“大家都认为不可能,只有我的几个好朋友知道我是认真的。”李凯超也能理解别人的想法:他虽然祖籍河南,却从记事起从未出过新疆,最远也只是到乌鲁木齐去看望哥哥;高中是全寄宿学校,他多年都没有骑过自行车;更何况,新疆到上海实在太远了,他还要一个人去。但这些对李凯超来说从来没成为过问题:“我知道路上会有各种困难,但是我肯定能成功。”

李凯超的骑行故事已经成了上海理工大学的校园奇闻

没有周密的规划,紧张备考期间李凯超只能趁休息时零散地看看骑行信息。“高三”最后一个学期,他照猫画虎地学着别人从网上陆续买了帐篷、防潮垫、汽油炉、锅子等装备。李凯超的身体素质还不错,一直是班里的体育委员。但是为了提高耐受力,高考前的最后一个月,每天早晚他都要在操场的400米跑道上各跑上10圈。

考期将近、旅程将近,但最重要的两个问题还没有解决:车和路费。买装备花的是学校给他的助学金,已所剩不多,李凯超也深知父母不会同意给钱让他去。“学校有高三年级卖复习资料的传统,我就寻思着在班上做个演讲,呼吁同学们能把不用的参考书捐给我。”这件原本只打算在自己班里搞一下的募捐活动最终变成了全年级的大事件。“一位老师很赞赏我的想法,就和其他老师说了,让我也到其他班去做演讲。”

高考前的最后一周,每天的最后一节自习课时,李凯超就会出现在高三某班的讲台上分享自己的梦想。他知道到这时大家才明白他是认真的。“大多数同学都很激动,使劲给我鼓掌。”6月8日考完试,下午李凯超带着几个同学挨个教室去收书时惊呆了:“书太多了,老师最后借了一间办公室来给我当仓库。”10~12日,李凯超的二手书摊在校园里连卖了三天。“我的书摊有五六米长,同学们都帮着我来吆喝、卖书。”学弟学妹们对他的“骑行义卖”也格外捧场,大大超出李凯超的预料,三天里他们居然卖了3500多元。13日,李凯超用这笔钱的一部分买回了自己的座驾。他并不懂车,“买它就是因为它看起来最酷”。

骑行者

T恤、牛仔裤,后座绑着锅和炉子,身上背着比自己高一头的背包,14日一早,李凯超直接从位于奎屯的学校出发,骑往他的第一站石河子。专业头盔和手套让他还有几分骑手的样子,舍不得买护目镜,李凯超就拿平时很少戴的近视镜来防风沙。大腿内侧垫上卫生巾,“在新疆主要是防磨,到内地还能防潮”。对于路线,李凯超并没有事先做太详细的功课。“大方向就是沿着312国道,这是新疆直通上海的路线。在具体考虑到下个目的地的路时可以适当调整走省道甚至土道,原则是尽量缩短距离。”

出师并不那么顺利,原计划要骑七八个小时的路程,也许是因为太激动,李凯超中午就到了石河子。“骑行的时速保持在十七八公里比较合适,我那天骑到时速30多公里。”超额的运动量让疲惫感过早到来。“全身肌肉酸痛,屁股磨得特别疼,第二天不敢沾车座,下午一阵阵犯困。”更重要的是,李凯超发现了自己的装备有问题。“别人都是用可以绑在车后座上的行李包,骑车不负重,我不懂买了个登山包,东西全背在身上。”最难受是上坡的时候,行李和食物加起来本就有三四十公斤重,“两个肩膀被背带向后扯着疼”。

为了节省开支,李凯超的计划是基本住帐篷,但是平均一周会奖励自己住一次旅社,洗澡、充分休息。“我带了6块手机电池,住旅社可以给电池和手电筒都充满电。”出于安全考虑,李凯超早就想好了自己夜里安营扎寨的理想场所:派出所。“出门前我想着无论在哪儿遇到什么困难都先去找警察,没想到第一天就碰了一鼻子灰。”警察不由分说地拒绝了这个直愣愣的毛头小伙的请求。备受打击的李凯超想不通,赌气去住了一晚旅舍。

骑行的时间表在50天左右。“5000多公里,平均到每天要骑100公里,但是根据两个目的地之间的距离、骑行难度再做调整。”最艰难的行进几乎都在新疆境内。第四天,李凯超由达坂城向吐鲁番骑时进入了30里风区。“我从来没经历过那么大的风,风大时,汽车司机都会暂时停车不通过。”坐着根本骑不动,他只能整个人站起来,斜着身体骑。即便如此,李凯超还是被大风连人带车掀到路基下面去。“地上都是骆驼刺,扎得人生疼。”可是还没反应过来,过路货车卷起的气流又不知怎的把他卷回到了路面上。这段路李凯超不知骑了多久,到达吐鲁番时已经深夜,车胎也被扎了五六个洞。

吐鲁番当时白天的最高气温有40多摄氏度。“我刚骑了一小时就头晕中暑了。”李凯超很聪明,他迅速停止骑行,找了个桥洞休息。“就是怕中暑,我还带了绿豆煮绿豆汤。”他很得意于自己的想法,但是另一个问题却没有预料到。“绿豆太难煮了,煮一锅汤要用掉我半瓶汽油。”5元钱可以从加油站买到两矿泉水瓶的汽油,这是他一路煮饭的能源,煮绿豆汤的消耗显然有点大。此后,李凯超修改了骑行时间,正午温度最高的几个小时尽量躲在桥洞里休息,而选择清晨和傍晚上路骑行。

这个全校皆知的大计划,李凯超对家人瞒得滴水不漏。直到他出门的第五天在吐鲁番时,一直没有儿子消息的妈妈才从支支吾吾的同学嘴里问出了实情。“我当时在地里干活,腿都软了!”一天三遍电话,妈妈哭着求他回家,李凯超不为所动。“妈妈肯定不会同意让我去,所以之前我每次回家或者打电话都会跟她说考完要出去玩几天,让她有心理准备。她没当回事,以为我只是跑到附近的同学家去。”在四川上大学的哥哥知道后选择了默默支持,而妈妈劝阻的电话一直打到陕西才结束,妈妈最终无奈地妥协了。他说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难走,都要继续走下去。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