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节专题 > 全程报道 > 正文

对声音的反省,嘉宾:刘索拉(5)

2012-10-12 16:20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没有在学院里学过音乐但是喜欢音乐的人,一旦做音乐就往往真正具有做音乐的灵魂,而且特别认真还非常音乐化,比音乐学院训练出来的要音乐化得多,特别真诚。音乐学院出来的人容易失去真诚。

提问:那么我可以不可以说,只要音乐是出于内心的就是最好的?

刘索拉:那还要看你内心的趣味是什么。很多人喜欢说,这是我内心真正的感受。这是不严格的定义。人各种各样的感受很多,如果你没有审美训练,没有趣味,光是说出于内心,那可能很无趣。

提问:怎么样像你一样唱歌?

刘索拉:你现在这样说话就行,我不唱歌。

提问:我其实是一个视觉艺术学习者,同时比较粗浅的古典音乐爱好者,我最开始接触你是因为你的谱子,对你的谱子形状非常感兴趣,我想问为什么把谱子写成那样?像几何形态,里边是不是有观念性的东西,比如可以看到倒三角形出现?

刘索拉:我可能应该学建筑,我从小就梦想当一个建筑家或者设计师,不知道怎么就搞音乐了,所以看到形状就听到声音,是自然的反应。

提问:刘老师你好,刚才很多同学一直反映这样的问题,我个人认知包括你讲的,当代音乐辨识度,很多同学有这样的疑惑,其实在选择性问题上,因为刘老师几十年从中国传统教育、真正科班一直到国外这么多年,最大化回归音乐或艺术最本源核心上,看似新媒体时代人与人之间距离非常近,其实非常远,你不懂最本原是什么,看似是多元的选择,其实是被所谓意见领袖给编排过。希望刘老师给在座年轻人,或者未来更大普及热爱音乐的人,给一些标准,怎么选择当代音乐?现在没有去伪存真过程。

刘索拉:这个题目特大,我老说你们多听多听,别的人跟你们讲的,包括我今天给你们讲都别全盘接受,回去以后再多听音乐。音乐是以群分的,什么人听什么音乐。比如有人喜欢听巴洛克音乐(欧洲早期音乐),可能不喜欢现代音乐,我本人不反对只听古代音乐,因为古代音乐非常美。你要知道各种音乐的本质。比如巴洛克音乐中没有对感情的夸张,音乐线条是平稳的,这是欧洲古代音乐的风格,再复杂,也没有夸张个人性,比如去听一下巴赫的音乐。如果你喜欢听浪漫主义音乐,想听有情绪的,那有很多东西可以听。浪漫主义作品也有很多区别,贝多芬和肖邦,和马勒都是非常不同的。浪漫主义很人性化。流行音乐中很多因素是受到浪漫主义的影响,当然是非常简化的。在中国,贝多芬、雨果、包括前苏联文学、革命浪漫现实主义,这些搁到一块就曾经是我们的教育基础。我建议我们的思维要从这种系统中跳出来,因为老师们已经把这些教育材料变成了审美真理,本来这曾经是一些流派,但是现在很多教育体系仍旧拿这种流派来当成衡量美的标准。这种衡量是错误的,因为你不能拿18、19世纪的美学来衡量20和21世纪的作品,所以当我们听到这种衡量标准的时候,你们应该有一种觉悟,就知道这种评判是老化了。自从80年代以后,中国开始出现各种音乐,现在在大众面前更是有很多外来的形式出现,建议大家多听听这些形式的原形,就明白到底这些形式的本质是什么。要想办法听到更多音乐。面对有大量商业包装的音乐会,我们也得学会分析,因为商业包装也需要特殊的审美趣味,当我们分析某一个明星的包装趣味时要看这种包装突出的是什么样的审美。或者有些明星的包装是完全没有审美的。同样是包装,有没有审美也暴露了包装者的内在趣味。

提问:还有一个小建议看能不能考虑一下,刚才一直强调杨靖老师表现人性释放、即兴感受力,龚丽娜她表现力、张力不是人来疯状,她真的用她的声音、用她的行为艺术包括动作传达对音乐的理解。希望刘老师将来可以和她合作。

刘索拉:将来认识一下。

提问:我想问一下,关于中国民族音乐和爵士结合的问题,中国民乐在这方面有什么不错的音乐推荐?民族音乐和爵士音乐结合的时候,从民族音乐角度出发还是从西方音乐角度?

刘索拉:这个问题很专业,就牵扯到我常说的要当心fusion 的作法。当我们一说到民族音乐和爵士音乐结合,最容易出现的就是fusion。也就是偶然结合的音乐。 Fusion 是什么?比如在西方摇滚乐队里加一个民乐当点缀,但是双方都互不了解,就是在表面上有一些碰撞,这样玩儿可以,但是如果真变成一种专业的音乐作法就有点儿危险,任何一方都无法深入。我本人如果把爵士乐和民族音乐结合,当然立足点是在中国音乐的角度。

其实如果看中国古代音乐的乐谱,可以看出很多即兴的痕迹,一首曲子每个版本不一样,都是因为即兴的缘故,为什么今天没有这种风气了?怎么启发中国音乐家从他们自身的传统中找到灵感,帮助他们和国外音乐界的接触只是让他们更加灵活、更加发现自己,而不是让他们变成爵士音乐家。

主持人:因为时间的原因,最后只能问一个问题。

提问:音乐最初因为语言不能表达内心而产生,现在当代音乐会有一些音乐加上音乐家内心,有心而发的动作。

刘索拉:我不想特别强调肢体动作这个事,因为怕又是一个误会。对我来说,我在想音乐最早是祭祀用的,其实是祭神用的,我试图在音乐中找回最古老的能量状态,当你祭祀的时候你的能量怎么能发挥出来。当然是不择手段的,第一先想到的是声音,可能由于声音的能量发挥会有自然的动作出现,是为了辅助声音的出现,所以动作是顺势出来的,主要是为了音乐(这不包括音乐戏剧的设计)。

提问:什么是音乐的原形?

刘索拉:某种声音的最初状态。所以从古代音乐中,可以找到很多和当代吻合的东西。音乐的最本质还是能量。

主持人:今天就讲到这里为止,谢谢大家!

(完)

(根据2012年9月15日在三联周刊·尤伦斯艺术中心“思想广场”的讲座整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夏夏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