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节专题 > 全程报道 > 正文

音乐与土地,嘉宾:朱哲琴(5)

2012-10-12 15:58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这个旅程是从2009年,朱哲琴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一起发起的叫“世界看见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亲善行动开始,做多元音乐的文化保护、传承和发展,还有多元手工艺的文化传承和发展。中国现在对自己文化的了解、关注不够,希望借由这样的旅程,让大家对我们的珍宝有一手的感受,而不是间接的感受。

    问:我也听说你有一个双CD的新专辑,我更感兴趣的是另一张,创作的那一张,你采集的那部分,只是从他们汲取灵感,还是它们作为元素会在新创作的歌曲里面直接混音进去?

    朱哲琴:它不是一个元素,是一个重要的元素,其实它们是主角,我们在这些主角的基础上发展出来,刚才结束的音乐其实是苗族谈情说爱的歌曲,我们把诗经里面古代人谈情说爱的音乐作对照,用现在的方式和它们传承兑换。所以这张唱片特色,民族元素不是边角料,大家听到过去的音乐都是开头引用一段,我们这次的创作是围绕那些东西创作发展,那些音乐是主角。

    问:您在这些音乐承担什么样的角色?

    朱哲琴:我是导航,我带大家去到这些地方,最灿烂的时刻就会看到这些不同音乐的珍宝。

    问:这次的制作人是谁?

    朱哲琴:是我。

    问:我对民族文化特别的感兴趣,我想请教您一下,您觉得区别不同民族的基础是什么?到底是医学方面DNA标记,还是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地理环境?不同民族,他们对于音乐可能有不同的表现,或者说发自内心的不同的东西,为什么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区别就会这么大呢?如果像您所说的,汉族其实是一个不太能歌善舞的民族,少数民族由于自己身处的环境,比较喜欢唱歌,但是汉族也有很多在大山里面生活,或者在山林里面生活的人,为什么他们没有像其他少数民族一样,对音乐有能够展现出来的东西?

    朱哲琴:物质上来说是血缘,物种是一个物理性的DNA。国外有网站,你把唾液放进去,可以非常精确的检测到你的DNA物种,你从哪里来,身体比较倾向得什么样的病,或者身体的强悍度怎么样,这是完全物质性的。区别一个人,人不是纯物质,是双面体,人的面貌更多呈现是文化,你可以是一个黑人,但是你可能从小在中国长大,你对它的语言,对它的风俗习惯了解的时候,就会呈现不同于在津巴布韦成长起来的黑人面貌和一个人的感受,所以人是双面体,有物质性,也有精神性。精神性这部分的呈现,文化是起绝对的、非常大作用的。

    第二个问题讲的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差别,其实我也有非常深的同感,包括现在,看到的很多中国国内音乐家,崔健、郎朗等音乐人都是少数民族,实际上是全球性的,这种不发达地区人具有的原始本能的保存更优,因为没有经过文明的规范,文明的同化,文明标准化的过程。标准化的过程,把人的有些东西强化,有些东西淡化、弱化的过程,没有经过标准化文明的影响的人,他本能的东西很强。人生存环境不一样,社会环境产生变化的时候,他整个生理退化和进化进程密不可分。我在采集之旅之后才真正思考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看到的现实,不管是艺术的现实还是音乐的现实,是怎么来的?从根本来说,它不是无厘头,不是艺术家看到一些东西搬过来就行,这个靠不住。这种东西实际上都是表象,在这个表象深层一定是有暗流,这个暗流就是你所处的生活背景、生产方式,生产力提高,你的经济水平在影响、在互动。汉族其实也有很好的传承,比如思想性的古琴,雅乐是汉传非常精湛的艺术,不是没有,而是有一定的区分。思想性比较强,他的逻辑思维比较强,不是这么直觉性的东西。

    问:在我们学校音乐课里,接触民族音乐比较少,您觉得未来民族音乐在学校会不会有所普及,得到我们更多的认可?

    朱哲琴:短期内,学校的普及,其实我是比较悲观的,因为对民族音乐的认定是以什么为标准,这是我最担心的。原来即便在中国学院系统,对民族音乐的认定是不正确的,包括我们现在在这个领域所谓通俗、民族唱法,所谓民族唱法没有一个唱法,就是贵族人的唱法、新疆人的唱法都不一样,怎么可能有规范性的唱法叫民族唱法。这是目前教育非常基础的说法,全世界才有几个唱法,实际上这是非常武断、非常单一的思维方式。民族唱法,我们先不讲西方的套路,民族唱法是由不同的唱法组成的,每个民族有自己的唱法、自己的语言。未来中国,即便民族唱法让大家学习,但是都应该有对的方向,民族应该体现多元,中国就有56个民族,未来我也希望能够促进更多关于这方面的讨论,因为民族问题,民族的艺术问题、音乐问题、唱法问题,包括发展问题,其实是很多年大家互相之间的对立,我觉得应该建立更多开放式的、建设性的对话。在我的旅程里面,我告诉你一个我的感触,到了每一个地方,你一去,人们先把你拉到旅游点或者歌舞团去,当地我非常好的朋友都是,特别是音乐学院系统的,我说我要来采集,他先把我推荐到歌舞团,我跟他说,你在这儿这么久,你不知道这些东西实际上不是它原创的民乐。

    其实,教育系统、学院有一个非常大的误区和误读,诚恳的说是这样的,我希望有机会真正去到真正的来源。就像我们吃菜,说四川菜,大饭店什么菜都可以做,这就是歌舞团,那几个歌手可以唱各种唱法,民族每个村都有区别,所谓的民族唱法、民族音乐不是一种音乐,它真的是千姿百态。

    主持人:很遗憾,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讲座只能到此为止,让我们再次感谢朱哲琴老师。

(完)

(根据2012年9月16日在三联周刊·尤伦斯艺术中心“思想广场”的讲座整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网络编辑:夏夏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